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躍馬大明 > 第428章 打敗你的,并不一定是同行!
    從天剛亮一直持續到暮色低垂,悠長的天鵝聲這才是停息,轉而傳來了刺耳的金聲。
    前方,勞累了一天的輔兵民夫們終于得到了特赦令一般,頓時如潮水往后退卻。
    張青川和周鯤鵬此時不僅雙腿恍如灌了鉛,不是自己的了,整個人都是完全變成了機器,只能是機械的跟隨著人流,哪怕早已經滿臉污垢,渾身是傷,卻也根本不在意了。
    只要能活著回去,那便是老天爺給他們的造化了。
    “哈哈,官狗子,有種你們就上來??!廢物,一幫廢物,哈哈哈哈……”
    “來來來,廢物們,嘗嘗爺爺的神仙水……”
    “狗東西明天再來啊,爺再好好伺候你們,誰不來誰是孫子,哈哈哈……”
    隨著模范軍輔兵和民夫們的退卻,流民軍戰陣中卻是一片歡呼,各種污言穢語隨風傳出好遠。
    甚至還有極端的公然站在土墻上朝著模范軍的方向撒尿。
    炮臺前,直到諸多兒郎們全都退回到安全地界,天色完全黑下來,徐長青等人這才是開始下山回營。
    但回營后來不及休息,更來不及吃飯,徐長青便繼續召開軍議,大家一起商量對策。
    到了此時,不論是王承恩,張若麒,還是冒辟疆等人,都是很明白了潼關的戰略意義,更是明白了潼關到底是多么難以被攻克。
    尤其是徐長青這種高強度的工作節奏,也讓他們把自殺殉國的孫傳庭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幾十遍。
    你說你死就死了,可為什么不穩住潼關要塞,輕而易舉的便是被流賊鉆了空子,騙下來這座堅城?
    現在,模范軍已經付出了上百人的傷亡,卻是依然難如登天!
    王承恩眾人的臉色自是皆在徐長青的觀測之中,不過徐長青肯定不會表露,又開了一個多時辰的軍議,直到眾人都是饑腸轆轆,餓的前胸貼后背,都快要昏過去,徐長青這才是宣布散會,讓眾人去吃飯。
    “廢物,廢物??!居然讓老子來擦屁股,虧朝廷還如此重賞后事,分明是國賊??!”
    張若麒回到他的大帳內,便是止不住的罵開了,香噴噴的飯菜都累的不想吃了。
    他此時已經是絞盡腦汁,卻是依然沒有想到攻克潼關的辦法,索性也懶得再去想,直接趴在了床上,不多時便睡了過去。
    王承恩也跟張若麒差不多。
    畢竟年紀大了,精力遠不是年輕的時候,啐了一口,哀嘆了幾聲崇禎皇帝的急脾氣,便也是沉沉睡去。
    但冒辟疆回到帳內,渾身卻有些止不住的顫抖。
    他今天雖是裝的跟透明人一樣,卻是一直在觀察徐長青!
    這不觀察不知道,一觀察之下,他忽然……發現了什么……
    饒是徐長青隱藏的很深,可他在察言觀色方面,天生就敏銳,還是被他捕捉到了!
    徐長青似乎……有把握拿下潼關,此時所做的,不過只是在做樣子……
    一想到這,冒辟疆只覺渾身冷汗直冒,手腳都是控制不住的顫抖,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心志,什么的手段,才能做到如此??!
