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躍馬大明 > 第100章 成功保住大盤!
    感謝書友55947327老哥的月票支援。小船多謝。
    求收藏和月票支持,多謝大家了。
    ~~~~~~
    “糊涂,糊涂??!”
    “不是說好的我來嗎?你搶個什么先?你不知道,張若麒很看好你嗎?你知不知道昨晚上吵成什么樣了?你知不知……”
    路上,曹變蛟恨不得把徐長青暴打一頓,但徐長青嘴角邊卻是掛起了淡淡的笑意。
    想要有所作為,左右逢源那是不可能的,所有人都喜歡的,那可能只有一樣東西,錢!
    他徐長青,顯然不如錢更美妙。
    見曹變蛟終于說完,還有些憤憤難平,徐長青笑道:“曹叔,事情其實也不能只這么考慮,張若麒看好我又怎樣?洪督才是咱們的當頭上司!
    而且,就算我倒了,不是還有您嗎?大不了我以后跟您去玉田混!
    曹叔,時間緊急,先不說這些破事了,只要咱們此時把事情做成,楊帥和李帥肯定會記咱們的好的!先把事情做成再說!”
    曹變蛟有些無言,只能重重點頭。
    …
    很快,爺倆回到曹變蛟部戰陣,這時,曹變蛟麾下六百多、近七百號最精銳的家丁已經匯聚完畢了。
    曹變蛟本來是想讓徐長青在這看著,掌控大局,他親自去沖陣,可徐長青怎可能同意?
    此時時間緊急,曹變蛟也來不及顧及這許多了,忙是招呼人手,準備出擊。
    正如徐長青之前所言,先把此戰拿下,把功績攥在手里,才是最大的本錢,才會有回旋的余地!
    此時,明軍各部營地在正面的壕溝土墻工事都是有著一部分預留的,方便大軍回撤。
    但是這種預留就像是‘路’一樣,注定很窄,不可能容的大軍倉皇回撤,但徐長青和曹變蛟此時只有六七百人顯然是沒有這方面的障礙。
    尤其是這全是曹變蛟的精銳骨血家丁,清一色的他們曹家的老底子!
    根本沒有廢話,近七百人迅速沖出營地,快速逼向前方的高麗人。
    這七百人中差不多有二百來的刀盾兵,三百來弓箭手,還有不到二百人皆是火器兵,都是三眼銃,百子銃。
    曹變蛟也有一些斑鳩銃,可斑鳩銃太沉了,此時不夠靈動,很難發揮。
    “嗯?”
    “明軍好像有精銳出戰了!”
    “是東協總兵曹變蛟的家??!”
    “他們想干什么?”
    徐長青和曹變蛟一眾人沖上前來,瞬時便是引起了諸多清軍大主子的主意。
    乳鋒山主峰,皇太極盡在掌控的笑意,也是一下子凝滯了,皺眉道:“即刻通令金自點,抵住那小股明軍精銳!”
    皇太極反應很快,徐長青和曹變蛟這邊卻是更快!
    “砰砰砰!”
    “啪啪!”
    “嗖嗖嗖!”
    “嗖嗖嗖嗖!”
    迅速沖到這些高麗人陣前,還未等高麗人一直頂在前面戰場的火器、弓箭手調回來,徐長青和曹變蛟一眾人等,在二百多刀盾手的護衛下,已經是拼了命的開火了。
    頓時,各種火器,羽箭,鋪天蓋地的便是朝著高麗人戰陣中沖過去。
    曹變蛟骨血家丁的實力,絕不是尋常的戰兵可比!
    各種火器兵、刀盾兵不用說了,都是老手,而弓箭手,更都是有著十幾年乃至二十幾年的戰陣經驗的精髓中精髓!
    此時別說步行沖過來射箭了,就算是騎射他們也都是極為嫻熟之輩。
    徐長青和曹變蛟也都是張弓搭箭,將威勢發揮到最大!
    片刻間,高麗人這邊已經是上百號人倒地,其余人哪敢直面這么兇猛的明軍家丁的威勢,頓時便是連連退后。
    徐長青怎會放過這種機會?當即大喝道:“弟兄們,高麗狗敗了,韃子要完蛋了,沖死他們!”
