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六十九章 亂世初顯 太陰煉形(求推薦票)
?    黃昏,將軍山。

    夕陽黃染,林木蕭蕭,鳥歸巢,蟲不語。

    宛若秋天肅殺,不似早春欣榮。

    山腰處,千年古墓,一個個荷槍實彈的士兵警戒周圍,氣氛透不出的凝重。

    主墓墓坑邊,幾排白布遮掩的尸體安靜躺在那兒。

    白布上,一團團從里透出的斑駁帶血跡,顯得觸目驚心。

    此時,一個面目剛毅的中年軍官,面色沉重,看著墓坑邊的白布,再從上往下俯瞰著下面巨大的墓坑。

    墓坑底下,滿目狼藉。

    黑黃不清的濕泥、雜亂不堪的設備工具,還有斑駁不堪的殷紅血跡。

    還有兩具大小不一的青銅巨棺。

    一座棺已經被打開,里面空空如也;另一座,安靜地躺在墓底。

    斜陽西下,坑底晦暗不透,青銅棺泛著幽冷的青色。

    此時,中年軍官的臉色如同坑底的光暗一般,晦暗不明,陰晴不定。

    早上,正在百多里外帶著部隊進行山地野訓的他,接到上級緊急通知,調配一個連,趕到三水縣將軍山。

    這是緊急通知,也是機密行動,上級嚴令所有參與此次緊急行動的人,不準走漏任何風聲。

    軍令如山,柳烈在不知道具體行動內容的情況下,趕到了將軍山。

    他只得到了一個指令,駐守封山,并與當地公安機關接觸。

    然后,柳烈從三水縣公安機關了解了一些情況,以及眼前所見,才明白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事遠遠超過了他的預期!

    一個市考古隊全部死亡,只留下一個外圍工作人員,還瘋了。

    死亡的市考古隊人員死狀凄慘,身上的血液幾乎被全部抽干,成了干尸,脖子、身上都是猙獰的血洞。

    作為一個軍人的專業性,柳烈判斷出這些傷口不屬于任何利器所創。

    所有的尸體像是被什么東西吸干了血。

    在觀察那些考古隊員尸體時,即使身為一個心理素質過硬的軍人,柳烈也不自覺地覺得心里冒出一股寒氣。

    他向上級匯報自己所見的情況,正要說出心中所疑時,上級呵斥打斷,下了死命令——不說,不問,不準走漏任何消息,馬上會有人過來接手他的工作。

    語氣相當嚴肅。

    柳烈隱約感覺到上面好像知道些什么,卻出于一個軍人的修養,只能把心中的驚疑扼殺。

    同行手下的士兵也一樣,有人見了考古隊員的尸體,覺得太過詭異,驚疑些許神鬼之事,馬上就被柳烈呵斥,不準再議。

    夜色悄然降臨,白霧爬起,清寒月色漸亮。

    連隊受命駐扎在將軍山,柳烈和一群士兵開營駐扎在墓坑附近。

    夜色漸深,霧起漸濃,冷月不知何時爬上中天。

    月籠霧繞,不知不覺到了子時。

    士兵扎營處,燈火通明,有士兵荷槍實彈輪流巡夜,并無松垮之象。

    “你們難道不覺得這事太邪門,整個考古隊的人都變成了干尸,上級還給我們下了封口令?!?br>
    一對五人巡夜的士兵,其中有一人實在忍不住說道。

    “少說兩句,有事悶在心里就行了,這種事上級自然不敢聲張?!?br>
    領頭的是班長,小聲斥道。

    “難道這世上真有鬼怪僵尸?”

    另有一人張嘴驚疑道。

    其他人不接話了,他們趕到這時,見到了那些考古隊員的尸體,自然也覺得詭異,忍不住冒出一些奇怪念頭。

    不知怎的,他們忽然覺得這夜里像冷了起來。

    “enenwuwu…”

    就在這時,清冷的月夜里,傳來一陣斷續隱約的聲音。

    像是女人的哭聲,又帶著些金石摩擦的聲音。

    值夜的五個士兵一聽,忽覺汗毛直立。

    大半夜,哪里傳來的女人哭聲。

    五個人有些驚疑不定,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聲音好像是墓坑下邊傳來的?!?br>
    一人面色微驚地指著離營地二十米外,隱于月色晦暗中的墓坑。

    “去看看?!?br>
    班長揮了揮手,下了指令。

    當兵的一身虎膽,縱使心中有些念頭作祟,但也不怕。

    而且身上還有吃飯的家伙。

    五個人拉了身上家伙事的保險,頭上的照明器對著墓坑方向,開始徐徐靠近。

    五人小隊摸到墓坑附近,那斷續的哭泣聲漸漸清晰。

    五人心中的驚異漸濃,頭上的照明燈往坑底打去。

    五道強光聚集而下,瞬間照亮墓坑。

    入眼的景象,讓五人眼皮微跳。

    一個穿著古代金紅服飾的女子摸著一個青銅棺,正低首,發出如哭似泣的斷續聲。

    那長至腰間的黑色頭發,擋住了士兵的視線,看不清人臉。

    “是誰?裝神弄鬼!”

