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科幻灵异 > 女战神的黑包群 > 第1340章 大郎,该喝药了6
?    宋婶子那边来了生意,也顾不上东姝这边。

    东姝回家之后,先去看了看面发的怎么样了。

    对比上午的时候,还差了一点时间。

    东姝也不急着现在就去揉团,然后上屉。

    而是先把调料都放到桌上,整理了一番,又看了看智脑上面的一些操作流程。

    把流程看过了之后,东姝又脚步匆匆的去了后院看了看那个原主家祖传下来的坛缸。

    之前就是简单看过,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坛缸里面还另有乾坤。

    坛缸的中间,其实是可以放碳火的。

    然后是一圈厚厚的瓷器隔离层,把火与放卤子和肉的位置分隔开来。

    这样的话,坛缸不需要放到火上加热。

    只需要正常的放碳火,然后就可以保证足够的温度。

    保证一天下来,卤肉都是温热的,这就足够用了。

    既然决定要重振卤肉事业了,这个坛缸东姝也得给搬出来。

    虽然很大,原主又瘦弱一些,但是东姝力气大啊。

    再加上,原主其实也不算是特别矮,大约有175左右的样子。

    所以,只是瘦一些,摆弄这个大坛缸还是轻松的。

    将它拿出来,里外好好的洗涮了几遍之后,便放到一边开始进行晾晒。

    坛缸是有盖子的。

    只是这个盖子,好像是在耳房的杂货里。

    东姝过去把这个盖子找了出来,然后洗干净了。

    接着才去前院看看自己的面发的怎么样了。

    洗干净了手,按了一下面。

    松软弹绵。

    发的正是时候。

    可以开始揉团,然后上屉。

    准备晚上的这一波生意了。

    有了上午的那一波操作之后,下午的这一波,东姝就顺手多了。

    原主可能力气不够,所以一次能揉的大面团不多,但是到了东姝这里,一下子来一盆面,都是轻松的揉搓,然后弹按。

    面团在东姝的手里,就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样。

    泛着微微黄的面团,带着干面粉一起,来回在空气之中弹跳。

    东姝的手很有力,也很稳。

    不停的揉搓,按弹,然后再将面团弹起来,抻直之后,再揉下去。

    保证面筋道的同时,又不会过分揉搓,以免真的搓成了面筋。

    这个时代的面粉,并不像是后世,又是加了这个,加了那个。

    如今的面粉,泛着小麦的微黄色。

    算是十分原生态的面粉。

    东姝两只手齐活动,就像是在摆弄一样艺术品一般。

    此时东姝一边摆弄着这些,一边在心里想着。

    如果自己当众蒸馒头的话,会不会多吸引一些客户呢?

    就像是后世的各种直播啊,或是其它软件。

    为了圈粉,都搞出各种花样,还有噱头之类的。

    不过想了想,还是脚踏实地一些吧。

    只要自己的卤肉真的能研究明白。

    以后这个香味,可以飘很远。

    到那个时候,客户自然会顺着香味过来。

    晚上的馒头上屉,然后烧火,蒸熟。

    接着傍晚的时候,街道上就热闹了起来。

    往来的人群不少,或是去隔壁买两把花生,一点瓜子,或是去割一块肉并两块骨头,还有去旁边挑一点新鲜的蔬菜的。

    东姝旁边的铺子门口,就有个大叔在卖蔬菜。

    东姝趁着客流还没上来,先去买了点,又去李大胆那里割了些肉。

    “割这么多?”看到东姝一割二十多斤,李大胆还吓了一跳。

    从前精打细算的刘大郎,如今居然奢侈了起来?

    “嗯,想把祖传的卤肉方子捡起来,所以多买点回去尝试一下?!倍故谴蟠蠓椒降氖祷笆邓?。

    李大胆让李小刀帮着割了肉,然后才抿着唇,压低了声音说道:“大郎啊,我今天瞧着你家那位,去了冯府了?!?br>
    李大胆是过去给冯府送肉,所以从后门进的,然后就看到肖心莲也过去了。

    看着肖心莲如今都光明正大的进出冯府了,李大胆看完,心里很不是滋味。

    毕竟刘大郎这两年对肖心莲怎么样,大家也都看的见。

    可是这肖心莲如今……

    李大胆也不知道该怎么样说。

    他之前也提醒过了,可是刘大郎不信,他也是没办法了。

    今天也是出于好心,毕竟东姝买了二十多斤肉了。

    而且还有挑一些其它肉类的意思,所以李大胆想了想,还是好心提醒一下。

    对此,东姝点点头应道:“嗯,已经分开了,以后各过各的,她怎么样,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了?!?br>
    东姝并没有说太多,本来就是两个人的感情问题,也没必要闹的街坊邻居全知道。

    如今这样说一句,也只是让其它人知道,他跟肖心莲已经没有关系了。

    以后真的就是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碍着谁了。

    一听东姝这样说,而且看着东姝面色平静,李大胆表示自己也是看不明白了。

    一般男人头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都会受不了。

    早年李大胆也娶了个媳妇,结果跟个文弱书生跑了。

    当时也就是对方跑的快,自己没抓到人,不然抡起屠刀,一刀一个小朋友,一个也别想跑。

    如今想想,李大胆还觉得脑袋上绿的发慌。

    可是,东姝一脸平静。

    就像是肖心莲只是一个路人而已,与他无关。

    李大胆表示看不懂。

    看着东姝买了肉,又买了排骨,还买了鸡和鸭,不由瞪大了眼睛,也顾不上想肖心莲的事情:“你这是……”

    化情伤为食欲吗?

    “这些都是用来熬制老汤的?!辈簧婕暗交艿亩?,东姝也不会藏着掖着。

    跟李大胆说了一下,然后便提着东西回自己那边了。

    把东西放到厨房,然后东姝这边就差不多可以开窗口做生意了。

    李大胆那边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主要还是,东姝如今这样平静……

    不行,他得找个人说说八卦去。

    瓜不能他一个人吃啊。

    “臭小子,看着摊?!崩畲蟮ń淮艘幌吕钚〉?,然后便揣着手去找旁边的摊主聊天去了。

    而东姝对此,并不关心。

    将晚上蒸的四屉馒头全部卖光,然后收拾好窗口,还有家里的东西,便开始去研究,老汤要怎么样熬制。

    想做出美味可口,又让人把持不住的卤肉,卤汁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同样是肉,要用怎么样的料调出更香的味道,才是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