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一六五章 當光團進入泥丸就化成了黃土!
?    土黃色光團小屋般大,沖天而起,在這黑云壓天的天色中顯得極為耀眼。

    就像一輪土黃色的太陽,散發著驚人的光。

    光團沖天而起后,一顆顆土黃色的光點如天空中的雪花散落,落在雪山。

    像一顆顆雞蛋大小的螢火蟲,飄散在這片天地間,晃的耀眼。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驚嘆這天地異變的奇幻莫測,又不知是何東西。

    而天地間,土黃色光點同著那飛舞的雪花洋洋灑灑落入山間,遇水則化,遇山石則融,遇草木則消失。

    仿佛并無什么異常。

    一群人起因為未知,怕是什么了不得的東西,害了自己的性命,見了這飄散下來的土黃色光團,四處躲避,生怕沾染到自己。

    不過見有人躲避不及,沾染上這東西后,那光團徑直穿過人身體,落在山石地面上消失,就有人嘗試地用手去觸摸這東西。

    當如螢火蟲的雞蛋大小明黃色光團穿過他們的手心時,宛若無物,沒有觸感,但卻有一種淡淡的奇怪感覺,這種感覺玄之又玄,捕捉不到,似有似無的。

    這種感覺要形象點說就好像是做了一個夢,卻記不清夢里做了什么。

    一些人看著明黃色光團透過自己的身體,眼神茫然。

    而在這漫天光雨中,兩道金光在其中穿梭中,最終懸停在明黃色光團下方。

    空明老僧離“黃色太陽”有七八百米之遠。

    江小白離之更近些,五六百米的距離。

    他們發現,這個“土黃色太陽”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威壓”,或者說是“意志”,形成一股勢,阻擋著他們的靠近。

    而這些散落下來的土黃色光點,也含有這種“勢”,穿過他們的陽神(意生身),蕩漾起一種頗為玄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令他二人驚異萬分。

    類似于道韻。

    反正說不上來,卻實實在在在念頭中蕩漾。

    “天地造化”,四個大字在他們二人心中驚起。

    大世未知,多少奇妙事,他們弄不真切。

    只是此番所感,所意會,這種念頭自然通達了出來。

    江小白此刻眼睛中冒著熠熠神光,望著那輪“土黃色太陽”,心中思緒泛開。

    他嘗試著御神念調動天地靈氣,去抓取這些天地間飄散的細小光團。

    結果毫無建樹,那些飄散的光團穿過靈氣罩,原封不動地繼續扶搖直下。

    空明老僧也同樣試了,也是如此。

    “咦”

    江小白心眼觀這些光點穿過自己的陽神之身時,發現了一個問題。

    十個光團只跑出來了七個。

    還有三個在這個過程中消失了。

    消失在哪里了?

    他心中驚疑。

    于是陽神雙眼一閉,意識沉入其中,在其中念頭通達。

    丹田,脈絡中都沒有什么“可疑”的跡象,但最終他在泥丸里找到了答案。

    泥丸中,一汪清泉金蓮生,四處白霧滾滾。

    在這片白色小世界中,陸陸續續有幾個光團鉆進了白霧,鉆入了泥丸,落在了清泉的周圍,一個光團扎入白霧,便化作了一方尺許方圓的泥土。

    這種雞蛋大小的土黃色光團,落入他泥丸后,竟顯象成了一捧黃土,十分神奇扎眼。

    江小白心中翻起驚濤,驚疑伴生。

    怎么回事?

    那些黃色光團,明顯不是實體之物,怎么會在泥丸中化顯出黃色泥土的具象。

    很神奇很玄妙,主要是江小白有些懵,弄不清其中的具體。

    他念頭觀察了一會,退了出來,恢復意識,轉而又抬頭望向那一輪頭頂上的”太陽”,眉眼閃爍了片刻。

    思索了半晌,他又嘗試著往上更靠近了一些,不過不行,一種冥冥的威壓讓他不能寸進半步。

    最后,他選擇靜立站著不動。

    天地間飄散的黃色光團就這樣鉆過他的陽神,進的多,離開的少,離的越近,光團的密集度就越大。

    而在他的泥丸中,白色小世界的“土地”覆蓋面積也越來越大。

    更遠處,空明老僧也似乎心有所感,選擇盤膝坐于虛空。

    而那些光團鉆入老僧的意生身時,十個中幾乎全部逸散了出來。

    ………….

    十萬大山,六月飛雪,白龍雪山黑云遮天,地動山搖,轟隆滾滾。

    連幾十里外的人都感應到了,雞犬亂吠,山民驚惶。

    有人說是地震了。

    有人說白龍雪山原來是一座死火山,現在噴發了。

    有人說山神爺爺發怒了。

    山里人的世界只有這幾種說法。

    而外界,各地名山大漠,紛紛在向世人展現不一樣的畫面。

    西北某片荒漠,常年雨水罕見,荒無人煙,而近幾日,頻繁有雨水降臨。

    這幾日,許多荒野愛好者聽聞消息,紛紛組隊來看看。

    這日上午,昨晚的雨水剛過,上午的烈陽升起,貧瘠的泥沙間還有些許濕潤的印跡。

    七八個年輕人組成的探險隊在度過一天兩晚的野營后,一早在當地導游的帶領下,準備回荒漠外的小鎮。

    幾人騎著駱駝,看著大漠的黃沙遍地,高低起伏,沿途說笑。

    忽腳下的沙地一陣晃動,身下的駱駝急躁亂動亂叫起來。

    “怎么回事?”

    “地震了?”

    一行人臉色驚慌,身子不穩,有的人還驚叫著摔了下來。

    “轟”

    在七八人有些無措時,遠方視線處,一座沙丘突然塌陷,發出沉悶轟隆聲。

    連帶著連鎖反應,四處沙丘一個個塌陷,像塌山一樣。

    而隨之一團團白霧冒了出來,如濃煙滾滾,往四處散去。

    荒漠深處突然飄起了大霧,漫天白霧頃刻間覆蓋上百里,許多人迷失。

    …………………

    昆侖祖脈,有鐘聲轟鳴數日不絕,這日,鐘聲更甚,如天鼓雷鳴,方圓數百里,清晰入耳。

    有人說曾見那里的天空,有蘭亭宮闕,飛鶴仙橋,不知真假。

    ……………..

    而在各地名山大川生天象時,外界,網絡已經沸騰了。

    這片天要變了嗎?

    許多人帶著未知的興奮和恐懼,都拋出了這個問題。

    (最近太忙了,年尾收工,很多事要捋,臘月28放假,加油吧騷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