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未分类 > 万界基因 > 第388章血债血偿
    雪鹤深深地看了江岸一眼,道:“原来你想要生命之水!”

    “这是一个约定,男人嘛,就得信守承诺!”江岸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天底下我是最守信之人的模样。

    下一刻,雪鹤道:“你可以早说,若是你早说,之前你见我的时候,我就可以给你,何须等到现在?”

    江岸:“……”

    “我听说初代天使就是用生命之水创造出来的,它应该很珍贵的,你会给我?”江岸明显不相信。

    据江岸所知,攻打战争神殿遇到的那些魔龙王、魔虎王等魔物,就是用魔化之后的生命之水创造出来的。生命之水,也是创造之水,长生之水,作用极大。

    雪鹤道:“我好歹也是天堂的左翼天使长,区区几滴生命之水自然是有的。你想要,给你就是!”

    江岸看着雪鹤,道:“这可是你说的,我要你就给!”

    雪鹤点头,道:“我不喜欢和小孩子开玩笑?!?br />
    江岸:“……”

    下一刻,江岸慢悠悠地拿出一个瓶子。不是玉瓶,不是宝瓶,不是琉璃瓶,而是一个矿泉水瓶。

    “那就给我来一瓶!”江岸一边说着,一边把矿泉水瓶递向了雪鹤。

    雪鹤:“……”

    雪鹤看着江岸手里的矿泉水瓶,美目微凝,足足愣神了三秒钟!

    回过神来之后,她看着江岸,问道:“你确定是认真的?”

    江岸认真地道:“当然是认真的!”

    雪鹤有些无语,先不说江岸敢狮子大开口,想要一瓶。单是要用矿泉水瓶装生命之水,就让她无言以对。

    江岸道:“雪姨,你该不是要反悔吧?你身为左翼天使长,可不能食言?!?br />
    雪鹤冷冷一笑,道:“我跟你爸交情不错,但你知道当初我给了他多少生命之水吗?”

    江岸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但以你们的交情,你恐怕给了十瓶八瓶吧,不然就是你小气了?!?br />
    雪鹤一阵白眼,道:“你以为生命之水是矿泉水吗?就算是你爸,我也只给了十滴?!?br />
    江岸一本正经地道:“那我和我爸不一样!想让我撤军,先用生命之水把这矿泉水瓶灌满?!?br />
    雪鹤听后,神色有些冷,道:“好,这个条件我答应你。若是你得了生命之水以后,不让他们撤军,别怪我以长辈的身份收拾你!”

    江岸笑微微一笑,道:“我好歹也是一代至尊,说话自然算数,不像你们天堂那样?!?br />
    雪鹤轻哼一声,离开了星际战舰。没过多久,她回来了,带着满满一矿泉水瓶的生命之水。

    “拿着?!毖┖姿坪跤行┎磺樵?。

    江岸则是笑容满面,拿过生命之水,仔细打量了两眼,然后把它收了起来。

    雪鹤看着江岸,道:“身处不同的阵营,利益不同,身不由己,你就别怪我了!现在,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江岸点点头,道:“行,我让他们撤军!”

    看到江岸答应得这么爽快,雪鹤反倒愣住了。她打量了江岸两秒,感觉这小子是不是在搞什么鬼?

    别的人无所谓,但是和江岸打交道必须多一个心眼。这小子虽然年轻,但心机堪比活了几千岁的老家伙,绝不能以常人手段对待。

    “那就走?!?br />
    “走啊?!?br />
    “走?!?br />
    米迦勒、加百列依然在和不朽者风、云对峙,这是一个相持阶段,谁都没有贸然动手。

    当雪鹤带着江岸出现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了过来。

    那一刻,江岸成了焦点!

    对面,就是战争神殿,里面全是联盟大军,数不胜数!

    雪鹤就站在江岸身后,道:“喊话吧!”

    江岸听后,立刻高喊道:“我是江岸,现在我以征西大元帅的身份命令大军后撤。你们千万不要想着死守战争神殿,死守圣泽兰星系,更不用顾忌我还在他们手里!死我一个江岸不要紧,还会有千千万万个江岸崛起……”

    雪鹤越听眉头越皱,说着说着,这话似乎就变味了!

    “住口!”她赶紧阻止了江岸。

    江岸看着雪鹤,道:“怎么了,我在劝他们撤军呢!”

    对面,联盟大军不为所动,依然是一种随时准备开战的节奏!

    江岸摆了摆手,道:“话我已经说了,他们不撤兵,我也没有办法!”

    米迦勒也开口,和不朽者风云对话,用江岸威胁银河联盟撤军。

    风、云的态度很坚决,撤军可以,先放了江岸!

    而米迦勒的态度是,若是不撤军,那他可就保证江岸的安全。

    又是一次僵持!

    江岸再次被带回到光天使军团,这一次,米迦勒亲自与江岸对话。

    他盯着江岸,道:“你如此年纪就成了银河联盟里最年轻的至尊,这种速度,连你爸银河战神都赶不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掌握着什么样的秘密?”

    说完,他身上发出一道光,朝着江岸席卷而去,直指江岸的脑海处。

    脑海深处,有一个人最深层的秘密,包括记忆!

    此刻,米迦勒就是要穿透江岸的脑海,读取江岸的记忆。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当他要读取江岸的记忆的时候,脑海里突然风起云涌,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出现,和他产生碰撞!

    “禁忌法阵?”

    米迦勒有感,面色微变!

    他看了江岸一眼,这真是一个狠人,在脑海最深处布置了一个禁忌法阵。一旦记忆被外人读取,就会触发那个法阵,然后产生爆炸。

    那个时候,江岸整个人就会落得生死道消的下??!

    米迦勒脸色低沉,启动不朽级别的力量,试图破掉那个布置在江岸脑海深处的禁忌法阵。

    随着法阵的力量暴增,江岸整个人颤抖起来,最终口中有鲜血咳出!

    而他的气息,也逐渐虚弱起来!

    米迦勒不免懊恼,他乃一个不朽级的强者,竟然没有破掉那个禁忌法阵的完美办法!

    到他用暴力破掉那个法阵的时候,江岸整个人也会轰然而碎,荡然无存!

    目前,他的目的不是弄死江岸。只有活着的江岸,才最有价值!

    江岸吐了几口血,身体很虚弱,但眼神坚定,道:“有本事你弄死我?”

    米迦勒神情一凝,道:“你以为我不敢?”

    就在这时苍穹之上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鸟人,敢动我儿子,我要你血债血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