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一八三章 他啊,有點古板但很厲害!
?    吳國富被抓了,公安機關從學校政教處,在他的掙扎懵然中,連人逮捕。

    “你們憑什么抓我?!?br>
    “放開,我可是大學教授,你們憑什么?”

    這個發福的吳教授,在警察的手銬之下,驚慌掙扎。

    “領導,我是無辜的,他們亂抓人?!?br>
    當時,省教育廳來的領導在,不過來的大領導,一臉冷漠地看著他被帶離。

    上面,已經輕而易舉地查到了此人的齷齪行徑。

    而且,他的表親,分區局長張武在上級的調查下承認了包庇、壓下證據、吩咐看守毆打受害人的徇私枉法之舉。

    而與此同時,學校的周副校長,因為對這事的輿論把控,視而不見,被教育局立馬開除。

    還有那個糾集小混混在學校門口毆打受害者父母的那個周校長的胖侄子周科長,也被扭送上了警車。

    一系列地舉動,如風暴一樣,隨著警車的嗚嗚聲,在云州大學驟然風起。

    學校的師生們聚攏而來,看著這位大學教授戴著冰冷的手銬,在大喊掙扎,而議論紛紛。

    很快,各個班級群下達了通告。

    “我校文學院導師吳國富違背師德,惘顧綱常倫理,于半年前……………做出如此傷天害理之事,目前已被警方刑拘,望廣大在校教師引以為戒…”

    “我校周副校長因對此事……….省教育廳下達通知,罷免其領導職務…”

    “最后讓我們沉痛哀悼我校兩位自殺事件的學生,學?;嶙鞒鱟畬蟮摹?”

    這些通知一下發各大班級群,學校師生立馬炸了鍋,瞬間群情激怒,千夫所指。

    吳國富和周副校長幾個人,被師生們唾棄,而那些黑暗里的種子,也在這場“遲來的正義”中而戰戰兢兢。

    而在這天深夜,黑暗中,萬籟俱靜。

    文學院的研究生樓,只有樓前兩根燈柱,發出蒼白的微光。

    幾個人圍著一個被手銬烤住,嘴巴被塞住的發福中年人,眼神透著冷漠。

    “嗚…嗚”

    發福中年人赫然是吳國富,此時,他驚恐地看著四周幾個人,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他想跑。

    不過一聲冷哼傳來,小腿陡然傳來一股劇痛。

    頓時腳下一軟,他立馬“撲通”一聲跪下了。

    “嗚嗚”

    他驚恐而劇痛,滿頭大汗,有人把他從看守所帶到這里來,是想干什么?

    這個黑夜,還有在這棟充滿血腥罪孽的研究生樓前。

    吳國富望著其中一個光頭和尚,嗚嗚地叫著。

    “阿彌陀佛?!?br>
    和尚雙手合掌,只念了一聲佛號。

    “來了?!?br>
    一聲輕喝從其中一位身背木劍的道士口中傳出,他的眼睛泛著幽光,熠熠有神地盯著北方。

    在他眼中,一條微紅的虛幻影子從黑暗中緩緩飄來。

    而這時,從一顆樹中飄出一條淡白色的影子,癡癡望著。

    “是斬殺還是度化?”

    道士問。

    那跪下的吳國富聽到這個“斬殺”時,身子渾身一抖,害怕地嗚嗚大叫。

    “生是一雙可憐人,便由貧僧念咒超度?!?br>
    和尚言,盤膝而坐。

    …………………

    第二天清晨,五點過些許,天微黑,色未亮。

    校園的街道上,沒有人,未褪去夜的冷清。

    “快跟上,看她到底每天這么早干嘛?!?br>
    “不是鍛煉么,怎么跑湖邊來了?!?br>
    “快躲好,別怕初音發現。這妮子現在突然給人的感覺,很神秘,昨天的事簡直太古怪了?!?br>
    “現在回想起來,確實很多疑點,初音自從身體好后,與以前變了許多?!?br>
    校外一面,有一座大湖,湖邊有些許落葉的路上,三個女生鬼鬼祟祟的在路邊的數木間躲躲閃閃。

    在她們視線十幾米外,初音輕聲哼著不知名的小調,走在熟悉的路上。

    她每天早上五點來做功課,每天一個時辰,因為身體特殊靈體的原因,初音修煉起來,目前并未有什么難點,比較順暢。

    她現在的心情顯然不錯,因為她已經得到消息,她申請協助的鬼怪事件已經完美得到解決,那對鬼魂被超度,當然,惡人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初音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這是她人生第一次感覺到作為一個修道者的價值與責任。

    她在感覺到這種滿足感時,會想到師父江小白,心中懷著感激與欣喜。

    不知怎么說,就是如此,她慶幸。

    初音走到湖邊一個遮陰下的隱蔽處。

    盤膝而坐,朝著東方,開始吐納運息。

    而在后面,她的幾個室友看的目瞪口呆。

    初音這是要“修仙”??!

    心中各種驚疑與大膽想象在翻滾。

    昨天的一幕,“身懷絕技”的和尚、道士等人與她相交,而現在又見這一幕,不知道該說什么,亂的很,感覺思維限制了想象力。

    甚至覺得有點“邪乎”的感覺

    “初音,你在做什么?!?br>
    胖妹紙最先忍不住了。

    湖邊正打算入定吐納的初音陡然從狀態中退了出來。

    她雙眼微睜,顯然驚訝與意外。

    “你們?”

    ……………….

    “大姐,你說你有一個師父?”

    “這打坐,這姿勢,就是你師父教的?”

    “初音,你說你的病也是他治的?”

    有些事被當面撞見,也不能總是瞞著,不然容易破裂朋友間的關系,初音選擇說了一些很簡單的東西。

    就比如自己有一個師父。

    三個室友一聽她有個師父,立馬議論開,十分驚奇。

    三人聊著聊著什么武功,大俠,自娛自樂地探討了一頓,然后問初音:

    “初音,你師父是個什么樣的人?”

    “他啊,有點古板但很厲害!”

    初音對三個人無聊的討論有些無奈時,聽到這個問題,頓時眼睛一亮,很高興地說道。

    不知道怎么地,眼睛彎成了月牙。

    ..............

    而與此同時,十萬大山,幾個黑點打著手電筒,趕在上山的路上。

    “快點,快點,得趕緊找江小哥?!?br>
    微暗的林間山道上,傳出粗喘的呼吸聲,還有焦急的腳步聲。

    (今天吃了兩家的酒席,腦子都是懵的,明天28 ,倒計時,離過年僅有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