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汝才今年四十出頭,身材略胖,長的慈眉善目,身上并沒有幾分殺氣,倒像是個有錢的胖員外。
    賀一龍也差不多年紀,卻是高大強壯,一張國字臉棱角分明,眼神頗為冷厲,一看便是殺人如麻之輩。
    兩人身邊還跟著十幾位各部將領,都是已經威震大明十幾年的響當當的人物。
    劉宗敏等人不理他們,他們也不往上去湊,內部也并不怎么說笑,頗為肅穆。
    李巖之前倒是真沒怎么注意這些細節,此時仔細看過之后,不免有些細思極恐。
    徐長青這手段,讓人發指??!
    偷偷觀察了一會兒,敏銳的羅汝才發現了李巖的目光,笑了笑,對李巖投來了善意的目光。
    李巖一時有點心虛,忙笑了笑,對羅汝才點了點頭,忙轉移了目光。
    羅汝才笑了笑,也默契的轉移了目光,并未再給李巖壓力。
    不多時,李自成到來,大家紛紛來到大帳內,正式開始議事。
    今日議事的主題是開封城。
    劉宗敏率先提出了建議,嘗試佯攻開封南城,卻是轉而在地勢平坦的西城和北城區域,挖掘隧道。
    用這種虛虛實實的方法,打開攻破開封城的缺口。
    劉宗敏一說出此事,帳內便開始紛紛灑灑的議論起來。
    挖地道是此時攻城一種很常用的手段,守軍對此也基本都會有防御,而且防御并不難。
    比如,將大缸倒置,埋入土中,派人時刻監聽,如果有人在城外挖掘地道,耳力敏銳的人是很容易就能聽到的。
    早在五月份,流民軍就嘗試用這招對付開封城,然而,并沒有成功。
    不過,此時劉宗敏把此計完善了,真的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李巖一時也不得不佩服,劉宗敏在戰略方面,真的是有著極高的天賦!
    即便此次挖地道之計依然流產,但對開封城的心理壓力卻是毋庸置疑的。
    到時,如果再準備強攻,說不定真能一舉克城!
    很快,李自成便是點頭同意了此計,開始分配任務。
    羅汝才、賀一龍他們被派去了北城,劉芳亮、田見秀和高一功被派去了西城,劉宗敏則是親自坐鎮南城。
    開封南城的地勢雖是一般,并且因為前幾次攻打留下了不少廢棄工事,但看這模樣,劉宗敏顯然有了更精妙的計策。
    不出意外,李巖依然是沒能分到活。
    他的任務,還是在南線監視徐長青,做這個最吃力不討好的活。
    李巖本以為憑借今日的默契,或許他能找到跟羅汝才、賀一龍交流的機會,可現在來看,已然不可能。
    雙方距離幾十里,再會面恐怕只能是在李自成的大帳軍議上,又怎么可能再有交流的機會?
    然而羅汝才卻彷如發現了李巖的心思,再次給李巖投來了善意的眼神。
    李巖自是明白,羅汝才想拉攏自己。
    想了一會兒,李巖并沒有拒絕,同樣給羅汝才投去了善意的眼神。
    離開中軍,雖說收獲并不大,讓人略有些喪氣,但很快,李巖很快便是找到了最核心的點!
    他找到流民軍此時糧草核心的位置了!
    就在李自成中軍大營西方幾里之外!
    這讓李巖一下子振奮,但很快又安靜下來。
    李自成是通過糧草的控制權來掌控各部,此時,流民軍的糧草不僅位于中軍核心,周圍還有數部精銳防守,光老營兵就得四五千人,再加上流民炮灰,至少上萬。
    徐長青該怎么打?
    這根本不現實啊……
    ……
    當晚,臨近子時。
    徐長青收到了李巖的親筆信。
    他詳細敘述了他今天發現、感受到的一些核心情況,并表示出了他的看法和擔憂。
    紅娘子此時也明白了徐長青的核心用意,有些憤懣的無言,卻又一下子釋懷了許多。
    眼前這廝雖然騙了她,但是,他真的是在為老百姓著想。
    徐長青看著紅娘子嬌俏卻冰冷的俏臉,不由一笑:“紅將軍,這事情,我也不是要刻意隱瞞,但是你知道,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那?!?br />    紅娘子白了徐長青一眼:“你,打算怎么做?他們已經開始準備對開封城下手了。如果劉宗敏真的發狠,依照開封城的兵力,是根本擋不住的?!?br />    徐長青點了點頭。
    流民軍真正強大的地方,其實并不在于他們的人數,而是在于他們的學習能力。
    此時,不論是李自成,還是劉宗敏、劉芳亮、田見秀等人,都正值巔峰鼎盛!
    因為與自己交戰的經驗,他們能開發出什么新戰術來,還真的不足為奇。
    而且,李巖已經失去了羅汝才、賀一龍等人交流的機會,影響他們內部安穩的棋子也不好排布了。
    這一來,就算有著黃河水作為引誘,也很難吸引他們多少精力。
    想要完成計劃,還是要強攻!
    好在李巖的加入,讓徐長青得到了從李巖部一直到流民軍核心糧草的工事和兵力配置。
    這無疑將節省徐長青不少力氣。
    看徐長青不說話,紅娘子有些無言,但不多時,她還是忍不住嬌叱道:“喂,按照目前的態勢,開封城恐怕撐不過幾天。如果開封城丟了,那一切都完了。要不,咱們提前動手吧!我的人,可以幫你打先鋒!”
