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一一五章 或許,這才是最好的選擇!
?    黃布攤開,露出一顆指甲蓋大,橢圓狀的黑色珠子。

    通黑古樸,色彩不亮。

    這是江小白從那妖僧廟宇密室中無意尋到的。

    那里面供著一尊歡喜佛像,只是不是金色,而是通體黝黑。

    這顆珠子便是神念掃過時,在佛像里封存著。

    江小白伸出兩只手指,將這顆橢圓形珠子捏在手里,眼睛細細打量。

    入手處一片冰涼,給人的感覺,像是一顆冰珠子。

    那黑色如墨,給人的感覺能把光線都吸走。

    他暗運真氣至兩指尖,往這顆黑白珠子里面涌進去,卻如石沉大海。

    江小白并不意外,他之前試過了,真氣試探沒有什么效果。

    他又放開心眼,施展神念往里面鉆,也是同樣的結局。

    他又堅持用兩種辦法,繼續試探了幾分鐘,還是毫無所得。

    看似就是一普通珠子,并無異常。

    不過江小白不這么想,一般石頭可經不住先天真氣的灌輸。

    而且,能被那妖僧供奉起來,封存在佛像中,肯定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江小白雖不清楚此中來歷,但也覺得有探索的價值。

    只是自己現在搞不明白罷了。

    他心中琢磨了片刻,便將珠子用黃布收起來,放回懷里,隨后往后一躺,閉眼安神起來。

    飛機在漆黑夜空穿梭,飛往龍虎山。

    ……………..

    晚上十一點,云州市,西城一片臨湖別墅區,都是富貴人家住的地方。

    某獨棟二層別墅,幾聲“鈴鈴”的清亮電子聲門外響起,隨后咔擦一聲,電子門開了,進來了一人。

    初音回了家。

    “爸,媽,這么晚了,你們還沒睡?!?br>
    初音進門脫了鞋,臉上帶著笑,顯然心情不錯。

    她一出門關,看見王文生夫婦兩人正坐在客廳沙發上,電視開著,就問。

    “你干什么去了?這么晚才回來?”

    初音她媽轉頭,不無埋怨地嘮叨了自己閨女一句。

    “回來了,坐!”

    王文生面色平靜對女兒說了一句,示意了一聲。

    初音并不覺有異,臉色輕快地坐在沙發上。

    電視上,正播放著一條關于“珞珈山寺廟主持與省城商業大亨方漸遠父子非法綁架關押妙齡女子”的新聞。

    今晚珞珈山發生的新聞震動了整個云州及省城,各大省城電視臺都在報道這一重大新聞,鋪天蓋地。

    初音提前從師父江小白口中提前知道了這件事,而且還知道的更多,不過那個喜愛說笑的方叔竟然也參與了其中,倒是讓她挺意外和憤怒。

    不過心里憤怒之后,也覺得痛快,臉上的笑意掩蓋不住。

    這分笑意是師父江小白帶給她的,來自一種被人?;さ幕斷?。

    “你是我徒弟,做師父的自然要幫你出頭?!?br>
    她還記得師父江小白之前對她說的話。

    沒有什么豪氣沖天,只是平平淡淡,簡簡單單,卻讓她覺得有一種安全感。

    很是霸氣呢!

    初音的小心思想到這,眼睛彎成了月牙。

    “你不驚訝?”

    沙發上,看著電視的王文生突然轉過頭,問她,看似漫不經意。

    “驚訝什么?!?br>
    初音正想著小心思,突然被問,下意識地說道。

    不過她馬上反應過來。

    “哦,驚訝啊,這些人真活該?!?br>
    初音臉色憤憤。

    王文生面上閃過一片異色,頭轉向電視方向,只是過程中看似不經意地又說了一句:

    “你今晚去哪了,看你挺高興,還這么晚回來?!?br>
    “沒去哪啊,就是見了一個朋友?!?br>
    初音靈氣的眸子閃了閃,看著電視,語氣頓了頓,說道。

    “哦,朋友,是不是那位姓江的小哥???”

    這時,王文生突然轉過頭來,神色似笑非笑地看著眸子倏然睜大的女兒。

    “爸,你怎么知道?”

    初音轉過頭,驚訝地望著父親王文生。

    “果然!”王文生臉色變幻了數次,才驚然一嘆。

    “今天晚上珞珈山我見到了他,他戴著斗笠沒看清楚臉,但這位小哥對你,對我家有大恩,不敢忘,我覺得幾分眼熟,當時覺得有些驚疑卻不敢相信。但你今天的表現…….”

    王文生作為生意人,經驗何其老道,通過各方面的細節,來慢慢勾出真相。

    最后,還是初音她媽媽總結了一句,笑著嗔怪了丈夫一眼,然后對一臉訝然的女兒說道:

    “傻丫頭,你被你爸詐和了?!?br>
    初音聽了,“啊”了一聲,俏臉愕然。

    “閨女,你該說說了,怎么回事,這位江小哥是什么人?他怎么出山到云州來了?”

    王文生此時臉上變成了肅然,看似平靜,其實心里一片震動,卻有許多讓人抓耳撓腮的困惑。

    他今晚親眼瞧見了發生了珞珈廟,細雨夜色下的那詭異又神奇的一幕。

    心中一團糟下,又覺得驚駭。

    他當時確實覺得有幾分眼熟,但不敢相信對方是那位江小哥,因為在他的印象中,他只是治好了女兒初音的病,醫術了得;而且對方在幾百里外的大山,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這里。

    如今,從女兒初音口中詐出了這個確定的消息,自然心中震動,隨之而來的便是鋪天蓋地的困惑不解。

    初音不清楚父親王文生在廟里看到了什么,她當時被江小白囑咐留在山下,不過此時顯然自己老爸知道了些東西,她臉上閃過幾絲猶豫,然后緩緩開了口。

    “……………..”

    客廳里,電視里的新聞沒有人去聽。

    沙發上,王文生夫婦臉上的表情隨著自己閨女的娓娓述說而不停變幻,從疑惑到恍然,從茫然到震驚。

    表情可謂非常豐富。

    木藤渡崖,匆忙拜師,老道飛花,傳功授道,一葦渡江…….還有今晚發生事情的來龍去脈。

    初音說了她與師父相處日子里的見聞。

    而這些落在王文生夫婦里,卻感覺像聽天書故事一樣。

    一個隱于山林中修行,有莫大本領的高人形象漸漸在他們腦海里成形。

    十多分鐘后,初音說完,心里卻想著師父會不會怪她。

    她了解江小白不讓她說這些與別人的用意,畢竟處在層次不同,世界觀不同。

    “呼…..”

    聽完,王文生輕吐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

    “…..時候不早了,你早點睡吧。對了,你好好聽你師父的話?!?br>
    他頓了半晌,不知道說什么,最后才說了這么一句。

    王文生覺得,或許,這才是最好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