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巨富 > 162 世人全醉我獨醒
    好容易擠到證劵交易所的里邊,一個香江的股民看到身邊來了兩個北方佬,還嫌棄的用半白不白的普通話說:“擺脫;離我遠點,我還想多掙幾萬?!?br />
    好吧,和這種已經被勝利沖昏頭腦的人沒啥好說的,向濤帶上苗壯老老實實的避開了些。

    另一邊,向濤還聽到兩個老股民都在哈哈大笑。

    一個還對身邊的朋友說,下午收市后,我請馬殺雞,小妹隨便你挑。

    另一個說,沒問題,上周你大賺好幾十萬,這點錢花不窮你。

    這邊這個還玩笑說,只要你腎氣足,就是每天去一次,我也請得起。

    那位還笑罵:都這么大年紀了,還每天一炮,你要我死啊。

    瞅準了時機,向濤主仆又擠到了顯示頻的前邊。

    這回他能看清楚了,哪家股票漲,哪家股票跌,還給苗壯做介紹。

    一旁忽然有人驚呼:“向濤,你怎么又來了?”

    向濤循聲望過去,第一排的座位上,赫然坐著師傅龔如辛婆家的兩位侄子,王文翰和王文玉兩位,他倆的身邊,還有好幾個公子哥模樣的人。

    王文翰再問:“你怎么又來了,是不是目的沒達到,還賊心不死?”

    其他幾個公子還有些好奇,問這個小北佬什么背景,怎么回事?

    王公子就把向濤拜師她嬸娘龔如辛的事,簡略的給朋友們說了。

    一干公子這才恍然:“哦,原來就是他啊?!?br />
    一群人還對向濤上一眼;下一眼的看了片刻。

    向濤被問的火起:“這不是你家王家的私宅,我怎么就不能過來?”

    “有道理!”

    二代們又不懷好意的起哄,還嘲諷兩位王公子,說他們第一局就輸了。

    性格暴躁的王文玉作勢就要揮拳上來,被苗壯一把握住了他的拳頭,任憑他怎么掙扎都無濟于事。

    這下二代門都看出來了,苗壯是有真功夫的。

    向濤一個眼色,苗壯知趣的把手松開,這回王文玉已經是嚇的小臉發白了、退下后一句話都不敢說。

    王文翰:“好吧,你來這里干什么,你又沒錢?!?br />
    “旅游嘛,過來看看。這里是香江最大的證券交易市場,我是當然要過來看看,看香江的股民有多瘋狂?!?br />
    向濤想著和王公子還沾著點關系,他還好心提醒:“王公子,適可而止吧,該收手了。現在連我這個外行都看出來,股市瘋狂的過頭了?!?br />
    說這話向濤斷定是沒有人會聽的,他之所以說,就是要在將來堵住師傅她老公王得輝的嘴,免得他師傅難做人。

    果然有二代呵呵一笑說,又來個股評家,而且還是北方的,請問你們那里有股票嗎?

    向濤說有點,但不多。

    另一個二代還訕笑說:那不就結了,你自己都說了是個外行,那就知趣點閉嘴吧,這里誰都比你懂的多。

    既然話不投機,向濤四處張望,想找個去樓上vap的通道。

    又有二代嘲諷:“看什么,早上稀粥喝多了吧,衛生間在那邊?!?br />
    “不是,我是想找去樓上貴賓室的通道?!?br />
    哈哈哈,二代們又是一陣哄笑,還有人說這是他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一個剛剛從大陸過來的北佬,還想去貴賓室炒股,簡直是讓人笑掉大牙。

    有人還提醒說,貴賓室最少開戶資金為兩百萬港幣,你有嗎?

    “哎;巧了,我正好有兩百萬?!彼低?,向濤就帶著苗壯走了。

    “他會有兩百萬?”王文玉看到向濤走了,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他要是有兩百萬港元,我都能把包船王的公司給全部買下來?!?br />
    貴賓室,向濤總算是找到了狂世雄。

    在隔音絕好的小會議室里,兩人互相問好。

    鄺世雄還有些顯擺的說,向先生;您的資金已經達到三百萬,現在股市呈現慢牛上升的趨勢,我建議您在持有一段時間。

    這是我們銀行的分析師,以及我個人一致的看法。

    “不,今天你就替我把股票全部拋掉?!?br />
    鄺世雄說;您太謹慎了,這時候你不能拋掉股票啊,要知道現在是慢牛行情,股票還是在慢慢的往上升。

    拋掉的話,有很大的幾率會錯失收益的。

    嘚吧嘚,嘚吧嘚,鄺世雄滿嘴理論,把向濤都說煩了。

    “向先生,請接受一個專業人士最誠懇的忠告!”鄺世雄一副你不聽,你就是昏君的架勢。

    向濤狠狠的拍了幾下沙發的扶手:“鄺世雄先生,你現在必須要聽資金主人的命令,不然的話,我不介意換一個交易員?!?br />
    鄺世雄這才醒悟過來,他只是個操盤手,而不是資金的主人,每權利在這里指手畫腳。

    他心里一陣暗嘆,起身朝向濤彎腰鞠躬:“對不起;向先生,我再也不會這樣了?!?br />
    隨后他又問向濤,后續有啥操作的?

    “不急,我要再看看,看看后續的行情?!?br />
    等鄺世雄走了,苗壯還像是看大熊貓似的盯著向濤,“你在這邊還有三百萬?連帶內地的資產,你現在已經是五百萬的富翁了?”

    資產已經到達五百萬了,不枉這一年來的辛苦,向濤的心里還有幾分小小的得意,“怎么,你老板不像嗎?”

    “嘿嘿,是有點不像?!泵繾臣絳擔骸澳憬派系惱饉誆夾?,表明了你就是個山林鎮的小農民,就是在魔都市里也會被人瞧不起的,何況是更發達的香江?!?br />
    向濤一點也不以為意,還稱做過魚販子,還自己養豬養雞,南北販賣農副產品,不是農民又是啥?

    半個小時過去了,鄺世雄還沒過來,又過了半個小時,快要到接近早市結束時,鄺世雄終于來了。

    他給向濤匯報說股票已經全部拋售一空,共收回資金302萬港元,已經開始做空股指。

    向濤:“看看,不過就300萬的股票,竟然賣了快一個小時,這說明什么,說明股市的資金已經用光了?!?br />
    鄺世雄嘴上答應,可他心里還嘀咕,你又不是專業的,我憑什么相信你?!暗茸虐?,有你哭的時候?!?/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