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一六五章 当光团进入泥丸就化成了黄土!
?    土黄色光团小屋般大,冲天而起,在这黑云压天的天色中显得极为耀眼。

    就像一轮土黄色的太阳,散发着惊人的光。

    光团冲天而起后,一颗颗土黄色的光点如天空中的雪花散落,落在雪山。

    像一颗颗鸡蛋大小的萤火虫,飘散在这片天地间,晃的耀眼。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惊叹这天地异变的奇幻莫测,又不知是何东西。

    而天地间,土黄色光点同着那飞舞的雪花洋洋洒洒落入山间,遇水则化,遇山石则融,遇草木则消失。

    仿佛并无什么异常。

    一群人起因为未知,怕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害了自己的性命,见了这飘散下来的土黄色光团,四处躲避,生怕沾染到自己。

    不过见有人躲避不及,沾染上这东西后,那光团径直穿过人身体,落在山石地面上消失,就有人尝试地用手去触摸这东西。

    当如萤火虫的鸡蛋大小明黄色光团穿过他们的手心时,宛若无物,没有触感,但却有一种淡淡的奇怪感觉,这种感觉玄之又玄,捕捉不到,似有似无的。

    这种感觉要形象点说就好像是做了一个梦,却记不清梦里做了什么。

    一些人看着明黄色光团透过自己的身体,眼神茫然。

    而在这漫天光雨中,两道金光在其中穿梭中,最终悬停在明黄色光团下方。

    空明老僧离“黄色太阳”有七八百米之远。

    江小白离之更近些,五六百米的距离。

    他们发现,这个“土黄色太阳”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威压”,或者说是“意志”,形成一股势,阻挡着他们的靠近。

    而这些散落下来的土黄色光点,也含有这种“势”,穿过他们的阳神(意生身),荡漾起一种颇为玄妙的感觉。

    这种感觉令他二人惊异万分。

    类似于道韵。

    反正说不上来,却实实在在在念头中荡漾。

    “天地造化”,四个大字在他们二人心中惊起。

    大世未知,多少奇妙事,他们弄不真切。

    只是此番所感,所意会,这种念头自然通达了出来。

    江小白此刻眼睛中冒着熠熠神光,望着那轮“土黄色太阳”,心中思绪泛开。

    他尝试着御神念调动天地灵气,去抓取这些天地间飘散的细小光团。

    结果毫无建树,那些飘散的光团穿过灵气罩,原封不动地继续扶摇直下。

    空明老僧也同样试了,也是如此。

    “咦”

    江小白心眼观这些光点穿过自己的阳神之身时,发现了一个问题。

    十个光团只跑出来了七个。

    还有三个在这个过程中消失了。

    消失在哪里了?

    他心中惊疑。

    于是阳神双眼一闭,意识沉入其中,在其中念头通达。

    丹田,脉络中都没有什么“可疑”的迹象,但最终他在泥丸里找到了答案。

    泥丸中,一汪清泉金莲生,四处白雾滚滚。

    在这片白色小世界中,陆陆续续有几个光团钻进了白雾,钻入了泥丸,落在了清泉的周围,一个光团扎入白雾,便化作了一方尺许方圆的泥土。

    这种鸡蛋大小的土黄色光团,落入他泥丸后,竟显象成了一捧黄土,十分神奇扎眼。

    江小白心中翻起惊涛,惊疑伴生。

    怎么回事?

    那些黄色光团,明显不是实体之物,怎么会在泥丸中化显出黄色泥土的具象。

    很神奇很玄妙,主要是江小白有些懵,弄不清其中的具体。

    他念头观察了一会,退了出来,恢复意识,转而又抬头望向那一轮头顶上的”太阳”,眉眼闪烁了片刻。

    思索了半晌,他又尝试着往上更靠近了一些,不过不行,一种冥冥的威压让他不能寸进半步。

    最后,他选择静立站着不动。

    天地间飘散的黄色光团就这样钻过他的阳神,进的多,离开的少,离的越近,光团的密集度就越大。

    而在他的泥丸中,白色小世界的“土地”覆盖面积也越来越大。

    更远处,空明老僧也似乎心有所感,选择盘膝坐于虚空。

    而那些光团钻入老僧的意生身时,十个中几乎全部逸散了出来。

    ………….

    十万大山,六月飞雪,白龙雪山黑云遮天,地动山摇,轰隆滚滚。

    连几十里外的人都感应到了,鸡犬乱吠,山民惊惶。

    有人说是地震了。

    有人说白龙雪山原来是一座死火山,现在喷发了。

    有人说山神爷爷发怒了。

    山里人的世界只有这几种说法。

    而外界,各地名山大漠,纷纷在向世人展现不一样的画面。

    西北某片荒漠,常年雨水罕见,荒无人烟,而近几日,频繁有雨水降临。

    这几日,许多荒野爱好者听闻消息,纷纷组队来看看。

    这日上午,昨晚的雨水刚过,上午的烈阳升起,贫瘠的泥沙间还有些许湿润的印迹。

    七八个年轻人组成的探险队在度过一天两晚的野营后,一早在当地导游的带领下,准备回荒漠外的小镇。

    几人骑着骆驼,看着大漠的黄沙遍地,高低起伏,沿途说笑。

    忽脚下的沙地一阵晃动,身下的骆驼急躁乱动乱叫起来。

    “怎么回事?”

    “地震了?”

    一行人脸色惊慌,身子不稳,有的人还惊叫着摔了下来。

    “轰”

    在七八人有些无措时,远方视线处,一座沙丘突然塌陷,发出沉闷轰隆声。

    连带着连锁反应,四处沙丘一个个塌陷,像塌山一样。

    而随之一团团白雾冒了出来,如浓烟滚滚,往四处散去。

    荒漠深处突然飘起了大雾,漫天白雾顷刻间覆盖上百里,许多人迷失。

    …………………

    昆仑祖脉,有钟声轰鸣数日不绝,这日,钟声更甚,如天鼓雷鸣,方圆数百里,清晰入耳。

    有人说曾见那里的天空,有兰亭宫阙,飞鹤仙桥,不知真假。

    ……………..

    而在各地名山大川生天象时,外界,网络已经沸腾了。

    这片天要变了吗?

    许多人带着未知的兴奋和恐惧,都抛出了这个问题。

    (最近太忙了,年尾收工,很多事要捋,腊月28放假,加油吧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