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玄幻奇幻 > 重生之巨富 > 162 世人全醉我独醒
?    好容易挤到证劵交易所的里边,一个香江的股民看到身边来了两个北方佬,还嫌弃的用半白不白的普通话说:“摆脱;离我远点,我还想多挣几万?!?br>
    好吧,和这种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的人没啥好说的,向涛带上苗壮老老实实的避开了些。

    另一边,向涛还听到两个老股民都在哈哈大笑。

    一个还对身边的朋友说,下午收市后,我请马杀鸡,小妹随便你挑。

    另一个说,没问题,上周你大赚好几十万,这点钱花不穷你。

    这边这个还玩笑说,只要你肾气足,就是每天去一次,我也请得起。

    那位还笑骂: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每天一炮,你要我死啊。

    瞅准了时机,向涛主仆又挤到了显示频的前边。

    这回他能看清楚了,哪家股票涨,哪家股票跌,还给苗壮做介绍。

    一旁忽然有人惊呼:“向涛,你怎么又来了?”

    向涛循声望过去,第一排的座位上,赫然坐着师傅龚如辛婆家的两位侄子,王文翰和王文玉两位,他俩的身边,还有好几个公子哥模样的人。

    王文翰再问:“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目的没达到,还贼心不死?”

    其他几个公子还有些好奇,问这个小北佬什么背景,怎么回事?

    王公子就把向涛拜师她婶娘龚如辛的事,简略的给朋友们说了。

    一干公子这才恍然:“哦,原来就是他啊?!?br>
    一群人还对向涛上一眼;下一眼的看了片刻。

    向涛被问的火起:“这不是你家王家的私宅,我怎么就不能过来?”

    “有道理!”

    二代们又不怀好意的起哄,还嘲讽两位王公子,说他们第一局就输了。

    性格暴躁的王文玉作势就要挥拳上来,被苗壮一把握住了他的拳头,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这下二代门都看出来了,苗壮是有真功夫的。

    向涛一个眼色,苗壮知趣的把手松开,这回王文玉已经是吓的小脸发白了、退下后一句话都不敢说。

    王文翰:“好吧,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又没钱?!?br>
    “旅游嘛,过来看看。这里是香江最大的证券交易市场,我是当然要过来看看,看香江的股民有多疯狂?!?br>
    向涛想着和王公子还沾着点关系,他还好心提醒:“王公子,适可而止吧,该收手了。现在连我这个外行都看出来,股市疯狂的过头了?!?br>
    说这话向涛断定是没有人会听的,他之所以说,就是要在将来堵住师傅她老公王得辉的嘴,免得他师傅难做人。

    果然有二代呵呵一笑说,又来个股评家,而且还是北方的,请问你们那里有股票吗?

    向涛说有点,但不多。

    另一个二代还讪笑说:那不就结了,你自己都说了是个外行,那就知趣点闭嘴吧,这里谁都比你懂的多。

    既然话不投机,向涛四处张望,想找个去楼上vap的通道。

    又有二代嘲讽:“看什么,早上稀粥喝多了吧,卫生间在那边?!?br>
    “不是,我是想找去楼上贵宾室的通道?!?br>
    哈哈哈,二代们又是一阵哄笑,还有人说这是他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一个刚刚从大陆过来的北佬,还想去贵宾室炒股,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

    有人还提醒说,贵宾室最少开户资金为两百万港币,你有吗?

    “哎;巧了,我正好有两百万?!彼低?,向涛就带着苗壮走了。

    “他会有两百万?”王文玉看到向涛走了,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他要是有两百万港元,我都能把包船王的公司给全部买下来?!?br>
    贵宾室,向涛总算是找到了狂世雄。

    在隔音绝好的小会议室里,两人互相问好。

    邝世雄还有些显摆的说,向先生;您的资金已经达到三百万,现在股市呈现慢牛上升的趋势,我建议您在持有一段时间。

    这是我们银行的分析师,以及我个人一致的看法。

    “不,今天你就替我把股票全部抛掉?!?br>
    邝世雄说;您太谨慎了,这时候你不能抛掉股票啊,要知道现在是慢牛行情,股票还是在慢慢的往上升。

    抛掉的话,有很大的几率会错失收益的。

    嘚吧嘚,嘚吧嘚,邝世雄满嘴理论,把向涛都说烦了。

    “向先生,请接受一个专业人士最诚恳的忠告!”邝世雄一副你不听,你就是昏君的架势。

    向涛狠狠的拍了几下沙发的扶手:“邝世雄先生,你现在必须要听资金主人的命令,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换一个交易员?!?br>
    邝世雄这才醒悟过来,他只是个操盘手,而不是资金的主人,每权利在这里指手画脚。

    他心里一阵暗叹,起身朝向涛弯腰鞠躬:“对不起;向先生,我再也不会这样了?!?br>
    随后他又问向涛,后续有啥操作的?

    “不急,我要再看看,看看后续的行情?!?br>
    等邝世雄走了,苗壮还像是看大熊猫似的盯着向涛,“你在这边还有三百万?连带内地的资产,你现在已经是五百万的富翁了?”

    资产已经到达五百万了,不枉这一年来的辛苦,向涛的心里还有几分小小的得意,“怎么,你老板不像吗?”

    “嘿嘿,是有点不像?!泵缱臣绦担骸澳憬派系恼馑诓夹?,表明了你就是个山林镇的小农民,就是在魔都市里也会被人瞧不起的,何况是更发达的香江?!?br>
    向涛一点也不以为意,还称做过鱼贩子,还自己养猪养鸡,南北贩卖农副产品,不是农民又是啥?

    半个小时过去了,邝世雄还没过来,又过了半个小时,快要到接近早市结束时,邝世雄终于来了。

    他给向涛汇报说股票已经全部抛售一空,共收回资金302万港元,已经开始做空股指。

    向涛:“看看,不过就300万的股票,竟然卖了快一个小时,这说明什么,说明股市的资金已经用光了?!?br>
    邝世雄嘴上答应,可他心里还嘀咕,你又不是专业的,我凭什么相信你?!暗茸虐?,有你哭的时候?!?/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