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二八六章 阿茶戰三骨(第二更求訂閱)
?    “護吾主阿茶?!?br>
    石殿里,鬼將們抽刀大喝,井然有序地堵在寬闊殿門,對著那具悠悠走來的白骨如臨大敵。

    陰氣滾滾,石殿里一股白色寒霜蔓開,氣溫驟降。

    “簌、簌”

    插在白骨身上的青白二劍亮起兩道破空聲。

    白、青二劍在白骨頭上上下顫動,響起尖銳劍鳴。

    白骨抬手,然后落下。

    動作晦澀,卻有種不可匹敵的勢。

    “嗡嗡”

    白青二劍陡然化作漫天劍氣,哧哧地朝著嚴陣以待的鬼將們破空而去。

    “退下?!?br>
    赤發女人阿茶挑眉輕聲道了一句。

    不過時候晚了些。

    劍光鋪天蓋地。

    “噗”“噗”“噗”

    劍光所過,魂飛魄散。

    那些鬼將,盡管強,卻在劍光之下,不過一招一敵。

    局勢就這么猝然打了起來,劍光呼嘯,連石殿都被射的千瘡百孔。

    “咯吱”“咯吱”

    白骨走進了石殿,詭異的靜謐。

    女人阿茶慵懶而精致的眉頭少有地擰了起來,望著白骨,那如星月的眸子有諸多復雜。

    一閃而逝。

    “老家伙,千年風雨落入塵埃,塵作塵,土歸土,一道執念執留于世間,也不是你,倒不如散了?!?br>
     女人阿茶眉眼間的風情有些少見的感慨,隱有桃花不勝春寒的淡淡愁緒,卻不是惱怒。

    聲音響徹在石殿。

    “咯、咯、咯”

    白骨嘴唇的骨骼摩擦著,發出聲。

    大殿中的漫天劍光,重新凝聚,化作白青雙劍,斑駁殘缺的劍身,直指女人阿茶。

    “當年名震三界的三仙之主變成一具垂朽枯骨,只有一道執念,徒留世間?!?br>
    “斬外族,闖九幽,汝當初何等風流…..“

    女子阿茶似乎在感嘆枯骨的往事,輕聲懶語間,又卻飄散著淡淡的失落。

    故人相對,但枯骨卻不識舊人。

    一種同時代的風流人物煙消云散,化作枯骨,自己卻獨活世間的情緒蔓延。

    這種情緒,很淡,不熱烈,但能隱約感受到。

    “嗡嗡嗡”

    白青卻不管女人阿茶語氣中的異樣,雙劍蕩漾起令虛空橫生波紋的劍氣,就這么直沖著赤發女子阿茶而去。

    勢若驚鴻。

    同時,白骨一移,不活泛的腿腳瞬間移到江小白附近。

    抬起骨手往動彈不得的他頭上慢慢一拍,然后又摩挲了起來。

    白骨似乎很喜歡摸江小白的頭。

    在它身上明明感知不到任何神魂氣息,沒有神智,卻有著讓人覺得詭異的行為方式。

    之前江小白離開那座山峰,這具白骨明明不動彈了,現在不知什么原因,又跑到這里來了。

    江小白被白骨撫首,心里卻憑生覺得親近,心里有一種淡淡的感傷泛染。

    他突然覺得,白骨可能感知他遇到了麻煩,來救他的。

    而此時,石殿里除了他們幾人,還有孫狂在瞪眼看著。

    當他看到一具白骨能御劍頃刻斬殺眾鬼將,眼睛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然后當他再看見白骨摸江小白的頭時,渾身打了一個激靈,驚的嘴巴說不出話,覺得好生詭異。

    怎么世界突然變得這么奇怪,看不懂了。

    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一頓鞭子抽迷糊了。

    卻見此時,劍光轟隆,女子阿茶神色不變,拂袖甩出一云羅飛袖,將凌厲的白青雙劍給彈開。

    之后,白骨與赤發女子竟打的愈戰愈烈,破開石殿,飛身天外去戰在了一起。

    轟鳴聲不絕于耳。

    “江兄弟,快快快,給我松綁?!?br>
    這時,大殿里,孫狂見機,面色一喜。

    江小白已于他話落前打出一道靈光,給他松了綁。

    “他奶奶的,這臭娘們腹黑的狠,可把我給糟蹋慘了,此仇不報非君子?!?br>
    松綁后的孫狂,手往渾身搓了一遍,感覺整個身體都是抽搐的,嘴里倒是不落下風。

    “先出去再說?!?br>
    江小白說了一句,帶他離開大殿。

    “江兄弟,那個骷髏是什么鬼,怎么這么恐怖?那個妖女可是深不可測,是個老怪物,口味重的很,還硬是要俺老孫喊她小姐姐,不喊就打,你方才也瞧見了?!?br>
    孫狂屬于話癆體質,這時放了自由,巴拉巴拉與江小白說。

    特別是得到江小白的“兄弟”承認后。

    江小白御空帶著孫狂出了大殿,來到黃水渾濁的奔騰大河邊。

    當孫狂出了外面,瞅見遠處萬仞高山,遍地白骨林立,森然死寂的畫面時,嘴里嘮叨的話戛然而止,咽在喉嚨里,頓然被震撼住了。

    這是何等場面,密密麻麻的白骨,特別是白骨尸首的怒然沖天姿勢,給人視覺上的沖擊與震撼。

    “嘶…江..兄弟,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這是什么地方?”

