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四一零章 呵,好大的膽子!
?    陳家大院,堂屋里,菜碟鋪桌,親朋滿座,屋里飄著濃郁菜香氣和香燭煙火味。

    “來來來,各位新年快樂,年前家里添了新丁,兩家都高興,我敬各位親家一杯,不過親家大爺身體不好,我就不勸酒了?!?br>
    大年初二的飯桌席上,陳家一家與拜年的客人擺了兩桌,算是熱鬧,其中,陳淵妻子的父親站起來,端了一杯酒,滿臉高興地說了一席話,給陳家人敬酒。

    其實,作為親家,眼瞧著陳家氣氛不對,不行啊,這親家就想在這大年日子里,說些喜慶話,提提熱鬧神。

    雖說傳聞陳家仙人字畫被奪,老爺子氣倒,但也還有高興事,家里剛添了新丁,喜氣還是有的。

    經過這么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加上不遠處傳來家家戶戶開年飯的炮竹熱鬧聲,這席間的氣氛倒也慢慢熱鬧起來。

    “爸,你身體還病著,少喝點酒,吃點東西吧,這湯不錯,活絡身子?!?br>
    其他親朋熱鬧,但席間陳老就病懨懨的沉默寡言,想多喝幾口酒,旁邊的兒子陳強攔著。

    陳老手微抖著,沉默放下酒杯,微喘一口氣,沒有什么精神。

    陳強干看著父親,心里很不得勁,這年過的頗為沒意思。

    事情過去好多天了都,他跟爸勸了,他們就是一普通老百姓,跟高高在上的“仙人”不是一個世界,氣壞身子也是白搭。

    陳強也知道那“仙人字畫”小弟給自家父親的東西。

    不過他不知道當初本以為過世的江小弟突然出現了,為何又不辭而別,跟當時癡呆的父親說了什么,事后好轉過來的陳老嚴厲囑咐再也不準家里人提江小弟的名字。

    但陳強知道,這個曾居山中的江小弟,跟他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唉…”

    想到此,盡管這新年鞭炮聲熱鬧,這五十多歲的漢子,心里也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莫名滋味。

    “吱呀”

    就在這時,院門被推門發出吱呀一聲,一個小小的身影憨態可掬地跨過院門,出現。

    緊隨著,在這院子里家家戶戶的遠近鞭炮聲中,一聲嬌脆清亮的喊聲傳進了堂屋。

    “爺爺!”

    屋里的人舉杯的,夾菜的,喝酒的,都聞聲側過頭往屋外疑惑望去。

    而正對著院門坐著的陳老率先看見那個熟悉可愛的小身影,猝然一愣,隨即渾濁蒼老的眼睛里接下來爆發出或許驚喜,或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小丫頭?!?br>
    一聲歡喜又帶著略微發抖的呼喊。

    陳老爺子原本虛弱的身子驟然從座位上起身,蹣跚著腳趕快出門。

    “是小不點?!?br>
    “天吶,是小鹿這丫頭?!?br>
    “………”

    陳家人還有桃花里的親戚,都神色驚喜地紛紛放下碗筷,起了身。

    只剩下,陳淵妻子一家人,看見這場景,有點疑惑。

    不過一群人緊接著目光一滯,目光有些發愣怔神。

    在小丫頭身后,一個女人的出現,讓院子里空氣瞬間一靜。

    因為他們從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女人,就像是畫中走出的人兒。

    一身素色長裙,長發插簪,青絲垂肩,在這肅冷寒霜天,煙火隨風卷的小院子里,就像是下凡的仙女,清塵脫俗。

    給小屋里眾人的感覺就是如此,如此驚艷!

