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刚亮,塔米部族的大军在娜拉的率领下就已经正式开始吞并接管布夏部族和雄狮部族。

    楚良已经得到了消息路易斯王子已经前往了雄狮部族,并且希望楚良也过去。

    当即楚良带着贝思上了汽车,同行的还有克莱尔。

    楚良向贝思介绍道克莱尔:

    “她叫克莱尔,是一个会经常失忆的人。如果以后她突然哪天失忆,你也不必感到惊讶?!?br>
    贝思经过楚良的引导,知道自己并非魔鬼转世也没有低人一等,甚至她还是为伟大的神灵异界之主服务之后,她已经开始以全新的面貌来面对生活。

    她浑身洗得干干净净,换上了一声洁白的衣裙,甚至面容上也画上了淡淡的妆容。

    这使得本就还年轻的她,也瞬时变得光彩焕然起来。

    楚良对贝思的能力十分满意。

    他不知道如何称呼贝思的能力,他只觉得那是一种犹如精神力的扫描,宛如雷达一样。

    当贝思将她的精神之力释放出去之后,精神力笼罩范围之内一切都尽收她的眼底,她能够在精神之力笼罩范围内明察秋毫。

    在经过了解之后,楚良还让贝思试着将她的精神之力所看到的画面转移到楚良的身上。

    贝思听从楚良的命令进行尝试,却还真的成功了!

    当贝思用精神之力将画面转移到楚良身上的时候,楚良也终于体验到了贝思通过精神之力来观察世界的感觉。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以前当楚良正面看一个人的时候,他只能够看到这个人的正面,他想要看到那个人的背面的话,除非他去到那个人的身后。

    然而在这种用精神之力观察世界的视角之中,楚良竟然可以同时看到一个人的正面和背面,还有上面、下面、里面和外面??梢运狄桓鋈说娜魏我幻娑纪背氏衷诔嫉拿媲?,让楚良看得清清楚楚。

    在这样的视角之下,别人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楚良觉得贝思还有很大潜力。

    她以前觉得她的力量来自于魔鬼,所以对她的力量格外排斥。在加上这种力量的使用会对身体造成一些负面影响,所以贝思也极少使用这种力量。

    正是如此,楚良认为贝思对这种力量的掌控不够数量,开发的力度也不够。

    现在贝思精神之力笼罩的范围直径极限达到了差不多一千米,但是楚良认为她还可以做得更好,以后范围还将会继续扩大。

    于是当楚良了解完贝思的能力之后,就让贝思同克莱尔多相处,也让她向克莱尔学习一些狙击的知识。

    对于贝思的能力楚良感到十分奇特,他觉得或许在贝思奇特能力的作用之下,克莱尔的狙击能力说不定能够提升一个档次。

    两人能力的配合,无疑会有产生奇妙的作用。

    要是说脾气,克莱尔无疑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她的性格充斥着火爆脾气,也只有在楚良面前她才能够乖乖听话。

    而贝思恰恰相反,她是一个逆来顺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她的脾气过于温顺和懦弱,并且没有什么主见。

    但是两个人完全迥异或者说互补的性格,却反而能够让两人相处好。

    在楚良开着载着她们前往雄狮部族的路上,两人就已经从陌生变成了有说有笑,彼此间也显得格外亲密。

    汽车来到雄狮部族的核心镇子之后,楚良也依靠看到了被一帮士兵?;さ穆芬姿雇踝?。

    只见路易斯看上去闷闷不悦,他正在一个水盆之中清洗手上的血污,那些鲜血并非来自于他。

    而在一间房间之中,两名士兵正在抬出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具尸体十分凄惨,身上就没有一块完好的肉,看得出她生前曾惨遭过酷刑。

    士兵们将这具尸体扔在了一个角落,而在这个角落里头已经有了几具同样凄惨的尸体。

    楚良走上前去,冲着路易斯问道:

    “你用刑了?”

    当楚良控制了雄狮部族之后,路易斯就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他来得很急,也说明他在急躁之中可以做出一些残忍的事情。

    路易斯一边洗着手,一边阴沉地回答:

    “当初我记得清楚,当我们刚进入丹勒酋长国遭受到袭击艾伦惨死的时候,马林说过是雄狮部族的人干的!然而我已经刑讯逼问过雄狮部族中酋长的家眷和领兵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件事!”

    说道最后,愤怒的路易斯一脚将水盆踢翻。

    楚良淡淡笑道:

    “你应该早知道,马林当时那么说只不过是随便找个和他不和的部族来作为挡箭牌的?!?br>
    路易斯怒气未消:

    “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必须要来调查清楚究竟是谁杀了艾伦!”

    楚良闻言微微摇头:

    “你只是依然不愿意相信真相,其实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只是不想面对而已?!?br>
    路易斯听到楚良的话,心头猛地一震。

    他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阴沉,还未洗干净鲜血的双拳也紧紧握紧。

    楚良点了一根烟,然后开口说道:

    “路易斯,现在我们形势一片大好!丹勒酋长国六大部族,我们已经得到了塔米部族、腓斯部族、布夏部族、雄狮部族四大部族!等我们将最后两大部族吞并,那么这个国家我们就已经掌控半壁江山!到最后我们就可以确保你能够登上大统,一旦你继承了你父亲的位置,大权在握,到时候就没有人敢阻拦你去查到真正的真相!”

    路易斯的面上涌现不耐烦:

    “楚良,我现在不想听这些!”

    楚良不断给路易斯谈将来,但是路易斯却在为眼下感到迷茫。所以路易斯已经不想在听这些话,他的耐心也越来越差。

    说着,路易斯就已经打算离开此地。

    楚良却拦住了他,最后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把马林约出来,我们向他当面问个清楚?!?br>
    路易斯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怔。

    是啊,也许他是该和他的这个哥哥好好当面谈一谈了。

    如果马林还是他的亲哥哥,他的手足兄弟,那么马林一定愿意和他坐下来,两兄弟好好沟通交流一番。

    如果不行……那么路易斯觉得他也应当给马林这个机会,先礼后兵。

    犹豫了好一阵之后,路易斯终于对楚良说道:

    “好,我约他!”

    楚良顿时满意笑道:

    “放心,安全方面的事我来负责!”

    楚良知道,路易斯就快要做到踏向王者之路的第一步了。

    一旦他杀了他的一个兄弟之后,就一定还会杀更多的兄弟,甚至最后是弑父!

    不用手足尸骸来垫脚的王位,将是不稳定的王位。

    楚良可以保证,这一次马林和路易斯的见面,将注定不会和平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