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科幻靈異 > 鬼差直播升職記 > 第868章 神秘的血甲人
    七級冰雪神國被滅國了,滅的悄無聲息,國內所有的頂尖力量全被殺死,國主雪諾以及其所有兒子皆是慘死,無一人生還。

    有人看見,是四十四個穿著血色鎧甲,帶著神秘面具的人,也有人說,只有三個人,更夸張的更是只有一個人。

    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當日天諾神國的一位虎牙將軍也在那里,初級戰師,堪比七級神國國主的不死戰士也死在了那里。

    雖然被天諾國強行壓了下來,但還是有當初那場戰斗的幸存者無意中說漏了嘴,因為血腥味撲鼻,率先發現的是冰雪神國的外圍人,當天諾國的人趕來,想要隱蔽這一消息已經晚了。

    這個消息可太大了,無論什么神國的人在聽到的第一件就是笑了,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謠言。

    隨著消息的不斷核實,他們直接癱坐了,仿佛神話故事一樣。

    九級神國的不死戰士,原來是可以被殺死的,那個神國已經成為了天,成為了壓榨他們的習慣,高高在上。

    可有一天有人說,殺死他們輕而易舉,甚至連復活的可能都沒有,你又怎么能不震驚。

    究竟是誰,或者是,那個勢力發現了天諾國的死穴和弱點,開始了嘗試,自十三年前,兩個八級神國的打壓后,無人再敢捋胡須,今天又是怎么了。

    如果那些人是可以殺死的話,豈不是說……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起了別樣的心思,他們之所以屈服那位九級神國的壓迫,最主要的就是其國主是唯一一個高級戰師,手下有一群打不死的戰士。

    如果可是殺死的話,如此眾多的八級乃至七級神國,豈不要顛倒乾坤,重塑新世界了。

    天諾神國更是派出了無數人的強者開始尋找線索,想要將那些人抓回來,這股威脅太大了,大的有可能撼動他們的統治。

    月瀾國!

    芍文山的實力和蘇湛一樣,境界掉落到初級戰師,身中封鎖劇毒,最多只能發揮出初級戰師五成的實力,還是不持久的。

    身邊當初的老部下也死的只剩下兩個,皆是初級戰師的修為,一為呂慈,二為仲達。

    在聽完小女兒的話后,芍文山也感覺單純傻白甜的女兒被人騙了,恐怕背鍋,但一想雪諾那種人,估計就算明白是別人借刀殺人,也會前來討要一個公道的。

    沒辦法,迅速集結有生力量,并讓呂慈帶著蜻蜓先行逃了出去,只留下仲達和他,等著人家大兵壓境,做生死之戰。

    只是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冰雪神國被滅國的消息,所有人慘死,連著天諾國的將軍也有,一時之間,頓時愣住了。

    這是開玩笑的嗎?

    他猛的想起來女兒所所說的話,那為首的陌生年輕人說要替她滅了冰雪國,難不成,還真是他?

    那個人究竟是誰,之后他也讓女兒畫出來那幾個人的畫像,都是很陌生的,別說女兒,自己都沒見過。

    估計接下來一段時間要大亂了,七級國家的滅亡,不知道會分離崩析成什么樣,底下牽扯的國家和勢力太多,和當初的自己一樣,又是一番搶地盤抱大腿的事了。

    下午時候,天諾國的人便來了,是兩位將軍以及諸多戰士,詢問雪九死亡之事,芍文山也不是傻子,目前最主要的是就是將自己與這件事脫離干凈,只好說雪九想輕薄女兒,被自己發現給殺死,如今集結力量準備抵抗,其余不知。

    他們檢查了一遍,并勒令讓蜻蜓回歸,親自詢問,早打好招呼的蜻蜓對答如流,才勉強蒙混過關。

    偵查團再度檢查了芍文山的身體以及各種強者的情況,率先排除了他們作案的嫌疑,尤其是臨別之際,芍文山說,是不是有人想借刀殺人,讓的他們的思緒引向了與月瀾國不好的神國,最好是七級乃至八級的。

    因為只有這樣的力量,才能悄無聲息的滅掉七級神國,見著他們沉吟的樣子,芍文山便知道成了。

    送走了他們,芍文山立馬叫來女兒以及兩個部下,在密室里讓她將那日的情況再好好說一遍。

    “你說,你是在你姐姐墳前不遠處碰見他們的?”

    “對!”

    “你打了他,他還跟你道歉?”

    “嗯,像個傻子似的跟我說對不起,我還以為他真的喜歡我呢,因為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對,就像,對,父皇,就像你看我的樣子,是一種疼愛,而不是喜歡,復雜而又清澈?!彬唑巡鉤淶?。

    芍文山頓時眉頭緊鎖,背著手來回踱步。

    “國主,會不會是——”呂慈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猶豫道。

    芍文山的腳步頓時停下來,他也想到了那個人,可是女兒的畫像也不像,更重要的是,他已經死了,就算不死,也可能龜縮在某個角落里舔舐著身上的傷口。

    那年他被打成那樣,被護著逃出去已經是萬幸了,更不用說還有追殺隊伍,短短十三年間,自己的傷都無法恢復,更別提他。

    而且還能輕而易舉的滅掉一個七級國家那么多的力量,還有不死戰士,這不像他狂妄的性格,如果是以前,一定早就跳出來,喊著復仇。

    不是說了嗎,那些人人數很多,都帶著面具,人們稱他們為血甲人,為首的散發的是中級戰師的修為,拿著血劍。

    這應該是一個新的勢力,之前一直蟄伏,或許,是兩批人,和女兒說話的那些人只是巧合的遇上了這件事。

    可話又說回來,天諾神國的虎牙將軍,怎么會被殺死?還留下一顆頭顱做炫耀。

    天,似乎要變了。

    蜻蜓不知道呂慈叔叔說的是誰,但有一點她是高興的,那就是再也沒有人能纏著她,煩她了,也不用擔心月瀾國因為自己招來災難,縈繞在她頭頂的烏云似乎一下子就消散了,讓的整個人都開心了許多。

    趴在窗前,看著頭頂的明月,她腦海中則是不斷回想著,那個陌生的年輕人對她所說的話。

    “你會快快樂樂的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會有自己喜歡的人,沒人會逼你的,我們這就去滅了冰雪神國?!?br />
    然后,冰雪神國就被滅國了,會不會太巧合了?

    還有那個人看自己的眼神,當初抓住他手臂一刻的安全感,對自己的承諾,他到底是誰?不會真的有人偷偷喜歡自己,然后干掉情敵吧。

    哎呀,想想好羞澀。

    蜻蜓一下子捂住臉,坐在椅子上跺著小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