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港片中的驅魔警官 > 第一五六章:追查毒販
    通過怨氣凝聚出來的幻境,用陣法將其凝實,這種做法,不得不說,九菊一派的邪門歪道,還是有些想法的。

    至于為什么一下就確定了又是九菊一派所為,因為之前毀滅的小鈴鐺上,明顯有一朵菊花圖案。

    打過幾次交道之后,葉楓對這朵小菊花,簡直是記憶深刻。

    嘉嘉飄出去尋找楚人美的尸體,葉楓將三人捆在屋里之后,自己也轉身走出屋子,四下查看這處奇異的空間。

    轉了一圈發現,這里地方不大,看似好像很大,其實就像是那條陰陽路一樣,籠罩在現實世界虛空中的異空間,所看到的許多景色,都是虛擬的,真正存在的空間,只有小山村五分之一不到的地方。

    主要就是那條羊場小路不知道終點通向哪里,另一頭,盡頭處嘉嘉找到了楚人美的尸身,就埋在那座大陣的正中央。

    雖然對于楚人美到底哪里來的這么大怨氣,葉楓有些不解,但這股怨氣必須要凈化。

    寧可這片異空間毀掉,也不能讓楚人美的怨氣繼續污染水源,否則的話,港島幾百萬人的頭上,等于是隨時懸著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

    隨手將楚人美凈化掉,楚人美的怨氣濃郁的讓人難以置信,但其他方面的能力,幾乎沒有,甚至真正說起來,比最開始的嘉嘉,實力上來說都要差上許多。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有得必有失,倒是對葉楓來說是個好消息。

    清理掉怨氣,只靠陣法的作用,這一處空間撐不了太久,葉楓快速走進屋子里,將所有的霸業公司制毒、販毒的證據帶到身上,至于那三個制毒師,既然做了這一行,就聽天由命吧。

    小路另一頭,走到盡頭,恍然間來到小山村村口處,幸好手機放在天師牌中,掏出來給珍妮打了個電話,告訴她們來村口這邊。

    三人驚疑的走過來,發現葉楓竟然在這邊出現,珍妮三人都奇怪萬分。

    “阿楓,這是怎么回事?”

    珍妮走上來,將衣物遞給葉楓,好奇的問了一句。

    “沒事,就是剛才出現了一些奇怪的事。好了,現在一切都解決了,我們可以離開了?!?br />
    葉楓說著話快速穿好衣服,帶著三人邁步打算離開,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汽車轟鳴聲,葉楓趕緊招呼三人到旁邊草叢中藏起。

    片刻之后,一輛計程車開了過來。

    看到計程車上那熟悉的標志,葉楓一皺眉頭。

    之前在異空間內,那個上年紀的制毒師喊出的名字,就讓葉楓有所懷疑,港島叫阿刁的人雖然有一些,但不會太多。

    如今這輛車子停下來,上面下來的那個年輕人,瞬間與葉楓的懷疑對上了號。

    “咦,怎么回事?今天怎么打不開通道了?”

    只見計程車上下來的那個年輕人,晃著手中一塊玉佩一樣的東西,在眼前晃了一陣,發現沒用,掏出手機打起了電話:“大哥,唔知點回事,通道打唔開咗?!?br />
    也不知道電話那頭說了些什么,年輕人掛掉電話之后,惱怒的揮了揮手拳頭:“真他媽白費力氣,這次獎金泡湯了?!?br />
    說著話,年輕人轉身打算回到車上,開車離開。正這時候,葉楓閃電般沖了上去,一腳將年輕人踹倒在地,反手取出手銬,將年輕人銬住。

    “阿刁,我就說這個名字很耳熟,沒想到果然是你。走吧,正好我也回灣仔,一起回去?!?br />
    “葉,葉警官,你為什么抓我?”

    到了這時候,阿刁還打算嘴硬,葉楓沒跟他廢話,冷哼一聲道:“為什么抓你,等回到警署你就知道了。小明,你幫忙開下車,我們回灣仔?!?br />
    葉楓推著阿刁坐進后座,剛坐進來,珍妮跟著也坐了進來。

    三個人坐在一排,稍微擠了一些,山路并不平穩,珍妮半個身子都靠在葉楓懷里了。

    聞著懷中陣陣幽香,葉楓心里一陣躁動,口中默念靜心咒,好半天才緩過勁來,低頭一看,他沒怎么樣,懷里的珍妮倒是一臉羞紅,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上打了通電話給宋子杰,得到的消息,他們那邊任務也完成的差不多了,幸好發現的早,水源污染沒擴散出去,那條小溪暫時已經被官方封鎖起來。

    源頭雖然已經被清除,但收尾工作還有不少要做,葉楓讓宋子杰帶著自己的伙計先回來,這個山頭的承包商已經霸業公司都要調查,工作量又不小。

    回到警署,得知趙國明已經快撂了,葉楓點點頭,讓珍妮她們先去辦公室等著,親手拎著阿刁來到監控室。

    “怎么?還不打算說實話?你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應該知道我的手段,這么久以來,我手里還沒有破不掉的案子,早點說出來,大家都好過?!?br />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開計程車去接乘客,你憑什么抓我,你要想屈打成招,我一定找律師告你?!?br />
    阿刁到了這時候,還打算嘴硬,葉楓笑了笑,用手一指監控室對面那間屋里的趙國明:“阿刁,你以為我破案靠打?看到那個人沒,上市集團的老總,你覺得你能比他的嘴還要硬?”

    葉楓剛說完話,屋子里的趙國明,瞬身是汗,臉色難看的要命,坐在椅子上,左右搖晃,怎么都安穩不下來。

    片刻之后,猛然間一聲大喊:“我說,我都說?!?br />
    “你,你們這是用了什么妖法?!?br />
    阿刁被趙國明的樣子嚇到了,一臉恐懼,他怎么也想不通,為什么只是坐在漆黑的小屋里,會被嚇成這樣,想到異空間里的那幾具山村老尸,和那位老阿姨...。

    阿刁的臉上,汗珠也滴答下來了。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九菊一派,我只知道,汪東源的侄子汪海背后有個什么組織,很厲害,我這次找的殺手,也是找的那個組織幫忙,至于彭奕行,是甘地,哦,就是楊正祥介紹給我的?!?br />
    說到這,趙國明緩了口氣后繼續說:“不過,我不是他們組織的人,我都有自己的事業,不可能當別人傀儡。但有貨不能不要,多一條渠道,多幾個朋友不是壞事,所以我跟那個組織,也沒少進行交易?!?br />
    李鷹點點頭,笑著走到趙國明面前,遞給趙國明一支香煙,點燃之后,趙國明重重的抽了一口。

    緩了一陣,似乎精神松懈下來,又想到了什么:“哦,對了,我還想到一件事,我聽說甘地最近好像跟一家叫什么霸業的公司有聯系,說是他們手里的貨又好又便宜,還打算介紹我一起進這個渠道的貨?!?/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