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场网高度 > 都市言情 > 深山中的修道者 > 第三一三章 花滿樓主人的神秘身份
?    黔州,夜色,荒山。

    離地十幾米,有一座飛檐樓閣懸空而起,燈火通明,花開滿樹。

    有一班子上不去的人,只能在下面望洋興嘆。

    “好奇死了,上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里面聽著好熱鬧的樣子?!?br>
    “剛才有一個人被打了下來………”

    有人望著頭上的燈火,好奇議論。

    一柱香過后,一道道人影從樓里飛出,一道道郁悶之聲接連響起。

    “怎么回事,太奇怪了,修行界有名的高手十有七八在紅布上落敗了,成功叩鼓的反而是那些籍籍無名之輩,只有幾位成名的先天圓滿前輩成功,其余的之前在江湖上素未有名氣?!?br>
    “那些人不是遮面,就是隱藏了實力,挺奇怪的,九州什么時候出了這么多高手?!?br>
    “是啊,一說真奇怪,突然冒出來這么多隱藏的高手?!?br>
    “這些人會不會就是那些一直隱修的修行者,就像前陣日子的幾件大事,不都說有不世強者出世參與么,攪的九州大亂,當初傳言整個道門聯手都打不敗來犯的強敵,只有江真人出手才平息了動亂,這些人或許跟這有些關系?!庇腥誦鬧幸渙?,猜疑道。

    “若真是這種強者,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莫不是也沖著明天龍虎山而去,感覺好復雜?!?br>
    “我倒覺得這花滿樓里的那面具女人就是這種人,給人深不可測的感覺?!?br>
    “在下今日看來這世上藏龍臥虎,才發現如今修行界的水突然變得深了?!?br>
    “捉摸不透啊,最近局勢不穩,突然就亂了,我等還是擦亮些眼睛?!?br>
    “………”

    一道道人影竄出花滿樓,隨后議論聲消失在荒山黑夜中。

    而緊接著花滿樓的四方大門全部關閉,陡然飛空,消失在黑夜里。

    留著下面看著的一班人眼睛睜的溜圓,驚呼一聲,一陣驚奇加上莫名其妙。

    反正是白來了。

    至于那些還未離開多遠,從房間資格爭奪中落敗出樓的修行者們,看著飛走的花滿樓,不知說什么好,有些惋惜沒奪得資格。

    這花滿樓肯定是有幾分門道的,而他們就相當于走了個過場,傳聞里的美酒佳肴,以及美人恩,倒還真想見識一番。

    一時想到這,倒有些羨慕那些進入房間里的人了。

    食色性也,也不知道這些人有何艷遇?

    卻說,花滿樓飛天之后,樓中個個房間熱鬧了一陣,有推杯換盞,有言笑晏晏,有女子嬌聲。

    過了盞茶時間,整個花滿樓突然詭異地安靜了下來。

    某個房間,燈火搖燭,屏風古香,儼然一副古代樓閣裝扮,給人一種時空錯亂之感。

    “來,哈哈,妹子,干杯?!?br>
    孫狂坐在一張桌子前,端著酒杯,與對面女子哈哈一笑道。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著酒菜瓜果琳瑯,對面坐著一位戴著面紗的俏麗女子,眼睛水汪汪的,透著一種風情魅惑。

    孫狂只覺得喝這酒,身上越喝越熱,有些情不自禁。

    “孫大哥是要把我灌醉不成?!?br>
    對面女子水汪汪的眼睛一翹,似乎流露出笑意,萬種風情。

    看的孫狂這漢子有些迷。

    “妹子你可別說這話,俺孫某這人不喜歡灌酒這一套,也不喜歡來這些虛的,妹子你能喝便喝,不能喝就聽俺說道,你這地方的酒確實烈?!?br>
    孫狂眼眶有些微紅,像是有了幾分醉意,說話的聲音都大了些。

    “孫大哥倒是直爽?!?br>
    那女子輕輕一笑,如珠落玉翠。

    “妹子,你還沒說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阿玉?!?br>
    “我有些搞不懂,你們這花滿樓的女子道行個個在先天之上,在修行界大部分人都要稱道一聲前輩,阿玉妹子卻怎生屈尊干些這樣的事?”

    孫狂確實覺得有些奇怪,望了望屏風后的大床,很是直接地與女子說,也不怕得罪。

    性子如此,又加上好像喝醉了酒。

    他乍一聽說這花滿樓的傳聞,就感覺類似現代里的那些洗浴場所,說不好聽就是妓院,只是處在的位置是修行界這一層次,雖然今日他來見識此處大開眼界,但又跟古代青樓似得讓人想入非非。

    不然,男人和女人在一個房間里干什么,又不認識,就說話,喝酒?

    屁話,男女之間就這么多東西。

    總得有個出發點,都是修行者,跟世俗金錢似乎又扯不上關系。

    “我花滿樓現世就是為了廣交天下英豪,可不像傳聞說的那樣不堪,孫大哥可與阿玉說說天下大小事,也可與阿玉說說心里話?!?br>
    蒙紗女子輕聲笑言,像是銀鈴在耳邊晃蕩,還有回聲似得。

    孫狂只感覺耳邊似有好多令人迷醉的耳語在耳邊晃悠,眼眶越來越紅,連臉上都浮現了幾分醉意。

    他加快真氣流轉,甚至都不能解除這種讓人頭暈眼花的醉意。

    搖了搖腦袋,他發現對面的女子身影都有些搖晃。

    “孫大哥你是哪里人?”

