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八十六章 入廟會 搶紅繡(下)
?    “云哥,我要那紅繡?!?br>
    熱鬧人群中,有一女子,眼睛發亮,對著旁邊的男人說道。

    四周男女氣氛熱烈,她望著中懸掛的紅繡,有一種志在必得之色。

    王玲香是千金大小姐,被人捧習慣了,性子就那樣,干什么都要最好的,最亮眼的。

    而旁邊的男人,就是鬼谷子門人王縱云。

    兩人身邊,并未見到老爺子王道。

    “呵呵,玲香你既然要,那自然沒問題?!?br>
    王縱云懶散一笑,透著一股自信。

    這木樁林對修行內氣的他來說,小事一樁,不值一提。

    …………

    人群另一處,外圍。

    王齊家一行人,恰好也趕上了這趟熱鬧。

    王齊家看了看此處的熱鬧場景,嘴角帶笑,看了自己兒子王承風一眼。

    “承風,你要不要上去試試,摘個紅繡球,給如是侄女,當個信物,總不能什么事也不作為?!?br>
    他這話中多半是打趣,當然,也真有這份心思。

    自己這兒子,太過溫和儒雅了點,還要自己這做父親的來操心他的感情事。

    他早就認定了柳如是他王家兒媳婦,也知道兩人多少互相喜歡對方。只是在感情方面,一個儒家斯文,一個道門清淡,互相不捅破,他這當父親的一路上是看不下去了。

    “老頭子,你還是操心自己的事吧。我看你上去合適?!?br>
    王承風臉色一開始有稍許不自然,抿了抿嘴,然后無奈地看了自己的母親柳青一眼。

    “你個……”

    王齊家被王承風這句話說的語凝,干瞪了他一眼。

    一旁的柳如是被兩父子逗的輕聲一笑。

    而柳青則是望向了一旁。

    年過中旬的王齊家偷偷看了一眼曾經的發妻柳青,有些少有的尷尬之色。

    聽兒子王承風這么一說,他心里竟還真往那發光面想去了。

    要不要真去試試?

    ……………..

    江小白站在混雜的人群中,靜靜看著眼前蠢蠢欲動的男女心思。

    不過讓他有些許意外的是,在這里還看到了熟人。

    陳淵和他們部門的同學都在,只是人太多,光線有些暗,對方并沒有發現江小白也在這里。

    江小白也沒有上去打擾這些人的興致,安靜地跟著人群看著熱鬧就是了。

    那位少數民族的山民說了一通之后,便高喊道“有哪些帥哥想參加?!?br>
    “我”

    “我”

    “我”

    “……”

    人群各處,各路英雄好漢興奮地高喊,或是舉手。

    “參加搶紅繡的好漢進來?!?br>
    那位山民熱情高漲地高喊一句。

    人群哄笑一聲,然后那些蠢蠢欲動,想在自己中意的姑娘面前表現一番的男人們都爭先恐后地進了場地,足足有三四十個人。

    其中,陳淵和王田,還有另一個男同學也嘻嘻哈哈地進了場地。

    “你們三個老爺們加油!”

    “陳淵,搶到了紅繡給我,本小姐就答應做你女朋友?!?br>
    “去你的,給我,我也當?!?br>
    他們部門里,幾個女生哄笑道,多是打趣好玩。

    其他的同行年輕男女之間,也多是類似的情景。

    江小白站在圍觀人群里,看著。

    待他看到王縱云也在后,先是微微恍惚,隨后閃過一抹詫異。

    他還記得這人。

    讓他詫異的是,在他心眼下,這人竟然身懷內氣,雖然不多。

    這就讓他有些意外了,當初他在密林施以人道時,并不知曉。

    不過他也只是意外一下而已,隨后臉色恢復了平靜。

    若是這人參加,有內氣在身,紅繡多半就是他了。

    他心里默默想著,卻并無什么心思。

    此時,場地上,活動方給每個人發了一個頭套,多是安全措施。

    “砰…”

    半晌后,一聲鑼響轟然,表示著比賽開始。

    于是參加活動的三四十人,在直徑三四丈的木樁林邊各自爭先恐后地找了木樁,蹬上去,開始了比賽。

    “加油!”

    “加油”

    “干掉所有人?!?br>
    “………”

    搶紅繡一開始,激烈的氣氛就渲染開了,人群發出尖叫聲、吶喊聲,嗨的厲害,還大多都是女人的聲音。

    聲音似乎連夜色都要刺破。

    而場上,比賽一開始就進入白熱化。

    站木樁主要是考驗人的平衡性,一些人剛上去就開始搖搖晃晃。

    有的人跳第二根的時候,就不穩了,從木樁上晃了下來。

    下來的就是淘汰。

     一次性就淘汰下七八個人。

    一開始就淘汰的,便迎來一陣噓聲和哄笑聲,緊接著又被熱鬧聲掩蓋。

     比賽熱鬧又激烈地進行著。

    一開始參加的人都還規規矩矩,但隨著踏著木樁往中間靠攏,木樁越來越少,競爭自然就來了。

    于是各種張良計,過墻梯就來了。

    有人“身懷絕技”,劈出一字馬,搭在兩個木樁間,平穩過去。

    “666”

    “天秀”

    “蒂花之秀”

    “造化鐘神秀”

    “………”

    眾人熱鬧地對這位秀出一字馬的大哥發出哄聲。

    然后這位大哥膨脹了,沒注意到身后一根樁子,有一位漢紙,賤笑兮兮地輕輕推了對方一下。

    然后這位大哥臉色一變,重心不穩地摔了個狗吃屎。

    “臥槽,哈哈”

    “裝逼不成反被cao”

    人群頓時笑的人仰馬翻。

    而這種情況隨著比賽進行,慢慢變多了。

    越往中間,槍樁的情況越來越多。

    于是,就出現了一群爺們,互相你推我,我推你,惹的笑聲不斷。

    淘汰的人越來越多,剩下的人越來越少,其中唯有王縱云最為顯眼。

    此人站在木樁上穩如青山,一腳一個木樁,似乎故意放慢著速度,慢悠悠的姿態。

    有人對他使壞,他云淡風輕地把別人弄了下去。

    周圍的人見他厲害,群起而攻之,卻依舊被他三手兩腳弄了下去。

    一會兒,他便成了圍觀眾人的焦點。

    而王縱云嘴角帶著輕笑,隱帶戲謔。

    他不過是當一場游戲玩罷了,那個紅繡他覺得毫無懸念。

    “這帥哥好帥!”有女的被撩到了。

    “稀有品種啊,好man,笑起來有種壞壞的感覺?!?br>
    圍觀女人里面當然不乏議論,而且王縱云確實帥氣,有氣質。

    人群外圍,王齊家一行人在外面看熱鬧,忽然,王齊家眸子升起一抹驚疑。

    “想不到啊,這里面還有同道?!?br>
    他的眸子望著眾人中心的王縱云,閃過一絲精光。

    “老頭子,什么意思?”王承風不解,也看著王縱云的方向。

    “我觀察那人剛用了內家招式,我懷疑對方是修行同道。承風你去試試他的深淺?!?br>
    (第二更送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