    不管男人女人,還是老少漢子。

    唯一不受影響的還是陳老,他臉色驚喜地褶子直起,蹣跚地沖到小院,在小鹿面前蹲下身,一雙布滿褶子與老繭的手在微微發抖,扶住小丫頭。

    小丫頭“哎呀”一聲脆聲,呼呼可愛把抱著的酒壇放下來。

    “陳爺爺,小鹿好想你?!?br>
    小丫頭小虎牙咯咯一笑,身子就歡呼撲倒了陳老爺子的懷里,小嘴吧唧親了陳老一口。

    很溫暖,很可愛的小家伙。

    陳老一把抱住這讓人心心掛念的小丫頭,高興地老淚縱橫。

    自打小丫頭幾個月大來到桃花里,老人便與小丫頭結起了緣分。

    自從兩兄妹的爺爺江老爺子去世后,哥哥江小白出去采藥,或是外出,還小的江小鹿便經常丟給陳老照顧。

    要說,陳老與江小白是亦親亦友,小丫頭和陳老就算的上爺孫的情分。

    “爺爺不哭,小鹿給你來了新年禮物哦,乖?!?br>
    小丫頭在陳老懷里用小手替高興的陳老擦眼淚,然后輕聲萌萌地指著面前的酒壇。

    “你這小不點,一晃長這么大了,這酒壇子你都抱得起了?!?br>
    陳老滿臉高興地不斷用布滿老繭的手摩挲著小丫頭的臉蛋,整個人的精神氣都提起了好多。

    “這是哥哥讓我抱的?!?br>
    小丫頭虎牙直咧。

    陳老爺子一愣,眼神有些變化,期待地問小鹿,“哥哥呢?”

     “家里有客人,哥哥讓大姐姐帶我來給爺爺拜年?!?br>
    小鹿說道。

    陳老眸子一閃,掩飾眼中一抹失望,不過此時聽言才把目光往上望,打量著小丫頭身后的女子。

    女人身上的那份氣質,讓陳老眼神有了些波動。

    人老成精,且不說陳老有些見識,這女子不是凡俗人,一身裝扮氣質就可窺見一二。

    “老頭子陳云山,感謝姑娘帶小丫頭過來?!?br>
    陳老雖是大山山民,卻是最懂規矩,知禮道的老人家,起身,牽著小丫頭的手,給一身白衣的古國公主李水月行謝禮。

    “老人家客氣,您是公子敬重之人,小丫頭親近之人,不敢稱謝?!?br>
    李水月輕聲淡笑,隨后反問一句。

    “老人家好像身體抱恙?”

    “陳爺爺身體不舒服嗎?”

    江小鹿仰頭望著,不解問道。

    “沒事沒事,走,小鹿,而陳爺爺帶你吃好吃的?!?br>
    陳老爺子低頭滿臉笑容地跟小鹿說著,隨后與李水月真誠道:“飯菜已上桌,還請姑娘你不要嫌棄?!?br>
    李水月沒說什么,淡淡點了點頭。

    卻說,此時這院子里親戚朋友,也就陳老說話了。

    陳老家陳強其他人本來見了小丫頭很高興,但古國公主李水月有一種氣質,讓人不敢上前。

    結果,李水月與小鹿一同上桌了,被請在主座,原本相互敬酒有幾分熱鬧的場面不知怎么的,瞬間變得斯文拘束起來。

    斯文喝酒,斯文吃菜,連身為主人家的陳強,秀芬嬸跟李水月客氣兩句,說話都變得不像本家主人了。

    只有小鹿挨著陳老爺子一起,陳老爺子不斷給小丫頭夾菜,問好不好吃,小丫頭在乖巧回應著,惹的老人甚為寬慰。

    儼然這場飯桌的熱鬧便只在這一老一少兩人間了。

    看的陳淵妻子的父母心里有些吃味,也沒見老人家對剛出生的重孫子有這么喜愛,怎么對一個小女娃如此好,連之前病懨懨的身體都似乎好了。

    而且,這小女娃是陳家的孫女?怎么陳家那邊人都這么很高興,也沒聽過啊,還有那個穿著不像現代人,像仙女似得女人是誰呀?

    一腦子奇怪和懵然。

    一頓大年飯,就在這樣的氣氛中過去了。

    飯吃完,老爺一刻不放小丫頭,逗弄小丫頭有說有笑。

    至于,李水月也不打擾,也不讓陳老家人招待,在院子里安靜坐著。

    “小鹿,該回去了?!?,

    過了一會,她瞧了天色,起身招呼道。

    這一聲,讓陳老一家人瞬間眼神緊張了起來,不舍得小丫頭走。

    陳老緊緊牽著小丫頭的手。

    “姐姐,我還想玩一會?!?br>
    小丫頭善解人意,跟李水月說道。

    李水月點了點頭又重新坐下。

    卻見這時,陳家孫子陳淵在眼神猶豫一會兒后,拉著妻子走到了李水月面前。

    “額…姑娘應該…認識我家小白叔吧?!?br>
    陳淵在李水月面前有些緊張。

    “認識?!?br>
    李水月點了點頭。

    “我有些話要說?!?br>
    陳淵望了爺爺陳老的方向一眼,然后將想說的事微微道來。

    他把駐扎此地防御妖獸的幾位仙人強取豪奪小白叔送給爺爺字畫的事說給了李水月聽。

    李水月一聽,秀氣的柳葉眉慢慢挑起,如飛枝滿霜,冷笑一聲。

    “呵,好大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