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讓精靈知難而退結束對上江城的制裁,大亮手中有兩副牌可以打。

    一個就是地獄。

    魔幻之境在內亂還沒有平定的情況下,敢和五色旗聯盟叫板,依仗的當然是善良陣營的老大——云中城。

    在內戰、外戰打的繽紛的位面戰爭中,云中城所在的英靈世界是唯一一個現在還獨善其身的位面。

    內部,所有的天使都歸屬云中城的領導,統一在天使長米迦勒的麾下。

    外部,作為英靈世界的敵對位面,地獄是整個世界上打的最激烈的位面。路西法和撒旦為了誰能夠統治地獄,在地獄熔爐城已經打了幾個月。勢均力敵的戰爭讓誰都沒有辦法快速的取得決定性勝利,地獄熔爐城真正的變成了一個熔爐,焚燒著地獄的精銳力量。

    不知道地獄在真正決出勝利者后,還能殘存多少可以打位面戰爭的軍隊……

    似乎……云中城什么都不用做,只需看著地獄自我走向滅亡,在最后幫忙推一把就可以了。

    云中城也打著坐山觀虎斗的心思,米迦勒緊緊收攏著天使,淡化自己的存在感,不進入地獄,甚至在死亡國度活動都銷聲匿跡。不做大規模的調動去刺激地獄的惡魔和墮落天使們,不發表什么的決策,就像消失一般。

    一切都是為了讓路西法和撒旦“別管我,放心的打?!?br />
    但云中城再怎么隱藏自己,他們也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力量,是善良陣營的主心骨。

    有了云中城壓陣……善良陣營做什么事都非常的大膽。

    包括魔幻之境向五色旗聯盟挑起的爭端。

    而如果地獄能夠分出勝負騰出手來,就能有效的牽制云中城,魔幻之境就沒有那么多和五色旗聯盟開戰的底氣了。

    現在大亮和墮落天使王、地獄領主王雙方都保持著可以對話交流的關系,手里又有霍華德絕望城這支生力軍,已經有能力干涉地獄的歸屬。

    大亮的另一副牌就是死亡國度。

    沒有信仰這個根本矛盾,在死亡國度迫切需要統一的大環境下,巫師公會和新無垢教廷的談判非常的順利。

    大亮從死亡國度獲知的最新消息顯示,青色聯軍另一個頭腦博斯維爾也已經派使者來到嘆息城,并和憂傷君主達成了諸多共識和協議。

    憂傷君主承認博斯維爾對永夜城的統治,允許博斯維爾在永夜城建立新無垢教廷,稱“死亡君主”。

    永夜城、嘆息城將會以現在雙方的實際控制區劃分疆土。

    博斯維爾之所以反叛永夜城,就是因為自己的政治訴求得不到實現。原永夜城的主人哀吟君主為了自己領土的完整,不允許博斯維爾稱死亡君主建立教廷分走自己的土地。

    因此博斯維爾才和巫師公會組成青色聯軍,自己打地盤。

    現在……地盤有了,也能如愿成為死亡君主了,博斯維爾自然也不會甘心當云中城的小弟。

    作為回報,永夜城向嘆息城稱臣,博斯維爾在登基為死亡君主后,會尊憂傷君主為新無垢教廷的教皇。

    作為青色聯軍另外一支重要的力量。

    巫師公會也會加入新無垢教廷,并成為一個獨立的部門。關于信仰問題,憂傷君主做出了極大的讓步,新無垢教廷對巫師的信仰沒有嚴格的要求,但必須尊重死神。

    而巫師公會的信念也不是否定死神,其實所有巫師都對死神保持著極大的敬意,因此憂傷君主不強制信仰死神,僅僅加入新無垢教廷對于巫師們來說也是可以接受的。

    來自外部的壓力,讓三方會談的進程非常的快速,當大基調定下來后,青色聯軍和新無垢教廷的合并已成定局,不久前還打成一片的永夜城和嘆息城即將像兄弟一樣親密。

    而當憂傷君主、博斯維爾、盧卡斯,三位16階強者在嘆息城公開會盟的時候,可以想象會對整個世界造成什么樣的轟動。

    青色聯軍從善良陣營重新回到邪惡陣營,云中城就失去了對死亡國度局勢的控制。

    沒有永夜城吸引死亡君主們的視線,魔幻之境就變成了死亡國度頭號外敵。

    精靈有三線作戰的能力嗎?

    當然沒有。

    “上江城就拜托各位了……”

    把指揮和魔幻之境進行軍事對抗的事情交給喬伊斯后,大亮馬不停蹄的先去了地獄的絕望城。

    暗紅色是地獄的主色調。

    流淌在地表上的巖漿河和不曾熄滅的火山,讓這里始終充斥著火焰和高溫。

    絕望城是曾經地獄領主王痛苦魔王巴克的城市,現在巴克和別西卜、米修斯一起被大量封印在埋骨之地大墳墓,城市也歸前任的東海王霍華德所有。

    在路西法、撒旦在地獄熔爐城爭奪地獄統治權的時候,霍華德在得到上江城毫不保留的援助后,迅速的擴張。

    無以計數的金幣用在城市的建設、軍隊的擴充和武器的制造上。

    同時……霍華德和巴特利特各自率領軍隊,趁著絕望城大勝之威追趕著那些潰敗的地獄軍隊,四處出擊、攻城拔地。

    充足的兵員和可以隨意揮霍的軍費,讓霍華德的指揮天賦和統軍能力完全發揮出來,他攻占地盤的速度比決堤的洪水還要快速。

    然后他就讓所有投降和被俘獲的軍隊前往絕望城,接受整編。

    因此,當大亮再一次來到絕望城的時候,首先看到的是還在修復中的地獄城市,和一支漫無邊際的地獄大軍。

    現在巴特利特已經從前方的戰場回來,主持整個收編、整編這支地獄軍隊的工作。

    不過當大亮見到巴特利特的時候,不禁楞了一下。

    巴特利特展示著自己黑色的羽翼自嘲道:“尊敬的公爵大人,和你所看到的一樣……我已經墮落了?!?br />
    天使和墮落天使只是一念的差別,可以看出巴特利特對自己天使的身份還是有幾分不舍。

    大亮則亮出了自己的墮落天使之翼,并說道:“現在……正義、善良、墮落、邪惡的區別都已經模糊,所有人都在為生存而戰。

    我覺得墮落天使更適合統帥地獄的軍隊。

    巴特利特,絕望城的軍隊準備好了嗎?”

    巴特利特向大亮行禮道:“回稟公爵大人,絕望城大軍已經就緒,隨時可以聽候您的調遣?!?br />