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隨身淘寶:拐個皇子來種田 > 第208章 這不會是個陷阱吧?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待看不到小姑娘的身影了,田思思掉轉頭看向身后,卻壓根兒沒有看到有官差,正欲詢問,就聽風六郎說:“我說官差來了,是嚇唬她的?!?br>


    田思思一愣。



    他好端端的嚇唬人家作甚?



    風六郎笑了笑,擁著田思思走出巷子,睨向不遠處兩個剛從一家玉石鋪走出來的捕快問道:“媳婦兒你可有發現今天城里的官差多了不少?”



    田思思點頭。



    的確是多了不少!



    往日上街來都難得看到幾個衙役捕快,今兒卻是隨處可見。



    風六郎這才道:“若那小姑娘這一年來都在城里不間斷的四處賣玉,今日城里的這些官差在找的該就是她了,媳婦兒你若在那巷子里買她的玉,被人看到了會惹上麻煩?!?br>


    所以他才故意嚇唬人,把人引到城外去?



    田思思眨眨眼,微微揚起下巴探究的打量著自家男人。



    她怎么忽然覺得……



    她家這本該老實憨厚的男人,又露出了狐貍般狡猾的屬性?



    ……



    城門口。



    閻小小鎖緊雙眉盯著那二話不說直接上了她們馬車的小丫頭片子,壓著心里想把人直接拎下去的念頭,她下馬車去幫著茉莉把病重的茉莉娘攙扶上了馬車。



    “這位是……”茉莉在自家娘坐下后,才瞧見那坐在另一側,穿得像個小叫花子的小姑娘。



    “她們夫婦二人可真墨跡!”



    “……”



    閻小小聞言瞬間明白了,這小叫花子是來等她師兄跟嫂子的。



    只是……



    她這不才剛來嗎?



    怎么就一臉的不耐煩了?



    轉眼過了小半個時辰,趴在車窗那盯著城門的小小人兒依舊沒有瞧見風六郎跟田思思。



    忍不住站起身暴躁的跺了一腳,“讓我來城門外等他們,他們自己卻遲遲不出來,這不會是個陷阱吧?”



    話落,她轉身就要下馬車,閻小小卻一把拽住了她。



    上了她的馬車還想就這樣下去?



    沒門兒!



    約莫一刻鐘后,田思思跟風六郎拎著買好的菜出城來,一上馬車就瞧見了在大眼瞪小眼的兩個人,她僵了一僵,直接擋到二人中間問:“這是怎么了?”



    閻小小扭頭不吭聲。



    畢竟……



    她這裝啞呢!



    沒法兒吭聲!



    那小姑娘卻在確認田思思夫婦二人身后并沒有跟著官差后,揉著被閻小小拽的生疼的手腕抱怨道:“你們家這丫鬟以大欺??!”



    “我瞧著你們倒是差不多大……”田思思不知到底發生了什么,也不好多說,別的不說,這二人的身高是相差不多的。



    “你是怎么識穿我身份的?”



    “……”



    聽到小姑娘那問題,田思思條件反射的掃了一眼茉莉,同時也看到了茉莉身側那臉色慘白如紙的婦人。



    到底有幾分不放心茉莉,她只道:“你先前賣出去的玉,前不久有兩個都轉賣給了我,我聽他們說,賣玉給他們的是一個小女孩,而你前面給我看的那個錦盒上,有同樣的標記?!?br>


    “那……你還愿意買我的玉?你就不怕……”



    “我應該跟你說過了吧?”



    打斷小姑娘的話,田思思續道:“我那朋友喜雕刻,經他手出來的玉,沒人能認出其原貌來?!?br>


    聽到這話,小姑娘眼神一亮,再度把先前的小錦盒拿出來,很是爽快的說:“八十兩!”



    田思思抿抿嘴接過。



    打開一看……



    里面是手掌心大小的一塊圓餅形狀的玉石。



    丸子適時道:“主人,此玉八十兩值??!你去跟那容允說是一百五十兩買來的,他都不會生疑!”



    聽罷丸子的話,田思思非但沒有生出能大賺一筆的欣喜,反倒還擰起了眉,“你該是因為缺錢才一直變賣這些玉的吧?既是那般,何故要賣得這般廉價?”



    “我娘說這些玉恐會給人帶來不幸,若是賣得太貴,她難以安心?!?br>


    “既無法安心,何不直接留著不賣?”



    “可我們需要銀子!”



    “你們要那么多的銀子做什么?”



    “我們……”



    小姑娘一下子噎住了。



    田思思緊擰著雙眉,透過窗戶不經意看到了一隊從城內走出來的守衛,她忙道:“小小,把馬車趕到離城門遠一點的地方去?!?br>


    閻小小點點頭轉身出去。



    隨后,田思思輕言細語的說道:“你這一年間,前前后后的怕是賣出去不少玉了吧?那些銀子還不夠你們維持生計?還是說……你們都到這般境地了,還要過以往那般驕奢的生活?”



    既是身為貪官的家人,想必她們也不會是什么節儉的人。



    “你若不想買就算了!”小姑娘怒了,不了解她們的處境還這般說話,這叫站著說話不腰疼!



    “我是在擔心你們?!?br>


    “擔心?”



    小姑娘猛地一愣,看向田思思的那雙黑眸中隱著明顯的不信任,“我娘說朝廷懸賞數千兩讓人來抓我們,你竟然還擔心我們?”



    田思思聽得狠狠一皺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茉莉娘兒倆那邊,果真瞧見那母女二人臉上都滿是驚訝之色。



    她前面說得那般隱晦,為的就是防范這二人!



    到底是沒有防??!



    無聲一嘆,田思思未答反問道:“你們既然知道自己是朝廷懸賞的要犯,何故還要冒險不停的出來賣玉?”



    問完,田思思接著又追問道:“我若是你娘,絕不會讓年幼的你只身涉險,你娘可是不便外出?”



    緊緊的抿抿嘴,小姑娘朝著田思思伸出了手去,“娘說不能相信任何人,我不能再跟你說更多了,你若不買,就把玉……”



    “給你?!碧鎪妓濟壞刃」媚鎪低?,就取了一百五十兩的銀票遞過去,“以后別再冒險去賣玉了,我能幫你們把玉賣到更高的價格,還能省去風險?!?br>


    “我娘說那玉只能賣八十兩,我不能拿你這么多?!?br>


    “那你就拿一百兩去,而我轉手賣給朋友,能賺個五十兩,就算有什么風險,我也覺得值了?!?br>


    “這……”



    到底年紀還小,又因家中遭遇巨變后,還沒有遇上這般真心相待她的人,小姑娘一時有些猶豫了。



    可她這一年來日日都警惕度日,豈能此時被陌生人的三言兩語打動?  萬一對方的目的是引出她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