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歷史軍事 > 躍馬大明 > 第78章 抵達希望島
    眾所周知,開花彈最大的威力,便是爆炸時產生的碎屑攻勢,恍如天女散花一般。
    徐長青對其中火藥的爆炸力并不是太擔心,而是很擔心這個竹筒外殼。
    須知,此時火藥的威力終究是有限,沒有標準化,更不可能量化。
    當火藥爆炸時,摧毀竹筒外殼,那種天女散花之力,到底還能顯現出多少,對敵人造成多少殺傷力?這是徐長青最關心的問題。
    張九爺此時已經緩過來不少,整個人都是年輕了幾歲。
    說實話,被徐長青寄予如此厚望,他的壓力著實有點天大了。
    忙笑道:“將軍,這事兒剛開始著實是難倒了老朽啊。主要是竹子厚實,又被腌制過,韌性很足。剛開始許多火藥都是炸不開竹子,就算是勉強能炸開,里面砂石的效果也是很差。但是竹子如果不腌制晾曬,恐怕麻煩會更多。我們這幾天費勁了心思,終于想出了辦法,就是把先竹筒里面打磨的薄一些……”
    隨著張九爺的敘述,徐長青很快也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人肯定是沒有給尿憋死的。
    張九爺他們用的是最簡單、卻也是最實用的辦法。
    那便是把竹筒內部打磨光滑,打磨的盡量薄一點,然后在里面塞上一些柔軟的干葉子等充作填充物,并且再塞入一些砂石,保證油紙內火藥的聚集,同時又再附著一層殺傷力。
    這一來,一旦產生爆炸,這些火藥便是能在最大限度上,發揮出它們的威勢。
    這即便不能達到徐長青最理想的預期,但是,已經是一個極好的效果了。
    只不過,這樣生產竹筒式開花彈的效率將會降低,需要更多的人手。
    徐長青當即給張九爺吃了定心丸,馬上就會從希望島調集一批人手回來,專門炮制竹筒。
    也讓的張九爺頓時千恩萬謝。
    隨后,徐長青又與張九爺聊了很多,包括炸藥包的一些設想。
    張九爺當即頻頻點頭,表示會馬上進入研發程序。
    對于炸藥包這種更大型的武器,徐長青可不是無的放矢,而是早有籌謀。
    就有點后世我軍‘地雷戰’的運用模式。
    從發現了張大弓的特長之后,徐長青便是有了這個思慮。
    還是那句老話:“不管白貓還是黑貓,能抓住老鼠的才是好貓!”
    如果只是徐長青自己,這些東西的效用力其實并不會太好,畢竟,徐長青還是太單薄了,缺乏正面能力,這就使得徐長青即便是有著許多超脫這個時代的先進想法和武器,也很難真正實施。
    但是,有著曹變蛟和王樸的支持,事情卻是不一樣了!
    只要時機合適,徐長青完全有著能力,深入戰場腹地,進行一些精密的運作!
    炸藥包比開花彈要簡單不少,關鍵是對引信的埋設,火藥匯聚之力,但這對張九爺這種老手而言難度并不大。
    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火藥量必須要合理配比,畢竟此時徐長青的火藥存量可不太足,只有七八千斤能真正用的。
    …
    開花彈這邊問題很多,還需要進一步深化改進,主要是太重了,投擲恐怕是很難的,可投石車這邊,李柱卻是分外的順利。
    主要是投石車原理簡單,有著踏實的牛筋作為支撐,李柱他們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多下點力便是足夠。
    此時,兩天多的時間,五十多架投石車,或者叫做‘拋射車’、‘大彈弓’,都已經打造完畢了。
    徐長青讓李柱他們拿著裝滿沙子的竹筒試了一下,效果相當喜人。
    這種七八斤左右的竹筒,投石車普遍能投射出一百七八十、二百來米。
    李柱忙解釋道:“將軍,主要是牛筋剛剛開始用,還稍微有點澀,等真正拉開了,再遠些也不是問題的?!?br />    徐長青點頭。
    這個距離,差不多可以了。
    如果說投擲開花彈的投手還需要時間培訓,開花彈還需要精煉,但是李柱這些木匠,卻是完全可以直接當做‘炮兵’拉上戰場。
    其實開花彈引信設計還是有問題,最好的結果是拋射在空中,到了將要落地的瞬間,直接在空中炸裂開來,形成最大殺傷力。
    然世間事不可能都是那么完美。
    如果能有差不多的機會,徐長青打算,直接用投石車來投擲開花彈!
    畢竟,兩國之力扛鼎,華國又是傳統的農耕民族,只要洪承疇腦子里沒進水,恐怕,絕對不會跟清軍來正面野戰,陣地戰還是主流!
    這就使得徐長青有著充分發揮的空間!
    …
    雖說還想在鯊魚島多留些時間,跟張九爺繼續探討一些東西,但此時時間緊迫,徐長青也只能是先行離開。
    不過,張九爺已經完全被徐長青洗腦,這老爺子干活也是賣力氣,問題應該不大。
    畢竟,他們的家眷都掌控在徐長青手中,如果敢耍詐,那種后果他們可是不好承擔的。
    更不要提,他們根本不會水,被困在這荒島上,沒有徐長青的命令,基本不可能離開。
    傍晚,徐長青重新登上戰船,前往希望島。
    李柱本來想著跟徐長青一起離開,回希望島看看老婆孩子,順便顯擺下徐長青賜給他的二十兩銀子的賞賜。
    但徐長青這戰船畢竟太小了,又拉滿了不少物資,裝不開這么多投石車,這廝也只能是先再忍一天,等明天徐長青派船過來接他們去希望島了。
    趕回希望島,也就八點出頭。
    此時,偌大的希望島早已經不再是之前的荒涼,到處都是各種棚子,簡易房屋,火堆熊熊燃燒,照耀著周圍一張張充滿希冀的臉。
    遠遠看去,星星點點,恍如一座興旺的城市一般。
    徐忠、馬欒、張宏強、紅叔、光叔等人得到了消息,忙是迅速過來迎接徐長青。
    這些時日,徐長青已經很忙了,可他們更忙,一個個幾乎腳不沾地,一天十二個時辰都在滿負載工作。
    看著規整的連綿營地,每個人都是瘦了不少的模樣,徐長青心中也是微微感慨,也有些心疼。
    中堂大人不愧是專家中的專家啊,那句至理名言絕對是管理學的經典中經典:“不用人唯親,難道要用人為疏?”
