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玄幻奇幻 > 超神星卡師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步一步,全是套路?。ǖ諞桓。?
        望著那氣急敗壞的秦生,簫玄冷笑。

    他的目的已然達到。

    眼下,已經到了比賽最關鍵的時刻,不僅是星卡之間的較量,還有星卡師之間的心理博弈。

    簫玄之所以要親自上戰場,原因有四。

    其一,在秦生面前展露火龍套裝,讓他回憶起上次遺跡的事,從而憤怒,憤怒會降低智慧。

    眼下,秦生已經被自己素質三連激怒了,多少會受到些影響,有的時候,就是這些微弱的影響,讓人做出錯誤的判斷。

    其二,通過騷擾,幫佐助與鳴人牽制一下。

    雖說六道模式的佐助鳴人恐怕能直接秒這兩個,但是那是他最后的底牌,不到最關鍵的時刻,他不想亮出來。

    不然,等他最后一張底牌用完了,那秦生再拿出新的底牌,那他可就真的慌了。

    星卡師本身攻擊力雖然不大,但卻很肉,比星卡肉很多,尤其是自己還有【龍鱗】這個技能,渾身長滿龍鱗,更是肉的可怕。

    因此,他倒也不怕正義使者與小魚人追著自己打,恐怕它們很快便會因為自己太肉而切換目標,去圍攻佐助與鳴人。

    其三,便是通過自己下場,試探出秦生的星卡師技能。

    但凡優秀的裝備套裝,攜帶的技能都是有定位的,并非雜亂無章的。

    就像簫玄的火龍套裝,附帶的龍鱗、龍瞳、龍息術,皆是強化自身,讓自己也能參戰。

    以此類推,還會有一些專門回血的奶媽套裝,加攻加防的輔助套裝,用來召喚的召喚師套裝等等…

    然而,打開局到現在,秦生都未用過星卡師技能,這讓他有些看不透。

    秦生總不可能忘了,更大的可能,便是技能用的不是時候。

    如今,他親自下場,就是在觀察秦生的反應,逼出秦生的底牌。

    我都親自下場了,那么作為秦王之子的你,下不下?

    如果你下了,那就要暴露底牌,逼你暴露,總比讓你主動暴露要好些。

    如果你不下,那我就來牽制你的星卡,同時也說明,你本身的技能并不適合單挑。

    然后,開局到現在,也沒見你用過技能給星卡回血、加攻、加防…

    星卡師的技能,本質上來說,用途就那幾類,既然不適合單挑、加攻加防、回血,那么,可選擇的余地,似乎不多了…

    其四,他親自下場,還會給人一種錯覺,簫玄已經沒有底牌了,只能靠自己上場撐臺面了。

    這樣的話,興許能夠麻痹秦生,讓其大意。

    燕忘情玉手托著香腮,靜靜地看著簫玄的表演,在別人看來,簫玄親自下場,可能有些無腦有些莽。

    可她卻是清楚,他是在試探秦生,激怒秦生,迷惑秦生,牽制秦生,麻痹秦生。

    這也是他們賽前訓練中的重要一環-星卡師間的心理博弈。

    倒也不用擔心星卡會對簫玄打出致命傷害,先前他們已經試驗過龍鱗的強度,所以簫玄絲毫不慌。

    看似魯莽,皆是套路。

    觀賽席上,一片驚呼。

    “我的天,那居然是赤龍火蛟爆出的裝備,簫玄當面秀裝備,恐怕秦生要氣死了!”

    “是啊,這套裝備單挑能力也太強了吧,居然能將兩張星卡牽制??!”

    “不過那又怎樣,他都親自下場了,可見他沒有底牌了,還怎么打?”

    “…”

    秦生的面龐,此時狠狠抽搐著,看著簫玄拿赤龍火蛟裝備在他面前秀,他雖然憤怒,但尚可遏制。

    可是,當聽到有人居然不動聲色地給自己染了頭發,甚至還有錄音時,心中的怒火,再也按壓不住。

    簫玄沖著他一笑,拿出卡機,放在秦生的耳邊。

    秦生眉頭微皺,姜靈兒那熟悉的聲音,自耳邊響起。

    “有牛奶嗎?我想喝牛奶,沒有的話,水也行?!?br />
    “如果每天晚上都能聽到簫玄哥哥講笑話,那該有多好?!?br />
    “簫玄哥哥好像有點緊張…”

    “…簫玄哥哥好厲害!”

    秦生氣的渾身顫抖,面龐發綠,透過這簡單的幾句話,他仿佛已經看到了昔日大戰的情形!

    這tm…欺負老實人嗎?!

    簫玄冷笑,這個音頻,他很心機地剪輯了一番,同時還混入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為的,就是現在擾亂秦生的心緒。

    秦生看著眼前賤兮兮的簫玄,氣的牙齒顫抖,這家伙,不過是一個流民,如今居然穿著自己的裝備,泡著自己的女人,還要來搶屬于自己的冠軍!