    徐長青略有詫異的看了紅娘子一眼。
    這妞兒此時這話,有點分量的,幾乎明擺著說要甘愿當炮灰了。
    但片刻,徐長青卻是笑著搖了搖頭:“不用,這事情我能解決?!?br />    看紅娘子臉色有變,徐長青忙又笑道:“這些年,天下也夠亂了,人丁才是最寶貴的。放心,你們我另有重用,功績絕不比強攻差了?!?br />    紅娘子這才稍稍放松,卻是依然丟給了徐長青一個衛生眼,意思是‘算你識相’。
    這讓徐長青有點無言了。
    不知不覺的,兩人的關系,有點……
    以后,李巖這……
    ……
    隨著事情不斷發酵,徐長青的計劃也開始越來越完善,兒郎們也都開始為夜襲加緊準備。
    但此時時機還不夠成熟,徐長青還需再忍耐幾天,必須得等李宗敏他們咬死開封城,真正咬鉤才行。
    與中原戰場暫時的平靜不同,此時,京里的朝會上,已然吵成一團。
    明軍主力在中原會戰的慘敗早已經傳過來好幾天了,可惜,朝廷一直都沒有理出頭緒。
    這其實也是沒辦法的事。
    左良玉此時被擊潰,退回了襄陽,丁啟睿早已經逃到了陜西,也指望不上。
    楊文岳更不用說了,他那點人手還不夠給流民軍塞牙縫的,更別說他早已經逃到了彰德府。
    徐長青的模范軍雖是依然堅守在朱仙鎮,朝廷卻根本聯系不上,不知是吉是兇。
    唯一能指望的,只有極早抽身的孫傳庭部和九邊的精銳了,但孫傳庭似乎也遇到了麻煩。
    陳新甲此時真的是焦頭爛額。
    他對此次中原會戰是寄予厚望的,朝廷幾乎已經拿出了能拿出來的全部精銳,又有徐長青去助陣,無論怎么想,陳新甲也沒想到此戰會輸。
    然而,事情已經發生了,他身為本兵根本無法逃避,只能是承擔這個責任。
    見殿內還是炒作一團,陳新甲也豁出去了,咬牙道:“皇上,事已至此,不若調集九邊精銳支援吧!遼西精銳雖是不能動,可大同的定北伯,玉田的玉田伯,都是百戰精銳,可調集他們,與孫傳庭部一起,加入中原戰??!此時雖是不能聯系上忠義伯,但為臣對忠義伯有信心,他一定不會有事的!”
    陳新甲此言一出,殿內頓時嘩然。
    其實,一眾大佬們早就想調集九邊精銳平亂了,只是缺少這個切口,而且,此時最關鍵的問題是,徐長青部狀態到底如何!
    如果徐長青部此時已經被流民軍滅了,那,即便是其他九邊精銳過去,失去了明軍主力的支持,依然有點兇多吉少。
    但此時,陳新甲居然把這個責任擔下來,大佬們也放開了。
    陳演這老狐貍當即上前道:“皇上,陳大人此言極善,現如今之局,也只有征調定北伯和玉田伯的精銳了?!?br />    “皇上,臣附議?!?br />    “附議?!?br />    一眾人都是站出來。
    崇禎皇帝眉頭緊皺,看向了首輔周延儒。
    周延儒見事情已經到了這模樣,他也不好再攔著,反正鍋有陳新甲來背,也點頭道:“皇上,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不過,老臣的意思,可再調集山東、山陜其他還有戰力的將領,再次救援,防止形成孤軍?!?br />    崇禎皇帝見已經如此,也不再糾結,咬牙道:“好!那便如此!王伴伴,下旨吧!”
    “是!”
    ……
    “報——”
    “城北發現流賊挖掘地道,至少有數十條!”
    “報——”
    “城南發現流賊挖掘地道,不下三十條!”
    “報——”
    晚間,朝廷的調令還沒傳到王樸和曹變蛟手里,開封城已經剛不住了。
    從亥時初開始,四面八方都傳來急報。
    也幸的高名衡、陳永福他們很有守城經驗,早對此有所防備,否則,一個時辰前流賊的地道就得挖到城里了。
    但饒是有防備,開封城卻究竟人力有限,被搞的焦頭爛額。
    關鍵流民軍太過狡詐,只挑著晚上動手,這讓本就疲憊的開封守軍更加的不適應。
    周王朱恭枵本來已經睡下,卻是急急被從被窩里叫起來,只能親自來到城頭參與守城。
    卻是狗一樣被來回溜。
    不是這邊出現?;?,就是那邊出現?;?,不多時就已經氣喘吁吁,滿身大汗。
    黃澍此時也有些慌了。
    他很快也猜到了流民軍的用意,卻就是無可奈何,根本無法阻止流民軍。
    這般狀態,不等他完成挖掘黃河的布局,開封城恐怕就要被流賊給攻克了。
    這還怎么玩?
    一夜下來,上至周王朱恭枵,下至干一天領一天餉的民夫們,都是累的虛脫了。
    可流民軍更加嚴密了的封鎖了開封城,他們的消息已經是出不去了,只能是干熬著,祈求老天爺的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