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田思思在徐陵收下銀子后,就那么直接無視了風晚晴跟徐陵一塊兒進了風一海房里。



    風晚晴見狀瞬間氣紅了臉,蹭蹭蹭沖進風一海房里,拽起田思思的手怒問:“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想背著六郎勾引徐大夫?”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徐大夫了?”田思思相當的無語,她不就拉了一下徐陵的衣袖嗎?



    “我兩只眼睛都看到了!你剛剛拉著徐大夫的手,跟徐大夫在堂屋門前眉來眼去的!”風晚晴說得斬釘截鐵,好似真有那么回事。



    既然娘說六郎是因為有了媳婦兒,才不把獵來的獵物給她們的,那她只要讓六郎沒媳婦兒就可以了吧?



    哼!



    就算是好說話的六郎,若田思思不守婦道,六郎也不會留著她的!



    “哦?兩只眼睛都看到了?”田思思問的一臉驚訝,問完就接著說道:“那你估計是因為年紀大了,眼神兒不好使了,正好徐大夫在,要不要讓徐大夫幫你看看眼睛?”



    “你……”



    風晚晴一噎。



    她早已到了說親的年紀,親事卻遲遲都沒有敲定,村里有不少人都在背地里說她早遲會變成老姑娘。



    故她最介意的就是別人說她年紀大!



    風一海見狀,搖搖頭道:“晴兒,我相信思思不會做那種事的,你該是看走了眼,往后可不要這樣沒弄清楚就大驚小怪了,叫外人聽了去,傳揚開了會影響思思的聲譽?!?br>


    風晚晴不滿的哼道:“她都丑成這樣了,還要什么聲譽?”



    話落,風晚晴沖徐陵說道:“徐大夫,你可不要……”



    “她剛剛是給我藥錢?!斃熗甏蚨戲繽砬緄幕?,而后便沖風一海說:“你今日的氣色比我想的要好,該是恢復得不錯,照這樣下去,明天就能先換一次藥了?!?br>


    “嗯,麻煩徐大夫了?!?br>


    想到換藥時的疼痛,風一海臉色白了一白。



    徐陵立刻道:“也就前幾次換藥的時候會很痛,等之后傷口開始結疤長新肉了,就不會那么痛了?!?br>


    風一海白著臉點頭。



    他可是大半條腿都沒有了,哪有那么容易結疤!



    徐陵未再說什么,轉身就走,田思思欲前去相送,風晚晴一把拽住她,“我去送徐大夫,免得你又趁機勾搭徐大夫!”



    田思思一臉無奈,“行,那就麻煩你了?!?br>


    風晚晴哼了一聲,飛快的跑了出去,“徐大夫,你等等我,我送你回家去?!?br>


    還要送回家?



    田思思聽得瞪圓了雙眼。



    她怎么就忽然覺得……



    風晚晴這是在徐陵面前獻殷勤呢?



    緊接著,她就聽風一海說:“思思你別把晴兒的話放在心上,她該是醋了?!?br>


    “醋?”田思思眨眨眼,這是指的哪門子的醋?風晚晴不是看上了風六郎嗎?



    “早兩年有媒人上門,說要撮合晴兒跟徐大夫,當時晴兒一口就答應了,可徐大夫那邊卻以他夫人剛離世不久還不想續弦為由拒絕了,從那以后,但凡村里跟徐大夫走得近的姑娘,晴兒都會因醋意跟對方起爭執?!?br>


    “原來如此……”



    田思思點著頭,一臉恍然。



    徐陵雖然已經三十出頭了,可他的容貌并不差,加之身材高大欣長,周身還有一股書卷氣,氣質與鄉下漢子有著極大的差別。



    風晚晴該就是看上了徐陵身上的那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吧?



    不然,二八芳齡的她,怎會看上已經三十出頭的徐陵?



    還是說……



    徐陵家里很有錢?



    因為在意,田思思忍不住啟口問:“徐大夫家境如何?”



    “曾有人說,他以前是京城里的大夫,因夫人孩子都病逝了,他才離開了那個傷心地,遠走到了我們下河村來?!狽繅緩K蛋?,揭開了身上的被子,天氣越發的熱了,悶在被子里,他覺得腿相當的難受。



    “哦?!碧鎪妓繼糇琶嫉閫?,直覺的認為風晚晴十有八九認為徐陵家境很殷實,這才無視了徐陵的年齡,想要嫁給徐陵。



    “思思?!?br>


    忽然,院里響起了一聲輕喚。



    田思思脊背霎時一僵,若她沒有記錯,那該是原主的娘魯氏的聲音。



    原主的記憶中,魯氏常年臥病在床,前些日子病情更是莫名加重了,今日來了下河村,莫不是病已經好了?



    見田思思僵站著不動,風一海道:“那聲音聽著耳生,是不是你家里的人?”



    田思思一言不發的點了頭。



    她雖然已經接受了自己穿越了這個事實,打算在這個時空好好的過日子,可她還沒準備好要見原主的家人??!



    加之……



    原主又是被那田芬兒給害得嫁來風家的,萬一原主的娘要把她帶回去呢?



    說不清原因,她現在就是不想離開這里。



    “思思啊,你在家怎么也不應娘一聲?”魯氏站到風一海房門口,一眼就瞧見了像個木頭一樣杵在那的田思思,臉上有埋怨,還有心疼。



    “娘……你怎么來了?”田思思十分艱難的喊出了那個字,僵硬的挪了過去。



    近前后,她發現魯氏的臉色蒼白得叫人心驚,身子更是瘦弱得怕是風大一些都能吹倒。



    “咳咳!”



    魯氏咳嗽了兩聲。



    田大同一撅一拐的從外面走進來說道:“那晚你未歸,我找了你一宿,隔天一早聽說你敲暈了芬兒嫁來風家,你娘一個心急病情就又加重了?!?br>


    “我本想來把你帶回家,可你奶奶說既然已經成定局,就等到你回門那日再說,可今天你遲遲沒有回去,你娘她哪里還坐得??!”



    田思思眨眨眼。



    她是直接忘了還有回門那件事!



    而六郎那邊……



    該是因為他爹的情況,也給疏忽了吧?



    田大同接著就越過田思思,去到床邊沖風一海說道:“說來慚愧,我們到了下河村才聽說你的事,一點東西都沒有帶來,還望親家不要見怪?!?br>


    “不會,不會,怪我忘了今天是思思回門的日子,都沒有提醒她?!狽繅緩K禱凹湔踉畔胱鶘砝?,不經意牽動了傷口,當下疼得滿頭是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