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四零四章 諸子進山,百家拜年(上)
?    華夏傳統,逢年過節,廚房里的家伙事都要弄出個吉祥、稱心、如意。

    通常擺碗都要擺出六、八、十,這些吉祥數學,象征六六大順,十全十美的寓意。

    像春節過年這種一年當中最為重要的節日,擺出“十大碗”,才最能代表過年十全十美,團圓齊聚的節日氣氛。

    天光漸亮,天地間的斑駁雪景漸漸通透,冷冽的寒氣不再那么凌人。

    梧桐山,山間小院。

    空慧和尚沒花多少時間把院子里的積雪掃了干凈。

    不過在江小鹿的要求下,老桃下的一塊積雪沒被打掃。

    小丫頭在梳洗打扮過后,就光著小手笑嘻嘻地抓起雪故意扔向小奶狗的大黃,在院子里和汪汪奶叫,左竄右跳的小奶狗大黃打了一會雪仗。

    瘋玩了一會后,她又堆起了雪人,通紅著小手,一點都不怕冷地玩這冬日里小孩最富想象力與詩意的玩意。

    少年和尚空慧饒有興趣地在旁邊看著這位“小師叔”興致盎然地玩著,時不時在旁邊指點上一兩句。

    而他師父老僧空明,則自己坐在小院堂門口,手里搓著念珠,望著遠山,不知看風景還是思慮什么事情。

    前院,清凈怡然,宛若一副動人的山水畫。

    而后院,則要熱鬧上許多了,滿是人間煙火氣。

    “滋……”

    煙火氣息的廚房里,江小白掌勺,往滾燙的大鍋里倒了一勺油。

    立馬“滋”的一聲,油香四溢。

    下方灶爐里,有熱鬧的“噼里啪啦”聲在響,柴火燒的正旺。

    “蒜,姜?!?br>
    他側頭說了一句。

    說完,他側邊的窈窕人影過來。

    古國公主李水月在幫小丫頭收拾洗漱之后,就來了后廚打下手。

    她拿著一把菜刀,刀側上是切好的蔥姜碎末。

    走到灶邊,用一只白皙素手將蔥姜碎末拔入鍋中。

    蔥姜入沸油,立馬爆香。

    “魚收拾好了沒?!?br>
     江小白又沖著廚房外不大不小喊了一句。

    “來啦?!?br>
    廚房外,初音應聲,隨后手里拿著條洗凈,剖出內臟,兩尺來長的鮮魚進來了。

    “給我?!?br>
    江小白要接過魚。

    “我來扔進去?!?br>
    初音不給,一雙黑亮的眼睛盯著油香四溢的油鍋,笑盈盈地要自己扔進去鍋里,像是覺得好玩。

     “師父,現在可以扔進去了嗎?”

    她還一臉“期待”地問江小白。

    “等會?!?br>
    江小白覺得好笑,微搖了搖頭,拿著鍋鏟勺起熱油在鍋邊潤了兩下,見差不多,才輕笑一聲,點了點頭。

    “可以下鍋了?!?br>
    然后初音拿著鮮魚,小心貼著鍋邊從魚尾巴開始放進了油水中。

    魚肉和表皮在沸油中立馬“滋滋”作響,油炸成金黃焦脆,令人胃口大開的金紅顏色。

    江小白開始揮鏟煸炸。

    待炸至兩面金黃,自己動手從壇子里勺出幾大勺子“水辣椒”(剁碎辣椒加鹽炮制)往魚身上灑。

    立馬,魚肉的鮮香與水辣椒的咸香味被沖出。

    江小白又加了一大勺水入鍋燉煮,入味。

    鍋中滿是清香和誘人的光澤。

    初音在旁邊眼睛發亮的看著,駐足一連站著不動,看了幾分鐘。

    “我說你這丫頭別站著流口水了,等會自然有你口福的時候,食材處理好了?”

    江小白抬眼發笑。

    “呵呵…那我去了.”

    初音砸了砸嘴巴,然后風鈴般呵呵傻笑了一聲,又去忙活了。

    接下來,這廚房里又繼續叮咚作響,菜香四溢了起來。

    三人要準備十大碗,還要趕著熱氣,所以這廚房里滿是忙碌,熱鬧的味道。

    滿是節日的那種味道。

    ………….

    而此時,梧桐山附近的山嶺,人影紛至沓來。

    有人踏空飛云,在天空劃過一道白浪;

    有人踩石飛枝,在密林皚皚的山林間跳躍;

    更多人踏空踩浪,揚舟前行沿著碧綠幽幽的翡翠河行進;

    有穿青黑黃白衣裳的道士;

    有穿著青黃的僧人;

    也有穿現代裝的人

    ……….

    衣著各樣,來人各異。

    最終,他們紛至沓來,來到了梧桐山。

    來人都是修行界中人,許多人在修行界素有名聲,大多還認識。

    “喲,公孫家主,你也來了!”

    “宋門主,你能來,我嚴某為何不能來?”

    “呵呵,公孫道友,宋道友,二位別來無恙?!?br>
    “哈哈,青云山的陳觀主也來了?!?br>
    “今日大年初一,乃一年吉日,真人乃九州脊梁,鄙人特地趕來碰碰運氣,為真人拜年,呵呵,想不到諸位與我想到一塊去了?!?br>
    那陳觀主,一位半百老者,灰發長發,忍不住撫須笑道。

    “青云山離此地足有數千里,陳觀主此心可鑒,讓我敬佩。我等此次也是前來給真人拜年,順便給真人進貢一些東西,聊表當初真人龍虎山傳道之恩?!?br>
    那姓公孫的,字云,是諸子百家公孫家傳下來的當代家主,他之前有幸去龍虎山聽過江小白講道,深受裨益,修為在這數個月里大有長進。

    此次前來,一是感激江真人當初的傳道之恩,二是因為江真人如今在九州恩威甚重,是威望最甚的陸地神仙,受世人仰望敬畏,前來拜年,在禮數上也是非常合理的。

    “原來公孫道友也準備了東西,呵呵,鄙人也是,帶了些小東西,以防在真人面前失了禮數.”

    三人中,另外一名瘦長馬臉的中年人聽言,心有所感地一笑,從袖子里掏出一個尺許長,大拇指寬的黑色木盒。

    “宋道友帶的是什么?”

    半百老者,陳姓修士,是一名散修,他見二人都帶了禮貢,心里有些一沉。他是散修,家底薄,雖在修行界闖出了些名氣,但并沒有什么家底,此時,眼見他們二位都帶了貢禮,如此相比下來,別人都帶了,自己沒帶,多少有些差別。

    他臉皮微微動了動,問了一句。

    “此乃千年沉香,能讓人凝神定氣,對修行入定喲所裨益,此物算不上奇珍,我門中也沒什么家底,當然,以真人的眼界,這些東西肯定寒酸了,但在下也只是奉上此物聊表心意而已,”

    那宋姓門主打開了自己手中的黑色木盒,介紹道。

    木盒里躺著一塊沉香,色質上佳。

    “公孫家主帶的是什么,讓我等也見識見識?!彼檣芡?,笑著把目光轉向了公孫家的家主。

    “呵呵,不過是我自家弄的一些奇yin技巧而已,江真人有一小妹,送她個玩意不錯,算不得什么?!?br>
    公孫家的家主呵呵一笑,掏出一個如魔方般的正方形木塊,漆木色。

    “江真人最疼他家小妹,公孫家主這想法倒是要高明不少,呵呵?!?br>
    “見笑,見笑.....”

    (大黃病危,最近兩天發愁,好好照顧,再送走吧,只能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