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亮看著九頭金烏,氣勢上一點不讓。

    剛剛他說的一些話,有很大的夸張成分。100位16階英雄……秩序世界是湊不出來的,畢竟位面戰爭剛剛結束,新的秩序并不穩定。三大秩序位面聯合,憑借強大的實力才讓其他位面接受眼前的局勢,這個時候并不適合與元素位面開戰。

    不過九頭金烏不知道秩序世界是什么情況,孤立政策有太多太多的弊端了,對于外界的認知全憑道聽途說,自然是大亮說什么就是什么。

    當然如果九頭金烏一意孤行,那么也只能開戰立威、殺雞儆猴……

    九頭金烏已經估算出了雙方的實力差。他雖然不參與位面爭斗,但見識過戰爭中交戰雙方是怎么打仗的。如果元素位面和秩序世界開戰,云中城和熔爐城就可以在瞬間把秩序大軍傳送元素位面各個角落。

    憑借元素族的戰爭素養……估計還沒有等他們把戰士集結起來,這場戰爭就已經結束了。

    剩下的就是自己在金烏巢穴面對整個秩序世界16階英雄的圍攻……

    在元素位面,九頭金烏有信心打十個同階位的英雄,可沒信心打100個。

    感知到守衛元素還沒有完成對元素高塔的布防,九頭金烏對開戰的結果……沒有半點信心。

    九頭金烏的氣勢衰落下去,但他還是嘴硬道:“好吧……我不追究你意圖盜竊元素神石,你可以離開了……但是,你身邊的那位女人要留下。

    她和今天是事情無關,她盜竊我的氣系魔法書,必須接受懲罰?!?br />
    大亮看了一下身邊的喬伊斯,對九頭金烏說道:“現在我們就說說你誣陷我盜竊元素神石的事情……

    我只是提出要看一看元素神石,而你就說我要偷你的元素神石。九頭金烏,你這種全憑想象的栽贓真是太低級了……

    或許在元素位面,你說什么就是什么,沒有一個元素敢質疑你……哪怕你說的、做的是錯的。

    但請不要把幼稚的行為用在秩序世界身上。

    我們以秩序管理世界,要講證據、講規矩……你不追究我意圖盜竊你的元素神石,我還要追究你誣陷我的名譽、栽贓我是盜賊哪!

    還有無禮的關押我這么多天,你說……你應該接受什么懲罰?”

    九頭金烏的威嚴何曾被質疑過,他又何曾被如此挑釁過……自他存在以來,誰敢說要懲戒他。

    九頭金烏的鳥頭不停的變化著顏色,怒道:“你不要以為我退一步就認為我是好欺負的。我不想打仗,不代表我真的怕你們。

    這是在元素位面,在金烏巢穴、在我的宮殿內,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這會讓你無法收場?!?br />
    大亮回道:“九頭金烏,坐在你面前的是主世界第一帝國的飛塵親王;五色旗聯盟主盟之一;云中城的首席顧問;死亡國度的剔骨君主、死亡導師、不朽之王;地獄之主滅世魔王;矮人族的并肩王……

    秩序執行官。

    九頭金烏,好好認清你眼前的這個人類,我也不是好欺負。被栽贓、被扣押……你真的認為一個‘不追究’就想把我打發走嗎?

    你雖然退了一步,但對于你給我的羞辱……這一步還不夠!”

    九頭金烏真的沒想到一個人類竟然會有這么多的頭銜,其中還是地獄之主……一個位面的統治者,其他的頭銜也都是各個顯赫。九頭金烏有些后悔沒有在關押大亮的時候問清楚,他還存在主世界是個弱雞的固有認知,至于“秩序執行官”……那個時候他看了似乎只是一個吉祥物。

    此刻九頭金烏真的意識到自己到底捅了多大的簍子,如果自己不給出滿意的答復,秩序世界這次大規模出擊可不是嚇唬自己的,他們真的有和元素位面開戰的決心。

    掃視對面的眾多英雄們,通過他們的表情,九頭金烏知道大亮沒有撒謊,他的那些身份都是真的。

    “你……你……想怎么樣?”九頭金烏憋出一句話,形勢所逼,他只能再一次把自己的底線放低一點了。

    見到九頭金烏服軟,大亮也沒有再步步緊逼,他笑著說道:“九頭金烏大人,請不用緊張。我知道這是一場誤會,而且沒有你把我關起來的話,我可能就錯過了對我最重要的那個人。

    這位女士是主世界第一帝國的喬伊斯王,我對她盜竊氣系魔法書的事情向您道歉。

    她已經為她的行為付出了代價,一年的囚禁應該能補償她犯下的錯誤。

    我希望你能將她釋放……

    還有被你封印的厄格斯,他也受到了應有的懲戒。作為地獄之主,我希望你能把他移交給地獄?!?br />
    九頭金烏沒想到大亮的懲戒大棒高舉輕落,如此興師動眾就為讓自己放兩個囚犯。宮殿內,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緩和,九頭金烏說道:“你說的對,他們的確已經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了代價。這個人類你可以帶走,厄格斯你也可以帶走。

    作為我無禮關押你的補償,我會送給你一顆元素神石,表達我的歉意?!?br />
    說著,九頭金烏在身邊打開一扇小型傳送通道,他伸手抓了一下,然后皺眉道:“怎么不在這個地方?難道是我記錯了?”

    接著,九頭金烏又打開一扇小型傳送通道,露出微笑的從里面拿出一顆元素神石,并用風魔法把這個七彩色的石頭送到大亮的面前,他的頭重新恢復成金色,對大亮說道:“元素神石是元素能量固化后的精華,哪怕是我……也不過有幾顆的收藏。在其他地方,估計你是找不到元素神石的。

    我贈與你這顆元素神石,除了向你道歉,也表達我的謝意。

    你讓我從盲目自大中清醒過來,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而元素位面擁有得天獨厚的環境和天賦卻不堪一擊。

    我們把自己關的太久了,也太自以為是了。

    今天,你讓我看到我是多么的弱小。

    元素位面已經到了不得不打開大門的時候……

    我希望能夠借此機會與各大位面建交,我保證元素位面不是秩序世界的威脅,我愿意加入中立陣營,為世界秩序奉獻元素的力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