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一六六章 人间六月风飞雪 世人头上换青天
?    “太震撼,太离奇,今日各个地方都发生了惊人的天象,了不得啊了不得?!?br>
    “南边的十万大山六月份飘大雪,西北的沙漠飘起了遮天大雾,昆仑山的声音也不知道怎么产生的,都泱泱影响了好大范围,这种天象闻所未闻,见所未见?!?br>
    “说实话,我看到网络上传的相关画面,太震撼了,这好像用现代科学解释不了吧?!?br>
    “这个世道是咋了,怎么突然之间出现了这么多怪事呢?!?br>
    “前几天,这些地方就有不少露出异象,跟神话故事似得,哎,你们说……”

    “作为新时代的人,神鬼之说太扯淡了些,这些异常的天象说不定只是跟地壳运动有关系,你们就别疑神疑鬼了,听专家解释…..”

    “假如说是地壳运动引起的奇象,那也不可能大江南北都受了影响吧,太巧合了?!?br>
    “………….”

    网络上,对各地异常奇怪掀起了一阵讨论。

    大规模的,惊疑的。

    毕竟现在四处都传来消息,各地都有反常的奇观出现,这些事挤在一起发生,实在太过反常,不可思议了。

    这些自然引起热论,而如今大多数寻常人的猜测,心里想的,都是惊疑,保持不解的。

    至于其中夹杂的“神鬼论”,在现代科学思想发达的时代中,大部分人只觉得是一种对未知事情的“调侃”,并没有把它认真归纳到可供参考、选择的原因中。

    这是个科学发达的时代,满天神佛在九州大地上,只是小部分人一种心灵寄托或是遵循传统的仪式,对于其“存在不存在”的说法,大多数都是摇头一笑置之的。

    总的来说,绝大多数寻常人对于各地竞相出现的天地异象,抱着一种对未知的观望。

    他们只能拿着手机,或者看着电脑,发出惊叹声,然后看着热闹的议论声,发表着自己或是思维谨慎或是天马行空的想法。

    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

    十万大山千里雪,这六月的飞雪一下就是下了一天,没有停的样子。

    仲夏的六月,暑气刚涨,山中万物、花鸟虫鱼正是欣欣向荣,聒噪的时候,雪一下,这片天地突然就变了。

    漫山涂白,夏日里聒噪的蝉鸣声这个时候听不见了。

    暑气没了,寒气伴雪而生,热闹的大山变成了一副冷清寂静的样子。

    白天里,山里的山民一脸愁绪地披上了冬日里才穿的大棉袄,抬头看着簌簌直落的鹅毛大雪,还有那一轮太阳,眉头直皱。

    这可怎么办?

    ……………

    “黑气散布的太快,这种东西太过霸道,老僧想啊,整座雪山如今变成了一座禁地,估计随着时间过去,这些黑气会慢慢扩散到周围的山脉,变成人类禁足的地方,到时候,这十万大山会慢慢变成野兽的天堂,野兽成妖,其中变数太多,老僧有些担忧啊?!?br>
    雪山异变已过,偌大的雪山如今绝大部分已经被黑云逸散的黑气覆盖笼罩,就连外围的黑气浓度比以往都浓了好几倍。

    连先天神魂都只能深入数百米的距离,就有些麻烦了。

    所以可以说,如今的白龙雪山在经历这场地动山摇的天地大变后,已经变成了一处人类禁区。

    常人进去,光那些霸道诡异的黑气就能让人发疯,永远迷失在里面。

    此时,太阳西斜,黄昏金阳,雪花还在扑簌落。高空上,江小白与空明老僧并立而行。

    “按照目前观察的现象,大师所言大有可能,如今这座雪山是真成了禁区,我们二人之前也试过了,灵脉爆发,那些黑气也变得十分浓稠,就算以我二人的神魂,也只能堪堪深入个几百米,里面变数确实太多?!?br>
    江小白眉眼微顿,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老僧的担忧不无道理,诡异而霸道的黑气能让野兽吸食,明智通妖,却对人类神魂有大损伤,这样,这片雪山,注定会聚集大批野兽,而且黑气扩散的范围会越来越大。

    到时候,十万大山里会出现一个人类禁区。

    而且,这座雪山下还有一座灵脉,如是长久累月下来,其中未知变数谁也不清楚。

    “该来的还是要来,皆有定数?!?br>
    空明老僧最终阿弥陀佛了这么一句,结束了这个话题。随后侧头,看着江小白,慈和的眉眼现出一丝思索之色。

    “小友之前于那座光团中可感受到什么?”

    空明老僧说的是那个雪山大变中悬于高空的土黄色光团。

    那个光团出现时间仅仅盏茶时间,便一个瞬移,消失在山体中。

    很神奇,很玄妙的一个未知事物,反正就于这场地动山摇中倏忽出现了,然后消失了。

    “很玄妙,很微妙,说不上来,类似于某种势,如道韵?!?br>
    江小白眸子深处闪了闪,双手一负,顿了顿说道。

    这个东西的出现,是超乎目前认知的,给人玄之又玄的感觉,很神奇。

    至于,这些东西在泥丸中化作泥土具象,江小白迟疑了下,还是没说。

    “哈哈,小友泥丸中可生出变化?”

    空明老僧眼中闪烁过一道笑意,突哈哈一笑。

    想来,他是知道些什么。

    江小白听言,微愣了下,随后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惭愧,泥丸确实生了变化,因为我还不知其中缘由,就没与大师说,想来大师应该也有此际遇?!?br>
    他轻松地坦诚,笑了笑,倒也不尴尬。

    “老僧明白?!笨彰骼仙送路?,飘飞的雪花,还有青白色的朦胧山林。

    他眼中闪烁,有些凝重,惊叹道:“那东西不知是什么物事,能被神魂吸收,于泥丸中显化为泥土,给人的感觉玄之又玄,扑朔迷离。老僧也不知这东西代表着什么。泥丸乃命魂根本,能有如此神奇之表现,真让人惊叹,这天地大变,真让老僧我开了眼界?!?br>
    空明老僧说完,眉眼亮着,侧头看着江小白:

    “你说,你我二人算不算得了一场天地造化?”

    说着,老僧笑了起来。

    “希望是!”

    江小白见这老僧如此,不禁莞尔一笑。

    谁知道。

    “老僧倒期待起了这大幕拉开后的精彩?!?br>
    老僧看着天地间飞雪,眸子间升起苍茫,悠声徐徐道,一叹。

    “应该会很精彩吧!”

    江小白眉眼微眯,同望漫天飞白。

    “告辞!”

    他脚下一踩,卷着风雪离开,顷刻间消失在白白点点的天地间。

    空明老僧看着小友江小白离开的方向,口中呢喃道:

    “人间六月风飞雪,世人头上换青天,变天了!”

    一缕风雪卷起,虚空中人影不见。

    (今天腊月十七,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