    槍栓拉響,五人小隊端著槍,班長面色警惕,大喝一聲。

    照明燈下,哭聲頓止,黑色長發下的女人轉過了頭。

    一對眼洞洞的詭異眼眶,與五人小隊的視線對上。

    那張五官精致的女人臉上,還殘留著猩紅血漬。

    整個畫面,讓五人小隊頓時眼皮一跳,頭皮發炸。

    這女人透著妖異恐怖!

    應該說,眼前的不是女人!

    “chi”

    一聲穿盡裂石的尖嘯從金紅女尸喉嚨里發出,隨后如一道魅影,速度極快地往墓上奔去。

    “開火!”

    班長眼睛一瞪,臉皮一抖,趕緊下令開火。

    “噠噠噠”

    紅色的火蛇從五人的槍管里噴出,集中往墓坑下掃射。

    子彈打在墓坑邊的石頭上,濺射出明黃色的火星。

    原本寂靜的月夜,瞬間被刺耳的搶聲刺破。

    駐扎在不遠外的連隊士兵從睡夢中驚醒,紛紛拿起武器,跑出營帳外。

    “有情況!”

    尖亮的哨子聲刺破夜空,表示有緊急情況。

    柳烈今晚失眠了,原因是這次秘密任務透著詭異,到了晚上心中就忍不住琢磨了。

    乍一聽到槍聲,他就猛然驚起,衣衫都沒穿整,趕忙出帳。

    轟鳴的槍聲和尖銳的嘯聲混雜,讓整個將軍山驟然驚醒。

    “啊”

    突然一聲慘叫,讓清冷月色更寒。

    夜月下,一只紅影如鬼魅般沖出墓坑,抓住了五人小隊種一個士兵的脖子。

    鋒利的指甲直接將對方的脖子洞穿,血液飆濺。

    “操你娘的,老子打死你這怪物?!?br>
    為首的班長見手下的兄弟被千年女尸殺死,眼睛發紅,一聲怒吼,手中火蛇沖著金紅女尸的背上瘋狂掃射。

    金紅女尸被槍掃中,似乎吃痛,發出尖銳的怪嘯。

    月光下,所有被驚醒的士兵都看到了這一幕。

    連長柳烈見到這一幕,面色大驚。

    “你們四個快往這邊退,大家注意,準備開火?!?br>
    柳烈大吼一聲,并沒亂了方寸。

    剩下的四人小隊是訓練有素的軍人,聽了指令,一邊倒退進大部隊,一邊開著火。

    “所有人聽我命令,五人一隊,分開陣型,開火?!?br>
    柳烈大吼一聲,朝著撲來的金紅女尸率先開了槍。

    月夜下,金紅女尸瞬間被噴吐的火蛇淹沒。

    尖厲的怪嘯聲響起,還有陣陣雜亂的金鐵交擊聲。

    所有士兵神色驚駭,這怪物的身體似乎鐵做的,而且速度極快。

    不過,讓所有人大呼一口氣的是,怪物似乎承受不住這么多槍口的掃射,怪嘯著消失在了山林。

    而這一晚,注定是個不眠夜。

    亂世初顯,有些事,在這些普通士兵面前揭開了一層神秘面紗。

    只是有些沉重而妖異!

    ………………….

    第二天一早,心情沉重的柳烈接到了上級命令,上面派了人過來,接手他們的工作。

    他們連隊繼續留守,配合上級來人的工作。

    昨晚,他已經將發生的驚變,還有一個士兵的死訊報告給了上級。

    上級沒有什么多少意外,也沒一點解釋,只是嘆了口氣,安慰了兩句,然后繼續下了封口命令。

    柳烈也確定了,上面肯定早就知道了某些事情,只是被遮掩了,平常人不知道。

    他也只能照著上級命令傳達,繼續留守,然后等著上級來人。

    上午快十點的時候,上級派的人來了。

    一個黑西服,一個道士。

    通過來人的介紹與接觸,柳烈從對方只言片語中,了解了一些國家層次上秘而不宣的變動。

    在這些變動中,再加上昨晚的經歷,一扇新世界的大門漸漸顯露出冰山一角。

    黑西服是個中年男人,自稱是國家特殊事件處理局的人,國家上層最近新成立的一個部門。

    此次來,是來接手這次事件。

    道士是茅山來人。

    茅山,鼎鼎大名的道家宗門,洞天福地。

    這個道士,叫吳法,五十年紀,神光飽滿,比較冷漠,一言不發,還是國特局來人替柳烈介紹的。

    聽語氣,國特局的干部對這位道士很是客氣。

    茅山道士吳法一來將軍山,便進了墓坑,仔細打量起兩座青銅棺來。

    他在細細琢磨銅棺上的紋理雕刻,漸漸其眉眼驚疑起來。

    這雕刻紋理繁復難懂,卻暗合陰陽八卦,五行天機,他好像在哪本茅山殘經中見過。

    “太陰煉形?”

    思忖了半晌,他腦子里靈光一閃,驚駭一聲,原本沉靜的面色瞬驟然驚起,眼中神光萬道。

    (為了不精干短小,又是三千字送上,等會再來一章三千字,相當于平時的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