    曹變蛟自也是會意,拼命大呼道:“高麗狗敗了,弟兄們,殺賊??!”
    “高麗狗敗了,韃子要完蛋了!”
    “殺賊啊…”
    頓時,所有家丁都是拼命呼喝起來。
    但大家只呼喝,用言語攻勢對高麗人打擊,卻是并沒有人真往高麗人戰陣中沖。
    徐長青早已經讓曹變蛟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先保盤,不僅要保大盤,還得保小盤,又怎么會輕易讓這些精銳骨血死傷?
    很快,大局便是朝著徐長青預料的方向展開來,徐長青此時也來不及射箭了,急急的看向了西面的楊國柱部和李輔明部主力。
    現在這時節,關鍵還是靠這兩位老爺子!
    如果這兩個老將領會不過來,縱然徐長青和曹變蛟帶領著這些家丁撤退問題不大,但是,大局可就要崩盤了哇!
    …
    此時,徐長青和曹變蛟急,楊國柱和李輔明比徐長青兩人還要更急許多。
    沒人是傻子啊。
    更何況是這兩個沙場宿將?
    仗打到此時這個份上,不論是楊國柱還是李輔明,都非常明白,如果不能盡快的抽身出去,那就別想再出去了。
    而且死的幾乎就沒什么價值的。
    就算之后天子封賞他們的兒子,至多也就是給嫡子一個世襲錦衣衛百戶而已。
    可此時,洪承疇有些出跳的命令突然傳過來,言之徐長青用軍令狀來拉他們,這兩個老將怎能不感動,又怎能不賣力?
    “高麗狗敗了!宣府鎮的兒郎們,隨老夫殺敵??!”
    楊國柱本就對徐長青充滿好感,此時,徐長青竟然舍命來救,楊國柱又豈能不記徐長青的好?
    他的帥旗已經在后方那座更安全的山頭上重新豎起來,親自暴虐的大吼著指揮。
    李輔明也差不多一個模樣,拼命讓他麾下的將士沖鋒,剿首級。
    對兩部這些將士們而言,如果真的讓他們跟韃子拼命,說實話,他們就算沖,多半也是被上官的威勢脅迫著,但此時,居然是剿首級??。?!
    這特么瞬間便是不一樣了!
    誰能繳獲首級,這就意味著升官發財啊。
    哪怕不是真滿洲的首級,但漢軍旗首級、蒙古人的首級、高麗人的首級,那也是首級??!
    那也意味著升官發財!
    頓時,明軍本就洶涌的士氣,一下子達到了頂點,猶如連綿起伏的紅色浪潮,瘋狂的沖殺向清軍和高麗人。
    一時間,不只是皇太極和他麾下一眾大奴才們蒙了,就算是明軍中軍這邊,洪承疇、邱民仰等人也都是蒙了。
    便是剛剛被人帶到中軍稍后休息的張若麒,也是蒙了。
    這是怎么個情況?
    就因為徐長青那個小王八蛋的參戰,大明這幫泥腿子,完全換了個模樣????
    “殺!”
    “殺韃子??!”
    “殺奴!”
    “殺!”
    “殺殺殺……”
    當浩浩湯湯的大勢起來,真的,便是大羅神仙也再難抵擋!
    正如民國那位大賢的名言:“時代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伴隨著明軍洶涌而起的浪潮,就算皇太極和清軍反應極快,可還是跟不上戰場的節奏了。
    短短不到十分鐘之間,楊國柱的車營先鋒那邊,明軍已經把沖入車營穩住陣腳的韃子的殺退了,許多韃子根本來不及思慮許多,只能先撤退保命。
    也使得有諸多的韃子首級,很快便是被明軍收割。
    李輔明這邊同樣如此,高麗人的潰敗比韃子要更甚許多,眨眼便是被沖散出去。
    而因為高麗人跑得快,這邊地勢又寬敞,這些山西兵割起高麗人的首級來也是酣暢淋漓,許多士兵甚至因為搶首級發生了爭斗。
    好在明軍各部建制骨架都是相當穩固,很快便是被平息下來。
    眼見時候差不多了,楊國柱這邊率先開炮,開始掩護主力撤退。
    李輔明隨即跟上。
    “轟!”