    女子的聲音響起了。

    “陜北秦州?!?br>
    “修行的什么功法?”

    “祖傳的狂刀刀法?!?br>
    “可否講講你的修行經歷,你祖上可有什么秘辛?”

    “我家幾代殺豬匠,俺殺豬二十余載……….”

    桌子上,孫狂拿著酒杯搖頭晃腦,女子問什么,他就說什么,像是真喝醉了,大眼眶子酡紅酡紅的。

    而這時,女子手上竟出現了一張紙,手上拿筆,孫狂說什么,她就寫什么,竟是在記錄孫狂的信息。

    “妹子,我跟你說,你知道如今威震九州的道家真人江小白不?”

    孫狂這時眼睛半瞇半睜地抬頭,說話有些大舌頭。

    “他可是俺兄弟,我是他的護道者,想當初…..”

    孫狂咧嘴一笑,半迷半醉像個傻子似得,說著。

    卻見蒙紗女子捏筆的手驟然一頓,那原本輕笑的眉眼頓時跳了幾下,顯然很是驚愕。

    最近名動九州的道家江真人,威名赫赫,可是這漢子竟與江真人相識?還是對方的護道者?而且還有關于江前輩成就真人之位前的故事!

    蒙紗女子一時愕然,手上的筆停了下來,要不是知道孫狂此時已經身陷迷幻,都以為對方說的是假話。

    這是房間里空氣突然起了波動,一個帶著金色面具的女子憑空出現。

    “花樓大人?!?br>
    蒙紗女子見之連忙起身行禮,很是恭敬。

    “然后一位女王出現,好家伙,帶了我們去一個地方,那地方就是傳說中蓬萊仙山..咦。小..姐姐?你..怎么來了,來,喝酒?!?br>
    這個時候,孫狂還在大舌頭地說著,迷糊的眼神看到了面具女子出現,頓了頓,嘿嘿傻笑地舉著酒杯晃了晃。

    面具女子望了他一眼,面具下的那雙眼睛冒出彩光。

    只見孫狂頓覺天搖地晃,隨后眼睛一閉,腦袋砰的一聲落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剩下的事交給玲瓏你了?!?br>
    面具女子的聲音還是那么好聽。

    “花樓大人,這人剛才說了江真人成就真人之位之前的秘辛,還說有一個奇怪的女子出現,把他們帶入了傳說中蓬萊仙山,您為什么不要玲瓏繼續問,您之前交代我們,不就是想打聽上古的事么?”

    蒙紗女子魅然的眼睛里有驚疑,有不解,看著面具女子。

    “這事你不需知曉,練功去吧?!?br>
    面具女子冷冷清清,淡淡言語。

    “可…這人是那位江真人的護道者,關系應該很親近,這…”

    蒙紗女子眼神有些遲疑。

    “這事我早已知道,哼,那人能成就真人之位可有我一份功勞,他不認識我,我可知道他?!?br>
    一聲有些清冷的微哼,那面具女子的身影頃刻間消失在空氣中。

    房間中,蒙紗女子眼神凝了凝,隨后轉頭,帶水的眸子看著倒在桌上的孫狂,閃過幾絲遲疑。

    最后,她還是抬手一揮,把孫狂憑空抬了起來,然后帶上了屏風后的大床上。

    她將孫狂扶著呈打坐姿勢,隨后面對面坐了下來。

    臉上輕紗吹動,女子朱唇一張,一口粉氣從她口中噴出,直撲入了孫狂的口鼻中,吸了進去。

    呼吸間,孫狂的皮膚慢慢熱了起來。

    而此時在花滿樓各個房間,都發生著類似的一幕。

    入房的所有修行者似乎被控制了,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許多隱藏的勢力和秘辛也被套了出來。

    而在九天星辰之下,花滿樓穹頂之上,面具女子背袖望著東方,輕聲低喃:

    “看來那些人也在這片人間暗中發展道統,這回只是一道小菜,那姓江的小子明天也不知道行不行,鎮不鎮得住場?!?br>
    “本宮堂堂,竟要去幫一個小道士,若是明天他的表現扶不上墻,就算吾主怪罪,我也懶得幫他,也不知道為什么要給我下這樣的命令?!?br>
    面具女子似在自言自語,語氣有些埋怨和不情愿。

    這時,她面色突微微一變,身影眨眼間消散在穹頂之上。

    下一秒,面具女子出現在孫狂所在的房間。

    只見,此時里面一片大亂。

    床上,某個漢子壓在蒙紗女子的身上,如野獸般撕扯著女子的衣裳。

    女子沒有大喊,只是用真氣捶打著某個莽漢,把莽漢捶的渾身是血,卻不敢殺了對方。

    一團粉氣漸漸包裹住二人。

    “找死!”

    面具女子瞧見這幕,一聲叱然,單手要拍。

    一道霸道勁氣眨眼而生。

    卻見這時,一道金光從孫狂丹田中沖出,打散勁氣,直沖面具女子眉心而去。

    面具女子猝不及防,被金光鉆入眉心。

    “神念真氣!”

    一聲冷哼,面具女子被迫閉了眼,漸漸有低微呻吟和怒哼同時傳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