    跟這樣的人為敵……
    冒辟疆簡直不能想象……
    ……
    “大帥,滑翔傘的制作已經有了很大進展,可若是想利用滑翔傘投擲開花彈,恐怕,并不現實。主要是沒法點火,天上風太大,不論是火石還是火折子,都太難引燃了……”
    徐長青的大帳內,張大弓正在仔細跟徐長青匯報這些時日滑翔傘方面的進展。
    其實早在看清潼關的地形地貌之后,徐長青就明白,走陸路,是不可能拿下潼關的,所以大半個月之前便在研究滑翔傘。
    滑翔傘的原理其實非常簡單,就跟蝙蝠一樣,從高處滑下去即可。
    不過,制作滑翔傘容易,但培訓操控滑翔傘的人手,卻是要花費大力氣,這些時日,張大弓他們一直在幾十里外,秦嶺深處的一座峽谷里秘密操練。
    聽完張大弓的匯報,徐長青緩緩點頭。
    點火的確是個問題。
    畢竟此時沒有防風打火機。
    此時張大弓這邊雖是訓練了二百多號滑翔傘選手,可如果不能形成原始版的‘轟炸機’效用,還是沒有什么卵用。
    畢竟,潼關道太長了,就算去掉徐長青此時掌控的,還有十幾里范疇。
    如果不能形成絕對壓制,別說攻打潼關了,便是潼關道就過不去。
    這二百多號滑翔傘選手,在流民軍絕對的優勢面前,連塞牙縫的都不夠……
    不過,想著想著,徐長青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機靈,為何非要去選擇吃力不討好的滑翔傘呢?
    真正投擲開花彈最有效,也是最穩定的武器,分明是飛艇??!
    一想起后世紅警中飛艇出場的背景音樂,徐長青就止不住的振奮!
    此時,即便不能制作飛艇,但是制作簡配版的熱氣球,卻是沒有任何問題!
    想著,徐長青便把思路對張大弓敘說起來。
    “額,這個……”
    張大弓雖說極為擅長研究這些奇.淫技巧,可還是有些被徐長青驚著了。
    他從未想到過,除了已經驚為天人的滑翔傘,他的大帥,居然還能想出這更恐怖,更加匪夷所思的東西……
    “大弓,你他娘這樣看老子干啥?這里面的關鍵原理,是空氣的轉換,就是這樣,我給你畫畫看……”
    看張大弓懵逼的模樣,徐長青沒好氣的踢了他的屁股一腳,迅速拿來紙筆,仔細畫起來。
    張大弓這才回神,很快也是逐漸明白過來,忙是連連點頭。
    ……
    送走了張大弓,都已經過子時了,徐長青這才是感覺到疲憊,不由搖頭失笑。
    如果熱氣球研制出來,必定是超級大殺器,領先這個世界至少百年是肯定的了!
    但是,對于究竟要不要拿下潼關,徐長青卻開始糾結起來。
    拿下潼關的好處,對各方面都有交代,而且必定會讓流民軍在山西的主力回援,此時大明的頹敗局面就破了。
    但壞處同樣不少。
    咽喉般的要塞潼關被破,流民軍怎么可能還能坐得???必定會拼了老命來搶!
    而且潼關西線的地形,比東線這邊要舒緩多了,這極有可能提前引爆模范軍和流民軍的大決戰!
    尤其是徐長青如果扼住了流民軍的勢頭,京里的那些碩鼠般的雜碎,就不好應對了。
    仔細思慮良久,徐長青還是決定,拿下潼關!
    碩鼠們的確可恨,但山西、包括周圍的老百姓們是無辜的,徐長青不能為了一己私利,就置國家民族大義與不顧!