    “轟隆隆隆……”
    登時,雷鳴般的火炮轟鳴中,明軍高呼著‘韃子敗了’,迅速撤退。
    右路,徐長青和曹變蛟這邊,眼見大局已定,大盤終于保住了,兩人又怎會再托大,同時迅速退后。
    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戰場迅速被分割開來,然后,這種距離又被迅速擴大,直到明軍完全都縮入陣地中。
    …
    “這,這他#@¥#的到底發生了什么?”
    清軍左路觀戰點中,多鐸的臉色一片鐵青,拳頭握的咯吱作響,卻是根本找不到發泄門路。
    多爾袞、濟爾哈朗、阿代等人,面色也都是不好看,卻也都是無法表達。
    明軍這手段,這他么簡直比他們大清還要無賴啊,可,就是這種無賴之法,大清現在就是沒辦法……
    “卑賤的尼堪,該死的尼堪,所有明狗,應該全去死??!啊啊啊??!”
    右路,豪格真的想殺人了,狼一般怒吼,卻是根本沒有任何辦法改變現狀。
    乳鋒山主峰,皇太極的臉色也不好看,不過,他究竟是雄主,說是時代之子也不為過。
    片刻,他長舒了一口氣,擺手道:“收兵吧,今天就到這里了,召集諸部旗主、王公來此議事?!?br />    “喳!”
    很快,清軍中傳來刺耳金聲,諸多韃子就算不甘,卻也只能是暫且收兵了。
    …
    徐長青和曹變蛟回到營地,每個人都是來不及說話,便‘咕嘟咕嘟’的用大碗喝著水。
    剛才那種嘶吼,嗓子都快要炸裂了。
    昨晚,張若麒、邱民仰等人之所以反對洪承疇走兩翼的墨跡戰術,其中一個核心點,就是因為水源引發。
    松山城周邊,包括后面的杏山,塔山區域,水源都不是很充沛。
    就算地勢很低,很容易打井,但沒有河流這種活水水源,這么多人,總不能讓人踏實。
    稍稍休息片刻,喘了口氣,曹變蛟對徐長青的那種愧疚之感也是越來越甚,無法形容的自責。
    如果不是他的貿然,徐長青此時怎的會背上這種大包袱?
    尤其是這種覬覦,恐怕,洪承疇對徐長青都是有看法了啊。
    可徐長青才十八歲啊,他本來還有著大好前程,卻是……
    曹變蛟一時真的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幾個耳光,意氣用事,匹夫之勇??!
    徐長青卻是極為平靜,沒有太多講究的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地上,瞇著眼睛看著天空中略有刺目的陽光。
    太累了。
    真的是太累了。
    剛才那種強度的沖鋒,便是徐長青的體力,也有點剛不住了。
    徐長青現在只想好好休息下,喘口氣。
    以徐長青對洪承疇的了解,洪承疇今天這種舉動,九成是被趕鴨子上架!
    他未必不想收手,卻是沒有這個臺階下,沒人能讓他收手。
    此時,自己雖然覬覦了,甚至有左右他想法的意思,但至少,讓他暫時脫離出了這個大火坑。
    否則,楊國柱部和李輔明部有失,明軍救援錦州的計劃,還沒真正上馬就要夭折了。
    而目前的態勢,就算傳到朝廷那幫最會顛倒是非的‘君子’們那邊,也未嘗不可一戰!
    事情還沒有到最壞的程度。
    “小子,這事……”
    這邊,曹變蛟終于鼓足了勇氣,想跟徐長青說些什么。
    但這時,洪承疇中軍的親衛已經到了,讓徐長青和曹變蛟馬上過去。
    曹變蛟心幾乎都碎了,出了營地,好不容易抓到了機會,冷聲道:“小子,這次你聽我的,所有的責任,我來扛!”
    徐長青忽然一笑:“曹叔,這可并不一定都是責任,說不定,咱們立了大功呢?別慌,等下看我眼色行事,咱們隨機應變!”
    “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