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四十五章 啪啪啪是什么意思?
?    第四十五章大白揍熊

    “眸”

    一聲牛眸,青牛從濃霧里露出身來。

    “大牛!”

    阿俊歡喜地跑過去,小臉大大的驚喜。

    青牛叫了一聲,將頭低下,輕輕摩挲了幾下阿俊的肩胛,那雙大牛眼里有親昵的人性。

    “大牛乖?!?br>
    阿俊歡喜地摸了摸青牛的頭,然后踩著牛角上了牛背。

    “咦,大牛,你怎么鬢毛變紅了?!?br>
    阿俊剛才歡喜沒注意,爬上牛背才驚奇發現,牛脖子上的那撮毛變成淡淡的赤色,在霧氣沾染下容易看的清。

    青年鼻子里哼哧了兩口白氣,大眼睛里晶亮閃閃。

    “回家吧!”

    阿俊心里高興,也不管這些了,牽著牛韁繩,小臉笑著拍了一下牛脖子。

    這時,從林子大霧里竄出一頭豪豬,似乎在林間覓食,看見青牛大個子,立馬哼哧地呼嚕叫著,渾身長長的背刺炸立。

    “哦..”

    阿俊一聲驚呼,山豪豬渾身長刺,野性還很兇悍,那身上的刺連猛獸都招惹不起,他一個小孩自然也怕。

    只見這時,青牛一個側身,一只后腿一蹬,那四五十斤的豪豬便如刺猬球翻滾了出去,尖叫哀嚎,半天起不來身。

    “哇,大牛好厲害!”

    阿俊小臉一驚,然后眉眼頓時喜笑顏開,孩子心性地拍掌叫好。

    而他胯下的青牛,則是高昂著頭,哞叫了聲,揚頭邁步往山下走去。

    似乎很神氣的樣子!

    ........................

    正月十五,中午,桃花里,梧桐山。

    霧氣散了大半,寒氣也降了不少。

    院子里,桃花樹下,江小白正坐在石凳上,手里琢磨著什么東西。

    頭上的桃花抽芽十多天了,枝芽新綠,郁郁蔥蔥,含苞待放。

    桃樹下,江小白手上拿著一個方形塊智能手機把玩,在熟悉著上面的功能內容。

    這是徒弟初音前幾天來給他帶的新年禮物。

    他已經熟悉好幾天了。

    不過誦讀三千道藏都游刃有余的他,對手機里的一些內容卻是有些無解。

    不是他笨,基本功能他都知道,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

    只是他上網進去看外面新聞里面的內容有些就弄不明白。

    “臉上笑嘻嘻,心里MMP?”

    “這什么意思?”

    江小白看著新聞下網友的評論,摸了摸下巴,一本正經地琢磨最后三個字母想表達什么意思。

    而此時,院子另一邊空地上,一堆柴火燒的正旺,一大一小兩個丫頭,蹲在那里,用樹枝在火堆里挑挑揀揀。

    不是初音和小鹿,還有誰!

    旁邊還有兩個跟班,大黃和小白狐。

    一個趴在地上,靠著火堆附近,估計火光濺的熱,哼哧著舌頭。

    一個趴在初音的肩膀上,張著黑曜石般的眼珠子,歪著頭,滴溜溜直轉。

    這小白狐,似乎就跟初音親近,初音不在的時候,這小不點每天早上都要在外面往院子里瞅上幾眼,沒發現初音后,就垂頭喪氣地跑回山里了。

    江小白見過幾次,招呼它幾聲,結果這小不點不甩他,叫喚兩聲就轉頭跑了。

    這時,初音和小鹿圍著火堆,在忙著烤紅薯。

    是初音嘴饞提議的,小鹿也是跟著樂呵。

    不一會兒,初音跑過來,手里拿著粗紙包著,剛烤好的紅薯,小嘴里直喊燙。

    “師父,快接著,呼,真燙手?!?br>
    她喊了江小白一聲。

    江小白從琢磨中回過神來,側身看著有些狼狽的初音,忍不住莞爾一笑,接過了紅薯。

    他倒是不覺得燙,穩穩當當。

    “正好,我這上面有些內容弄不明白,你幫我解釋解釋?!?br>
    江小白很中規中矩地請教自己的徒弟。

    “師父,這個...你問吧!”

    初音聽到這,臉上閃過一絲猶豫與糾結,最后只能干巴巴地看著江小白,小聲道。

    她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兩天江小白問過許多讓她有些不好解釋的網絡詞匯,深受其累。

    果然,和她意料之中的一樣,江小白接下來問的問題讓她頗為無語。

    “臉上笑嘻嘻,心里MMP這句話我看很多網友說,是啥語意?最后三個字母MMP是什么意思?”

    江小白用一副“求知欲”的眼睛看著臉上尷尬起來的初音。

    “咳咳,師父,你就當這是一句自嘲或調侃的話就行了?!?br>
    初音白皙臉蛋上有些尷尬。

    “具體解釋一下看看,我總要弄明白意思,不然總念叨?!?br>
    江小白要是遇到不懂的東西,一定要把它弄明白。

    初音領教了江小白的性子,糾結了兩下,還是告訴了他。

     MMP就是“媽賣批”拼音的縮寫。

    “是這樣!”

    江小白明白了其中意思,點了點頭,隨后忍不住搖頭笑了笑,道:“外面人說話真有意思?!?br>
    “師父,快吃紅薯吧,涼了就不好吃了?!?br>
    初音勸江小白快吃烤好的紅薯,其實是怕他繼續問一些讓她難以解答的網絡句子。

    “不急,我還有一個問題不懂?!苯“啄罅四笫種腥群鹺醯暮焓?,繼續說道。

    初音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手摸了摸額頭,因為手上還沾著黑灰,一個沒注意把自己摸成了大花臉。

    江小白瞧了她這樣,眉眼瞇著,笑了起來。

    “知者解惑,正常不過,瞧你這什么表情?!?br>
    他哭笑不得說完,就問了起來。

    “啪啪啪是什么意思?”

    “我看了一條新聞,里面很多人用了這個詞匯?!?br>
    江小白臉上的笑意還未褪盡,又看著她說出了一問。

    他這話剛問出,只見初音靈氣的眸子立馬張大,愣了愣,隨后白皙的漂亮臉蛋上迅速飛起一抹緋紅,接著轉身,她就快步走了。

    轉身悶不做聲離開的初音,臉腮飛紅,心里在嘀咕,要不是知道師父江小白一直生活在山里,她還以為師父在調戲她。

    但她總不能解釋吧,只能紅臉離開。

    “哎,你怎么走了?”

    江小白看初音那樣子,轉身就走,一副搞不懂的表情。

    “這句話到底啥意思?不行,我還是得問問?!?br>
    他起身。

    ....................

    (第一更,看有讀者說這是女頻文,我就納悶了........難道要裝逼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