    他長吸一口氣,一時緩不過來,有些惶惶然。

    這么多尸骨,說不嚇人是假的。

    “這里十有八九便是傳說中的三仙山,以及歸墟之地?!?br>
    江小白與他解釋了一句,便仰天長望。

    那里赤發女子阿茶與白骨在打斗,一人一骨間的打斗并沒有多么流光溢彩,而是虛空呈現出一種不穩定的狀態。

    總有漣漪似得。

    “三仙山?難道是神話傳說里總提到的蓬萊、方丈、瀛洲,該不是那三座山吧,這哪里是仙山啊,完全就是一片埋骨之地?!?br>
    孫狂還沉浸在漫山白骨的震驚和不解中,一時緩過來也難,說著心中所惑。

    一時太多了。

    而江小白耳朵里也沒聽進去,抬頭望著。

    心里默念先人白骨不要出事的好,盡管對方不是活人,完全靠一種玄而又玄的執念在行事,但畢竟于他意義不同。

    而且,從那赤發女子阿茶的話里聽得出來,悠悠歲月前,一人一骨相識。

    里面信息量有點大,對于諸多疑惑加身的江小白來說,又多了一遭剪不斷理還亂的問號。

    不過可以大概猜測,那叫阿茶,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在上古時代便可能存在了。

    就在他心神放在天上的戰斗時,卻生了意外變化。

    一陣古箏聲,兩錘戰鼓響。

    從南北二方,遙遠的高山,從虛空中又踏來兩具白骨。

    一個骨骼高大,大約七尺有余,手握兩根棒槌似的黑青色棍子,兩尺長,兩手握著,往虛空捶打,發出一聲聲落雷九天的鼓聲。

    震的人耳膜發麻。

    而另一個骨骼明顯偏嬌小,生前應是女人,抱著一把豎琴,踏空而來。

    琴聲有金戈鐵馬之音,錚錚作響,滿是肅殺。

    這熟悉的鼓聲和琴瑟之聲,江小白和孫狂在進這處遺失之地前,便在白光迷霧充斥的奔騰大河里聽過。

    只是兩人除了聲音震耳了點,絲毫不受影響,那些鬼將卻被詭異的音波之力無形絞殺,

    當初還不明白,現在細細想來,倒隱約有些明悟。

    此地是昔日九州道門神話之地,盡管經歷一場莫名浩劫,白骨埋山,但有先人執念守護,邪物被感應誅殺。

    這個理說的通。

    天上,一大一小兩具先人白骨加入戰場,與赤發女子交戰。

    音波震的虛空爆炸不絕,又有青白劍氣在虛空中肆虐。

    緊接著,一人三白骨打進了天上的白光迷霧中,就看不見影了,只聽得鼓聲砰砰,琴瑟錚錚,劍氣顫鳴。

    江小白和孫狂就這么仰天望著。

    此時的孫狂也不話癆了,就一臉懵逼地看著,神都出游了。

    不久后,天上白光迷霧中墜落下一具又一具白骨,動靜聲愈加小了。

    最終,三具白骨都墜落了下來,砸的地上落了三個大坑。

    江小白眼神一緊。

    那具先人白骨最后一個被砸了下來,從天上落下后,預料中的渾身散架沒出現,卻是一動不動了。

    其他兩具也是如此。

    難道幾位先人執念都被那赤發女子打散了?

    江小白摸著先人遺骨,心里覺得有些戚然,不舒服。

    卻見這時,一道赤影驚鴻落下,赤發女子阿茶從天而落。

    紅袖衣衫有些凌亂,嘴角沾血,平添幾分驚心動魄的美感。

    不過渾身上下倒還是有那種不用言語的慵懶散漫氣質,似乎并未因剛才戰斗受多少影響。

    “你,跟我走,本王一眾鬼將被滅,身邊沒個服伺的?!?br>
    她星月眸子一瞥,對臉色抽搐,聽完話一臉豬肝色的孫狂輕聲道,很自然的一種不容拒絕的語氣。

    “別啊,小姐姐,姑奶奶,我錯了還不行么?!?br>
    孫狂是真怕了這個腹黑女王,再也不想吃鞭子的滋味。

    最主要的是,這女王實力修為屬于未知類型的,根本打不過啊。

    女王大人沒說話,眉毛一斜挑,看他。

    孫狂頓時氣勢一瀉千里,一臉郁悶的眼神看了看旁邊的江小白。

    “怎么偏生選我,江兄弟不行么?”

    這個時候,他倒不平衡了。

    “本王倒是想選他,不過等這三位執念再次蘇醒,又要找本王麻煩?!?br>
    赤發女子阿茶淡藍色的眸子看了看江小白,對他說了一句。

    “公子要是有時間,多體悟你眉心的印記?!?br>
    也不多說,羅袖一倦,就把懵逼的孫狂卷走,踏空而去。

    空中傳來孫某人的聲淚怪叫聲。

    (第二更送到,明天六一,過節啊,求下各種福利,票票、打賞之類的,祝各位節日快樂?。?/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