    一行人本來要急忙匯報工作,徐長青卻是打斷了他們,笑道:“都是自家爺們,何必這么著急?來,讓火兵們先做幾個菜,咱們邊說邊聊!”
    …
    熊熊的篝火噼啪作響,希望島中心的簡易官廳中,徐忠等人輪流對徐長青匯報工作。
    主要便是希望島最近的建設,以及從鯊魚島過來遷徙的過程,還有島上的各項運轉,物資和捕魚情況,以及船隊的停泊和安置等等。
    說實話,有著徐忠在這里總覽這些政務,比之徐長青都是要條理一些。
    徐忠畢竟是徐家的二管家,從事這種紛雜的管理工作已經二三十年,無論經驗手段都是沒得說的。
    但,涉及到大局,涉及到未來規劃,他就不行了。
    不過,徐長青現在需要的就是這種執行能力超強,管理能力沉穩之人,至于規劃和未來,包括領軍,又何須別人?
    此時希望島這邊基本已經平穩下來。
    島上也是設立了幾個捕魚點,物資倉儲都是建立起來,就算比不上鯊魚島那么好捕捉鯊魚,但領隊捕魚的那些輔兵都是老手了,問題不大。
    在島東部的平緩礁石群邊,一處略深的小港灣中,碼頭也是被搭建起來。
    雖說停泊諸多戰船和竹筏有些擁擠,但只要不發生特大風暴,問題應該不大。
    而在希望島東南方七八里之外,有著一片沒有淡水的小島群,里面有著一個不錯的港灣,就算是發生風暴,只要提前過去躲避,問題也不大。
    至于竹筏的停泊就簡單多了,完全是一群海上‘越野車’,直接停在礁石上便是。
    吃完了晚飯,匯報差不多也結束了,徐長青讓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只留下了徐忠自己。
    徐忠之前一直保持著的溫婉笑意很快也是消失不見,憂心忡忡的看向徐長青:“將軍,寧遠那邊,是不是,是不是已經出征了?”
    對徐忠這種老江湖能猜到寧遠的大勢,徐長青絲毫不意外。
    如果猜不到,那才會讓徐長青失望。
    “呼?!?br />    徐長青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卻是極為平靜的看向徐忠道:“忠叔,督臣在今天一早便是誓師出征了,我明早,就要啟程前往錦州前線!”
    “這……”
    徐忠手里的老旱煙袋差點就要掉在地上,片刻才是回神,忙道:“將軍,這,這么急,那……”
    徐忠還想說些什么,徐長青卻是笑著擺了擺手,“忠叔,我知道你的意思??上О?。大勢已定,我們只能服從大勢!”
    說著,徐長青笑著拍了拍忠叔的肩膀:“忠叔,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此次我大明威勢不小,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而且,這對我,對我們徐家而言,是個好機會??!”
    徐忠看著淡然自若、恍若一切盡在掌控的徐長青,又豈能不明白徐長青的意思?
    心中懸著的心也是逐漸安定。
    天可憐見啊,真是祖宗開眼了,徐家有后啊。
    不過,徐忠依然不放心,忙是又仔細對徐長青叮囑了一番。
    畢竟,徐長青縱然英才蓋世,但究竟還是太年輕了,徐忠很害怕徐長青會因為沖動而做出一些不理智、超脫掌控的事情。
    對這,徐長青自是笑著聽著,給足徐忠面子,給與他足夠的信任。
    …
    徐忠離去,趙增金快步進來,興奮道:“將軍,地圖都弄好了!”
    “嗯?”
    徐長青精神也是一振,“掛起來!”
    “好來!”
    趙增金趕忙招呼幾個親隨,小心把地圖掛在了竹墻上。
    地圖很大,足有七八平方,從永平、山海關一線,一直延伸到寧錦、遼河,包括蒙古許多區域。
    當然,除了寧錦這邊是徐長青麾下的夜不收們親自勘測、重新繪制的,其他的,還是根據大明之前的大框架而來。
    但,可不要小看了這簡單的改動。
    從寧遠到錦州這一線,包括覺華島,海上諸多的小島,有名的,沒名的,都是被標準出來,包括一些礁石區,還有海邊的地形地貌,都是有著很清晰的標注。
    放在后世,那有著超強.衛星的年代,這肯定不算什么,但在此時,這絕對是國之重器!
    可以讓軍隊少走不少的彎路!
    徐長青之前便是看過趙增金、二狗、張龍、張虎他們齊心繪制的一部分地圖,說實話,丑陋的無法直視。
    但此時,有了這些秦軍老夜不收油子的精心描繪,完全可以上大臺面了。
    仔細審查幾遍,徐長青也是極為滿意,對趙增金道:“現在繪制幾副了?”
    “差不多兩幅大半了,他們都在連夜趕工,明早上四幅問題不大?!?br />    “四幅嗎?”
    徐長青摸了摸鼻子,“差不多也夠了!告訴那些秦軍的夜不收,明早畫完四幅,我有重賞!”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