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四零六章 風扯緊呼 小院煙火
?    拜完年,行完禮,干了一碗靈氣凝成的酒,來人諸位紛紛要進貢禮數。

    “行了,除了道門的禮數我收下,其余諸位的心意江某明白,就不用如此了?!?br>
     除了道門進獻的禮數,江小白婉拒了其他人的禮數。

    心意是一回事,收不收又有學問在里頭,江小白素不鉆研,這種事一律打回。

    “好了,諸位請回吧?!?br>
    江小白說完,在眾人略帶遺憾與敬仰的目光下,轉身踏著云橋直上山去。

    一步,一步,梧桐山消失的云霧從兩邊冒了出來,重新封鎖住梧桐山。

    江小白的身影在眾人的視線中慢慢模糊,仙蹤縹緲。

    諸子百家,各路江湖人士這才散去。

    雖說早些千里迢迢趕來,只駐足停留個片刻,但能見在九州威望無人能比的江真人一面,在真人面前留個印象,諸人覺得與有榮焉。

    真人還賞賜了一碗靈酒!要是真人能收下貢禮就更好了。

    來人諸多心滿意足地離去,一會這梧桐山下又清凈了下來。

    風里來,風里去,一班修行者的速度倒是快。

    而江小白一回院子后,就趕緊趕回了后廚。

    其實,他出去前后就不到十分鐘。

    這場他掌勺的團團大年飯,顯然要比眾人給他拜年重要的多。

    不過江小白進去,發現常年一身素衣裙的李水月正在有些笨拙地在鍋灶前做最后一道菜。

    蛋餃子。

    這道菜是年年小丫頭最愛的玩意,先用肥豬肉在鍋里潤一層油,隨后用打散的雞蛋液油煎成金黃色的蛋皮。

    再用筷子夾起煮熟的糯米和豬肉?;斐傻南諏?,放入攤開的蛋皮,再包起來,就成了。

    卻說這位古國公主,此時在鍋灶邊,一手在耳鬢挽著青絲,一手拿著一雙筷子在鍋里小心地搗弄著。

    江小白走過去的時候,看到了鍋里幾個“破散”的蛋餃子,忍不住呵呵笑了一聲。

    “讓公子見笑了,妾身素來不近煙火,手比較笨,這菜式我之前曾見初音妹妹做過,見公子有事,便自己想試試,哪想到并不像妾身想象中的簡單?!?br>
    李水月見江小白臉上的笑意,哪不知,卻也不尷尬,清淡一笑。

    她千年前是一國公主,千金之軀,確實不近煙火,不會什么廚藝,之前江小白不在的時候,都是初音下廚做飯,她只是學了一些簡單的打下手。

    江小白爽朗一笑,便說:“我來教你?!?br>
    說著,從她手里接過筷子。

    然后他便一邊做蛋餃,一邊給李水月講解示范,時不時讓她試一下。

    “這樣,用鍋鏟不能用太大力,把蛋皮一壓…”

    江小白看李水月幾次試驗都容易把蛋皮戳破,弄散,也跟著上了手,手把手地教,兩個人的手碰到一起,身子距離的蠻近。

    一個人教,一個人學,都沒有在意。

    然后這時初音嘴里高興哼著嗯嗯的調子,提著一把摘好洗凈的蔥進來了。

    進來,看見兩人如此,微微一愣。

    “咳…”

    她靜靜看了一會,隨后故意咳了一聲。

    “師父,蔥洗好了?!?br>
    初音喊了一聲。

    “行,把蔥切成蔥花?!?br>
    江小白沒回頭說了一句,然后繼續教李水月。

    初音把蔥花放在砧板上,拿起刀,望著江小白二人,把砧板剁的砰砰作響!

    怎么看像是故意的!

    不過江小白沒注意,在專心教李水月做菜。

    ………….

    “好了,可以上桌了?!?br>
    終于,十大碗做完,忙活了兩個小時終于要開桌了。

    熱氣騰騰的菜碟一碗一碗從后廚端上桌。

    人也一個一個上桌。

    連之前不見的女王阿茶也掐準點出現。

    “阿茶姑娘方才去了哪,這周圍的環境如何?”

    江小白禮貌性地問了阿茶一句。

    邀請她來做客,地主之誼還是要盡到,還是要說兩句的。

    “去了一趟那個深淵,里面是個上古妖獸的墳場沒錯?!?br>
    不過對方回答的話讓江小白眼皮一跳,這女人去了妖氣深淵,還進去一探了。

    “里面如何?”

    江小白正了正顏色,眼中閃爍神光,低聲問。

    “沒深入,但感應到里面有強大的殘魂余念,自然不是什么善地?!?br>
    “阿茶姑娘在白龍妖山可感應到兩位妖族大妖的氣息,這二人在妖山修行?!?br>
    江小白聽言,眉眼微瞇,然后問起了七王和老九這兩個龍族大妖可在。

    阿茶淡搖了搖頭,隨后不搭理江小白了,自己在餐桌上找了個位置坐下。

    江小白聽二妖不在,心里泛起了嘀咕,不過此時顯然不是追究這的時候,便把心思壓下,返身回桌。

    菜、酒、碗筷都齊,江小白這期間,寫了一副大紅對聯貼在門楣上。

    然后便開始主持祭酒,祭祀先人。

    每個杯子都倒上一杯清酒,然后用筷子每個杯子里沾一下。

    上三根長香,點兩根明燭,倒半杯酒。

    “初音,丫頭,與我走一趟,幾位先稍等一會?!?br>
    給爺爺敬完酒,自然要去老道那邊一趟,就喊了初音和丫頭兩人。

    “阿彌陀佛,貧僧也同去?!?br>
    老僧這時也起身,他知道是要祭祀老道去。

    兩人也有一段情分。

    江小白自然沒什么好說的,一拂袖,便一齊飛出院子。

    沒多久,幾人在飛龍山祭祀完回來。

    大年團圓飯最后的一步,便就是點鞭炮了。

    大紅鞭炮展開長長一溜,往院子的墻垣上一甩。

    “哥哥,我要放,我要放?!?br>
    小丫頭爭搶著拿著點燃的長香,要點。

    江小白沒拒絕,給了她,然后這小丫頭興奮地跑過去,蹲在遠遠的地方,伸長著小手,有點害怕,又有點期待地去點。

    而小奶狗的大黃離的遠遠的,時不時汪汪叫一聲,左竄右跳。嚇的小丫頭手一抖一抖的,總是點不上。

    “臭大黃,別嚇我?!?br>
    小丫頭“生氣”地趕走大黃,繼續小心而期待地點鞭炮。

    “噼里啪啦…”

    終于,鞭炮點燃了,驟然炸出了紙花。

    小丫頭嚇得趕忙手上的長香一扔,捂著耳朵屁股顛兒地往堂門跑。

    跑了幾步,小身子跑的急沒跑穩,要摔倒。

    一陣風來,哥哥江小白笑呵呵地抱起了她。

    “咯咯?!?br>
     小丫頭也在哥哥懷里樂的咯咯直笑。

    其他人也看的樂呵。

    隨后,一行人進屋,關上堂門。

    屋里燈火明起,屋外有硝火味彌漫,滿是人間煙火。

    這就是簡單的年味。

    “干!”

    餐桌上,大家舉杯,吃一場團圓大年飯!

    漫山斑駁,臘冬冷清,飛霜漫天,風扯緊呼。

    深山孤林,這份熱鬧,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