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科幻灵异 > 鬼差直播升职记 > 第868章 神秘的血甲人
?    七级冰雪神国被灭国了,灭的悄无声息,国内所有的顶尖力量全被杀死,国主雪诺以及其所有儿子皆是惨死,无一人生还。

    有人看见,是四十四个穿着血色铠甲,带着神秘面具的人,也有人说,只有三个人,更夸张的更是只有一个人。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当日天诺神国的一位虎牙将军也在那里,初级战师,堪比七级神国国主的不死战士也死在了那里。

    虽然被天诺国强行压了下来,但还是有当初那场战斗的幸存者无意中说漏了嘴,因为血腥味扑鼻,率先发现的是冰雪神国的外围人,当天诺国的人赶来,想要隐蔽这一消息已经晚了。

    这个消息可太大了,无论什么神国的人在听到的第一件就是笑了,这是不可能的,一定是谣言。

    随着消息的不断核实,他们直接瘫坐了,仿佛神话故事一样。

    九级神国的不死战士,原来是可以被杀死的,那个神国已经成为了天,成为了压榨他们的习惯,高高在上。

    可有一天有人说,杀死他们轻而易举,甚至连复活的可能都没有,你又怎么能不震惊。

    究竟是谁,或者是,那个势力发现了天诺国的死穴和弱点,开始了尝试,自十三年前,两个八级神国的打压后,无人再敢捋胡须,今天又是怎么了。

    如果那些人是可以杀死的话,岂不是说……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起了别样的心思,他们之所以屈服那位九级神国的压迫,最主要的就是其国主是唯一一个高级战师,手下有一群打不死的战士。

    如果可是杀死的话,如此众多的八级乃至七级神国,岂不要颠倒乾坤,重塑新世界了。

    天诺神国更是派出了无数人的强者开始寻找线索,想要将那些人抓回来,这股威胁太大了,大的有可能撼动他们的统治。

    月澜国!

    芍文山的实力和苏湛一样,境界掉落到初级战师,身中封锁剧毒,最多只能发挥出初级战师五成的实力,还是不持久的。

    身边当初的老部下也死的只剩下两个,皆是初级战师的修为,一为吕慈,二为仲达。

    在听完小女儿的话后,芍文山也感觉单纯傻白甜的女儿被人骗了,恐怕背锅,但一想雪诺那种人,估计就算明白是别人借刀杀人,也会前来讨要一个公道的。

    没办法,迅速集结有生力量,并让吕慈带着蜻蜓先行逃了出去,只留下仲达和他,等着人家大兵压境,做生死之战。

    只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冰雪神国被灭国的消息,所有人惨死,连着天诺国的将军也有,一时之间,顿时愣住了。

    这是开玩笑的吗?

    他猛的想起来女儿所所说的话,那为首的陌生年轻人说要替她灭了冰雪国,难不成,还真是他?

    那个人究竟是谁,之后他也让女儿画出来那几个人的画像,都是很陌生的,别说女儿,自己都没见过。

    估计接下来一段时间要大乱了,七级国家的灭亡,不知道会分离崩析成什么样,底下牵扯的国家和势力太多,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又是一番抢地盘抱大腿的事了。

    下午时候,天诺国的人便来了,是两位将军以及诸多战士,询问雪九死亡之事,芍文山也不是傻子,目前最主要的是就是将自己与这件事脱离干净,只好说雪九想轻薄女儿,被自己发现给杀死,如今集结力量准备抵抗,其余不知。

    他们检查了一遍,并勒令让蜻蜓回归,亲自询问,早打好招呼的蜻蜓对答如流,才勉强蒙混过关。

    侦查团再度检查了芍文山的身体以及各种强者的情况,率先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嫌疑,尤其是临别之际,芍文山说,是不是有人想借刀杀人,让的他们的思绪引向了与月澜国不好的神国,最好是七级乃至八级的。

    因为只有这样的力量,才能悄无声息的灭掉七级神国,见着他们沉吟的样子,芍文山便知道成了。

    送走了他们,芍文山立马叫来女儿以及两个部下,在密室里让她将那日的情况再好好说一遍。

    “你说,你是在你姐姐坟前不远处碰见他们的?”

    “对!”

    “你打了他,他还跟你道歉?”

    “嗯,像个傻子似的跟我说对不起,我还以为他真的喜欢我呢,因为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就像,对,父皇,就像你看我的样子,是一种疼爱,而不是喜欢,复杂而又清澈?!彬唑巡钩涞?。

    芍文山顿时眉头紧锁,背着手来回踱步。

    “国主,会不会是——”吕慈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犹豫道。

    芍文山的脚步顿时停下来,他也想到了那个人,可是女儿的画像也不像,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死了,就算不死,也可能龟缩在某个角落里舔舐着身上的伤口。

    那年他被打成那样,被护着逃出去已经是万幸了,更不用说还有追杀队伍,短短十三年间,自己的伤都无法恢复,更别提他。

    而且还能轻而易举的灭掉一个七级国家那么多的力量,还有不死战士,这不像他狂妄的性格,如果是以前,一定早就跳出来,喊着复仇。

    不是说了吗,那些人人数很多,都带着面具,人们称他们为血甲人,为首的散发的是中级战师的修为,拿着血剑。

    这应该是一个新的势力,之前一直蛰伏,或许,是两批人,和女儿说话的那些人只是巧合的遇上了这件事。

    可话又说回来,天诺神国的虎牙将军,怎么会被杀死?还留下一颗头颅做炫耀。

    天,似乎要变了。

    蜻蜓不知道吕慈叔叔说的是谁,但有一点她是高兴的,那就是再也没有人能缠着她,烦她了,也不用担心月澜国因为自己招来灾难,萦绕在她头顶的乌云似乎一下子就消散了,让的整个人都开心了许多。

    趴在窗前,看着头顶的明月,她脑海中则是不断回想着,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对她所说的话。

    “你会快快乐乐的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会有自己喜欢的人,没人会逼你的,我们这就去灭了冰雪神国?!?br>
    然后,冰雪神国就被灭国了,会不会太巧合了?

    还有那个人看自己的眼神,当初抓住他手臂一刻的安全感,对自己的承诺,他到底是谁?不会真的有人偷偷喜欢自己,然后干掉情敌吧。

    哎呀,想想好羞涩。

    蜻蜓一下子捂住脸,坐在椅子上跺着小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