    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王眉頭微皺,有些不解地看著秦生,這小子,怎么了?

    赤龍火蛟不過是一套裝備而已,沒必要吧?

    他給秦生準備的套裝,可是能夠極限翻盤的,雖然沒有什么攻擊性,但論起功能性,橙裝之下,誰能相齊?

    姜靈兒柳眉微蹙,疑惑不已,只是不知為何,心里有些莫名發慌…

    右眼皮瘋狂跳動。

    總感覺比賽結束后,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賽場上。

    小魚人與正義使者被簫玄干擾,佐助與鳴人,則是直奔深淵惡魔而去。

    在他的設定中,開啟永恒萬花筒寫輪眼的佐助,沒有增加新的技能,只是全屬性大幅度增強,以及原有的技能威力增強了。

    不過,這也夠了。

    “挺能打的是吧?”

    少頃,秦生按壓住心頭的憤怒,眼神森然地盯著簫玄,道:“搶我裝備,泡我女人,如今還想奪我冠軍,一介流民,混到這個地步…你真的很可以啊?!?br />
    他雙手閃電般打出印結,眼神看向深淵惡魔開辟出的深淵,道:“深淵召喚!”

    轟!

    浩瀚源氣升騰,再然后,所有人便是見到,一條約莫十丈的巨蟒,自深淵中沖天而起。

    那條巨蟒,通體赤紅,布滿著火色鱗片,一雙羽翼緩緩伸出。

    雷光閃爍,周身電蛇游走。

    最讓人驚駭的,便是它擁有三顆頭顱,三雙三角豎瞳,仿佛燃燒著火焰,閃爍著兇殘之光。

    秦生看著簫玄,忍不住譏笑道:“你挺能打的是吧?繼續打??!”

    “能打的了兩個,還能打的了三個嗎?!”

    看著那頭三頭巨蟒,簫玄嘴角微掀,他的星卡師技能,果然被自己逼出了一張。

    “飛天白虎!”

    “吼!”

    只聽虎嘯聲響起,簫玄周身源氣涌動,竟是化為一頭飛天白虎!

    這赫然便是白虎雙翼附帶的技能:【召喚·飛天白虎】。

    在眾多目光注視下,飛天白虎與三頭巨蟒交戰在一起。

    觀賽席上,若汐懷中的小老虎,盯著場上的大老虎,獸瞳閃爍,浮現出迷茫之色。

    兩分鐘后。

    飛天白虎消失。

    然而,三頭巨蟒依然存在。

    簫玄的心,此時猛地一沉,這三頭巨蟒,難道沒有時效的嗎?

    要知道,即便是他的飛天白虎,也只能堅持兩分鐘??!

    而今,兩個他能勉強牽制住,至于三個,他則是沒有絲毫希望的啊。

    鳴人與佐助,也是瞧得這一幕。

    佐助目光微微閃爍,道:“要不你先牽制一下,我去將那頭蟒給斬殺了?”

    鳴人道:“不要將我看扁了,我可不懼這丑東西,在你回來之前,我就能將這惡魔給殺了!”

    深淵惡魔:“…”

    望著那漸漸消失的飛天白虎,秦生嘴角勾起一抹戲謔。

    “吼!”

    三頭巨蟒一聲咆哮,冰冷的三角瞳,森然地盯著眼前的簫玄,血盆大口張開,一股浩瀚源氣呼嘯而出,朝著簫玄籠罩而去。

    砰!

    三道兇悍的源氣洪流,狠狠地拍打在簫玄的身軀上,源氣炸裂,龍鱗掉落。

    簫玄身形急退,勉強穩住身形后,他抬起頭來,只見三頭巨蟒尾巴一甩,帶著爆炸性的力量,狠狠地朝著他甩去。

    漆黑的眸子中,蛇尾急劇放大。

    咻!

    然而就在此時,劍光一閃,那呼嘯而來的蛇尾,微微一凝,然后竟是從蟒身脫落,掉了下去。

    眾人抬目看去,只見那本該是迎戰深淵惡魔的佐助,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簫玄身旁。

    一劍之下,便是斬斷三頭巨蟒的蛇尾!

    他眼皮微抬,漠然地看著三頭巨蟒,道:“我這一劍,可裂蒼穹?!?br />
    “吼!”

    尾巴被斬,三頭巨蟒勃然大怒,它投起頭顱,冰冷的三角瞳,盯著佐助與簫玄。

    仿佛是在施展一種可怕的瞳術。

    “在我面前施展瞳術,真是可笑?!弊糝男綽盅?,陡然睜大,漠然地盯著三頭巨蟒。

    眼角竟是有著血淚流出。

    “天照!”

    熊熊!

    熊熊燃燒的黑色火焰,朝著三天巨蟒呼嘯而去,將它纏繞。

    緊接著,三頭巨蟒便是駭然發現,自己的身軀,竟是熊熊燃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