    如果能剿滅流民軍,朝廷也會更有余力來應對滿清的禍患。
    就像是林肯的名言,只要能把大框架先維持住,以后修補總是容易,起碼是完整的。
    ……
    一晃,五六天飛馳而過。
    這些時日,明面上徐長青一直在不斷推動攻勢,爭奪潼關道東路的空間。
    暗地里,則是花費了大力氣,持續加大對熱氣球的研究力度。
    其實華國對熱氣球早有應用,可以追溯到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天燈和孔明燈,諸葛亮一直被譽為是發明人,到了隋唐時期,孔明燈已經盛行,是無數年輕男女們的定情之物。
    只是,誰也沒想到,這個原理,同樣能把人送上天空。
    在后世的歐美,熱氣球更是一項極為熱門新潮的運動,國際航空協會甚至評定熱氣球是地球上最為安全的飛行器。
    而事實也確實是如此,熱氣球畢竟原理簡單,結構簡單,故障率比飛機還要更低。
    可惜徐長青空有理論,卻并無實踐,以前也沒有玩過熱氣球,從制造熱氣球的布料選擇,工藝制作,到燃料,溫度等等諸多方面,都需要大量的實驗和時間。
    好在此時大局勉強還能維持,王承恩和張若麒,也開始絞盡腦汁,代表徐長青這邊與朝廷緩和關系。
    然而,九月初四一大早,徐長青正要例行帶著眾人繼續去觀看今天的推土攻勢,有數匹快把忽然從北方疾馳而來,帶來了一個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恐怖消息:
    “雄城太原,失守了!”
    “流民軍此時已經分兵兩路,一路繼續北上,直逼大同,另一路,則是直逼順德,意圖沖向保定、京師方向?!?br />    關鍵是流民軍的氣勢完全起來了,響應者簡直不計其數,甚至不乏大量的地主士紳階層。
    整個大環境,都不再看好朝廷了。
    “這,這,這……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
    王承恩直接癱在了地上,手腳冰涼,臉上肌肉開始無意識抽動。
    張若麒臉色也是一片煞白,哆哆嗦嗦的不能自已。
    冒辟疆無比艱難的吞咽著口水,想說些什么,卻就是不知道該說什么。
    而徐長青身邊,李巖,趙增金,二狗,紅娘子等無數人,也是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便是徐長青一時也只覺周身冰冷,想發力,卻根本無從下手……
    雖說早就預料到,山西境內的環境不容樂觀,可徐長青也沒有想到,他已經把李自成、劉宗敏等流民軍核心,完全吸引在了潼關腹地,山西那邊只是螻蟻,瞎碰運氣而已,卻是……
    真的被他們碰著了……
    太原已經失守,甚至流民軍已經繼續東進,進入了順德境內,潼關原本關鍵的位置,瞬時就變了。
    現在已經不是剿滅流民軍的事了,而是……必須要防備,流民軍攻克京師……
    今天的攻勢肯定是不能進行了,徐長青還來得及宣布回防,流民軍戰陣中,已經傳來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儼然,他們也是剛剛收到消息,恐怕也沒想到,太原雄城,居然這么容易就被他們攻破了。
    此時,太原究竟是怎么丟的,誰得承擔責任,誰去背這個鍋,徐長青已經沒有興趣了。
    眼下最關鍵的,必須要審時度勢,盡快做出正確的判斷,防備這已經控制不住、誰也不知道會怎么發展的大勢了。
    大帳內。
    氣氛猶如寒冰。
    饒是在場眾人都是究竟風浪之輩,可面對這種亂局,面對這種真的不可描述的恐怖,誰心里都沒底了。
    好在徐長青已經沉下心來,看向李巖道:“軍師,你有什么想法?”
    李巖不由長嘆息一聲:“主公,造化弄人啊。這般狀態,天下恐怕都要亂了,現如今,攻不攻克潼關已經沒有意義,咱們,恐怕必須先向京師靠攏!否則,倘若被流賊攻到京師城下……”
    李巖并沒有再說下去,但眾人誰又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張若麒不由連連搖頭苦笑。
    可憐?
    可笑?
    可恨?
    誰能想到,京里一幫大佬們還在為徐長青是否賣力糾纏不休,流賊已經抓住這個機會,真正的勢起了??!
    張若麒非常明白,流賊可不是韃子,這都是漢人那!
    現在,恐怕已經有不少人,再也不把流賊當賊,而是看做新東家了啊。
    這時,王承恩再也承受不住,眼睛一閉,脖子一歪,直接昏死過去。
    “王公!”
    “王公,您沒事吧?”
    安靜的帳內,瞬時亂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